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都不是好鸟
    尹罡看到众人都过来了,这才笑呵呵的翘着二郎腿摆了摆手,也没有站起来迎接的意思,吊儿郎当的道:“挺好,我以为你们几个都翘辫子了,趁你们没死,聚聚也不错。”

    挨着一路看过去,笑眯眯的不住点头。看起来根本没有来认罪的自觉性,反倒像闲极无聊走出来串门吃饭一样。

    几个门派的掌门齐齐脸色一黑,但是看到尹罡越活越年轻,甚至看起来比七十年前见面的时候大不了几岁的时候,都面面相觑露出惊讶的表情。

    想不到尹罡这家伙那么性情跳脱,功力修为却依然在众人之上,不得不承认麻衣派的功法有过人之处。

    其中五毒派花月仙看尹罡的目光最是痛恨,咬牙切齿的模样如同见到了仇人一般,冷冷的盯着他,鼻子里微微哼出一声。

    尹罡扭头看到花月仙,表情顿时有些不自然,暗自嘀咕这女人怎么来了。

    忍不住扭头瞧了一眼刀无敌。

    说起来,七十多年前那段公案别人不太知情,但是当事三人却心知肚明。

    花月仙就是当年刀无敌的未婚妻,那时候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五毒派圣女。

    原本刀无敌也是存了借助五毒派提升大刀门实力的想法,处心积虑得到了花月仙的芳心,结果半道上被尹罡横刀夺爱,把花月仙迷的五迷三道的,硬是丢下刀无敌跟着尹罡跑了。

    要是尹罡把花月仙娶了倒还好,可是这老东西什么脾气?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受不了了。

    花月仙这女人虽然长得花容月貌,但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公主脾气,谁都得围着她转,还特别矫情,天天要求尹罡变着法的哄她高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能重样,要不就开始发飙。这让尹罡怎么受得了?

    所以火热了没几天,尹罡就利索的一脚把花月仙给蹬了。

    花月仙一怒之下联合当时江湖十几个门派的强者共同追杀尹罡,结果才发现那负心男武功奇高,被尹罡给反宰了好几个,这下乐子更大了,惊动了好几个门派不世出的高手共同追剿。

    那时候的尹罡修为还没到今天这种恐怖程度,被迫无奈之下逃到了山沟沟里边,从此就再也没出来过。

    现在新仇旧恨加到一起,又见到了当年的老熟人,尹罡还真有些不好意思见人家。

    刀无敌在旁边也有些尴尬,老情人和老情敌都聚到了一起,自己前两天又刚输给老情敌,让他有些不太舒服。

    这人又是极好面子的那种,周围一些老人也多少都听过他们之间的纠葛,在他们异样的眼神中,刀无敌整张脸变得漆黑一片,连同花月仙和尹罡都给恨上了。

    作为峨眉派的掌门,飘花道长当然是要主动说话的,上前走了两步打了个揖手道:“无量天尊,敢问阁下可是麻衣派护法尹罡?”

    “别那么客气,我跟你师傅熟的很。”尹罡笑笑站起来,朝着云海和天云两位打招呼:“老秃驴,老杂毛,岁月是把杀猪刀啊,看把你们给割的,简直惨不忍睹。如今也只剩下我一人坚守着帅气的阵地了。说起来,我很怀念当年咱们一起去偷看峨眉千羽道长洗澡的日子啊……”

    原本云淡风轻淡定自若的两位老前辈顿时慌了手脚,急头白脸的争相呵斥:“呸呸,放屁放屁,狗屁不通!”

    “阿弥陀佛,尹施主口下留德,老和尚岁数大了,受不了你的刺激。”

    “害什么臊啊,我就说千羽为什么不出来,敢情是你们二位来了。”尹罡抽着烟袋嘿嘿窃笑。

    说着又把手指向了华山派的施公玄:“你小子穿的正儿八经,差点让我没认出来。当年跟着我偷鸡摸狗逛青楼,可是整天叫哥叫的一个溜。”

    施公玄一张老脸顿时变得通红,赶忙把脑袋看向别处,不敢跟尹罡对视。

    尹罡一个个点过去,把另外几个门派掌门当年跟自己厮混的事情说出来,把一大群老东西说得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大家本以为自个儿跟尹罡的交情都是隐秘,谁想到会被这家伙当众揭发出来。还是面对着自己的徒子徒孙们,都有些控制不住的老脸泛红。

    原本郑重肃杀的氛围被尹罡这么一打岔,顿时有些尴尬。十大门派的掌门就这么轻松的被打乱了阵脚。

    这里面最气恼的当属花月仙,咬牙切齿的喝道:“胡说八道,还不是被你这个不正经的混蛋给蒙骗的?尹罡,当年你不是说要云游海外从此不回中土了吗?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其他众位掌门齐齐松了口气,感觉这一趟把花月仙叫着真是太对了。

    其他的那些小辈们则有些目瞪口呆,原本还以为是一次兴师动众的讨罪大会,谁想到人家三言两语,都发现自己的老祖宗好像也不是什么好鸟。顿时都有些懵逼的感觉。

    飘花道长不知道这些长辈们的过往,心里记挂着自己的女儿,皱着眉头道:“我看就不需要去叙旧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阁下的徒弟尹子鱼打伤打残了我们十大门派的许多弟子,还强掳了我的女……女弟子曲非烟,这件事你打算怎么交代?”

    “交代?”尹罡立刻翻了个白眼,“我还想让你们交代呢。以大欺小,人多欺负人少,背地偷袭,设局陷害,这些都是你们做的吧?大刀门的小伎俩而已,你们几个人眼瞎还是故意作祟?我看是想探一探我们麻衣派的底对吧?”

    说到这里,尹罡冷笑了一声,牛眼一翻:“要不要我回去复命,让我们麻衣派倾巢而出,分别到你们各自的门派里逛一圈?”

    这话说出来,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额头冒汗。

    一个麻衣派的护法就这么大能耐,更何况上面还有好几十个比他更强的。论顶尖高手,十大门派合起来也未必比得上人家。

    怎么跟人家斗?

    飘花道长却不在乎这个,疼爱女儿的母性压过了一切,上前一步恨声道:“我不管,告诉你徒弟,赶紧把我女……弟子给放了!”

    尹罡看十大门派的气势被自己给搞得一团乱,笑呵呵重新抽着烟袋坐在石头上,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

    “哪有那么容易?十大门派的弟子集中围攻我徒弟一个,岂能算了?而且徒弟告诉我了,他受了很重的伤,一直没钱买药治病,正带着你徒弟给人家刷盘子赚钱呢。你若想那闺女早点儿回来,不如集合十大门派凑凑钱,先让我徒弟把伤治好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