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委屈
    曲非烟委屈的快哭出来,她也是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方向感竟然这样差。之前不管去哪里都有人专门负责行程,把她这个天生的缺陷给掩藏了起来,现在才知道自己没那么完美,甚至说连基本的荒野求生的本领都没有。

    这两天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依赖尹子鱼才能过去,吃喝拉撒她都像个傻子一样帮不上忙,只能去做那些捡柴火之类的苦力气活。

    尹子鱼也完全没有男人的绅士气质,该让她干的一点都不打折扣,即使他早早的坐在车顶上玩游戏。

    “我真的不会跟你作对了,你放了我好吗?求求你!”曲非烟现在彻底服软了,跟这个男人已经一起待了两天两夜,虽然他没对自己怎么样,但是传到京城其他人耳朵里,还不知道会想到什么。这种事情拖得越久越是解释不清楚,若是京城的贵族圈传开了,她这辈子就真的再也没脸见人了。

    尹子鱼心中有些小满足,把商圈第一美女收拾得服服帖帖,也算是小小得意了一把。不过仍然板着脸道:“你害我了好几次,哪能这么容易就这么算了。想回去也简单,给我唱个小曲来听听。”

    曲非烟抿了抿嘴,扭捏道:“我……我不会。”

    尹子鱼立刻冷笑:“那你就在这里待着吧,有生之年应该有希望出去的。”

    “别!我……我唱。”曲非烟急忙喊了声,咬着嘴唇低下头,口中轻声的唱起了一首曲子:“小三娘去呀么小河边,看到了河对岸呀么我的郎,他有个最好的心肠哎,让我心里头呀么好慌张……”

    这是她唯一会的小曲,是当年母亲哄她睡觉的时候哼唱的小曲,因为一时紧张,脑子里没有其他的曲子,就顺口唱了出来。

    唱出来之后才知道歌词有些不妥,看到尹子鱼突然露出来的兴奋表情,曲非烟立刻霞飞双颊,羞得无地自容。这种男欢女爱的小曲从她这种豪门贵妇口中唱出来,绝对是另外一种异样的刺激。

    尹子鱼也没料到曲非烟会来这么带劲的一段,立刻惊为天人,笑呵呵道:“真是人不可貌相,想不到曲美人居然喜欢这种调调,看来咱们有共同爱好呢。”

    立刻应和了一首小曲,唱的那叫一个带劲,歌词当然有点不堪入耳,但是尹子鱼唱的很投入,比任何时候都来劲。放到熟悉的人耳中知道,这是北方民间地道的曲子“十八摸”。

    曲非烟羞愤欲死,忍不住跺了跺脚,红着脸道:“尹子鱼,你究竟要做什么?把我扣在这里有什么目的?”

    尹子鱼从车子上跳下来掏烟点上,多亏了临来之前从超市里买够了粮食,要不然这两天可能就断粮了。

    吐了口烟眯着眼道:“我想干什么?曲非烟,这要问你了。老子自问从见你开始都没有得罪你,但是决斗的时候你早早溜走给刀无敌留时间偷袭我,然后为了杀我不惜从京城大老远带着人浩浩荡荡过来,我可是有点想不通了。姓曲的,你怎么就这么想害死我?”

    曲非烟被尹子鱼说得有些尴尬,摇了摇头道:“我对你没有任何杀意,我这种人你也知道,根本就是身不由己,师门里面的安排不是我能够阻止的。我以个人的身份不止一次的给你打过电话,警告你不要乱来,可是你从来没有听过我的话。”

    尹子鱼嘿嘿冷笑:“真搞笑,你的警告不都是让我认命?我如果不反抗,惊凰集团早被你们瓜分了,老子的掌门令牌也被你们拿走了,正因为我一直在反抗,所以现在才有你是阶下囚的结果。”

    曲非烟被尹子鱼堵的无语,叹口气道:“你为什么非要那么执拗呢?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你到峨眉山去一趟,把事情正大光明地解决了,一切不都简单了吗?”

    尹子鱼只一个劲的嘿嘿冷笑,却不答应曲非烟的提议。在他眼里面,那边比鸿门宴还要鸿门宴,绝对布下了天罗地网在等着自己,到那里去跟找死没区别。

    “你,你这样没人能救得了你!”曲非烟气得背过身去不再理他,看样子这家伙短时间是不准备放自己离开了,心灰意冷的她有些伤心失落,走到一旁暗自垂泪。

    ……

    京城四合院里面,穆天玺把之前的经过全部汇报给了罗老爷子,同时把有关于尹子鱼的事情也说了一遍。尤其是十大门派合理围攻他却被他杀得大败还掳走了曲非烟的事情。

    说完之后罗老爷子有些目瞪口呆,喃喃道:“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那家伙的功夫修为又见长进啊。这么好的身手不为国家服务岂不是巨大的浪费?十大门派也是够不要脸的,居然会做出这种行为,嘿嘿,给我盯紧了他们,要是会伤害到平民百姓,立刻给我坚决的打击。如果他们自觉一些的话……就让尹子鱼放手施为吧。”

    穆天玺其实是带了一丝告状的味道来的,毕竟曲非烟是他去世战友大哥的遗孀,向来对她十分的尊敬。本来想借助罗老爷子的力量收拾尹子鱼,结果罗老爷子竟然还是极为有态度的偏向了尹子鱼。

    “可是他掳走了曲非烟,已经两天了,您觉得端木家会怎么想?他们之所以到现在为止都没人找您,是觉得你一定会替他们出头。这种事情如果传入其他的豪门耳里,曲非烟就再也没法见人了。”穆天玺还是把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说了出来。

    罗老爷子皱了皱眉头:“你说的对,小烟那丫头落到那小子的手里,恐怕这两天会吃不少苦头。把电话给我吧……”

    穆天玺急忙把桌上的手机拿过来。

    罗老爷子接过手机,调出尹子鱼的号码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十几声,那边才不情愿的接通了:“谁?”

    “小王八蛋,少给我装傻。我是谁你不知道吗?”罗老爷子哼了一声,“听说你把曲非烟给绑走了,怎么着,要带回你们麻衣派当门主夫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