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演技在线
    尹罡嘿嘿冷笑,看着一群人围上来,面色不变的抽着烟袋站在原地不动。对他来说,刀无敌都不放在眼里,这些小喽啰根本不可能对他产生什么威胁,而且他也清楚刀无敌绝对不敢让这些人对自己出手,因为他只要下手,可是比尹子鱼要狠的多。

    “都干什么呢?还要不要点江湖规矩了!”刀无敌果然陈胜斥责,喝道,“都给我下去,公平决斗,胜负都有我自己来负责!”

    几个跟他一起的平辈长老心中不忿,让人家麻衣派一个人大咧咧上山来把门主打败了,其他人还不能动弹,这种侮辱谁受得了?

    这些年来大刀门一直混得风生水起,在京城也闯下了赫赫威名,已经让不少人养成了唯我独尊的念头,我可以欺负你,但是我却不能吃亏。

    刀无敌之前偷袭尹子鱼的时候,整个大刀门没有一个人觉得这样做不对,反而认为门主就应该这样做。就是最明显的体现。

    现在看着麻衣派一个小小的护法就敢在大刀门耀武扬威,几个长老就有些挂不住脸面了。

    “门主,咱们所有弟子用上刀阵,绝对能把此人留下来!”

    刀无敌看着几个师弟,心中有气发作不得。心想你们傻吗?这家伙只不过是麻衣派的护法之一,在这边若是吃了大亏,人家的长老和门主一起找上门来,你又怎么去应付?一个护法的实力就比我门主还强横,倾巢而出的话谁来帮你抵挡?

    尹罡眯着眼抽了几口烟,原本是想把刀无敌带到没几个人在的地方再下手揍一顿,谁想这家伙非要在大厅里动手,这样的要求怎么不满足,索性就让他在弟子们面前吃个瘪,免得整天装的牛逼哄哄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让大刀门的弟子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

    刀无敌咬牙切齿的上前两步,恨声道:“尹罡,十大门派一起对你们麻衣派发难,你为何单独来我这里找事?是欺负我大刀门无人吗?”

    尹罡挑了挑眉:“明人不说暗话,搞出这些名堂来的就是你们大刀门,冤有头债有主,我不找你找谁?再说了,不要脸偷袭了我徒弟一掌的可也是你,我不揍你一顿怎么跟我徒弟交代?”

    混蛋!这一句让刀无敌憋得说不出话来。作为长辈偷袭小辈,这话说出去实在很难看,但是他又拉不下脸来不承认,气得一张脸变得通红。

    “我们麻衣派虽然实力高强,但是却从来不跟一些不要脸的门派一样天天争来争去,一直潜心隐居在别处。但是谁若是想对我们出手,我们也不会畏惧。我就是奉了掌门的旨意,前来完成两件任务,第一是警告你们这些当年的小门小派别搞鬼把戏,第二是收回我们麻衣派的掌门令牌。那玩意别人也看不懂,是该拿回去了。”

    尹罡吐了口烟,看刀无敌脸上浮现了复杂之色,笑着道:“你也别多想,我们没兴趣掀起大战。你最好替我转告其他门派,既然是要解决问题,那我就代替麻衣派来解决。三天后我会到达峨眉派,到时候一并算账好了。”

    刀无敌想不到尹罡如此干脆利落,却有些不甘心,试探着问道:“既然你是麻衣派武功最高的人,相信可以给大家一个交代了!”

    “嗯?谁说我是最高的?”尹罡回过头来,脸上表情带着憋屈和无奈,“我特么也不想出来啊,长老和护法们打了一架,谁最差谁跑腿。我干不过他们才只能出来,你以为我愿意大老远出来解决麻烦?靠!”

    若是尹子鱼在这里,只怕立刻会为尹罡的演技拍案叫绝,那神情拿捏得叫一个恰到好处,增之一分则假,少之一分则不够感染力,让整个大刀门从刀无敌到普通弟子都深信尹罡之上还有至少几十个武功恐怖的牛人。

    刀无敌怔了怔,心中生出深深的恐惧。自己闭关七十年,到头来连吊儿郎当的尹罡都打不过,那么他上面那些牛人会恐怖到什么程度?这真的无法想象。

    根据自己大刀门的情况来看,自己比一般的普通护法起码要强横十倍以上,若是真如尹罡所说,那么麻衣派掌门的实力……

    刀无敌咽了口唾沫,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惹到了一个完全不应该得罪的巨无霸。

    倘若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尹子鱼师徒自己编造出来的假象,整个麻衣派就这么光杆的师徒两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刀无敌霍地转回头,喝道:“从今天开始,天下强能集团和内门不再有关系,内门弟子严禁外出参与外事,大刀门进入闭关修炼期,但凡有资质的必须严格训练好好培养,我大刀门争取百年之后,成为天下最有内蕴的门派之一!”

    “是!”受到震撼的弟子们齐声应和。谁也不知道,尹罡的一番表演,竟然刺激了整个大刀门的崛起,百年之后竟然真的高手如云,那也是尹罡始料未及的。

    ……

    尹子鱼坐在车顶上抽烟,看着整在不远处捡柴火的曲非烟,脸上有种似笑非笑的戏谑,这女人两天以来所有的大小姐脾气都被自己给折腾地烟消云散,也没了以前端着的贵妇架子。

    头发随便的扎在后脑,脸上化着的妆容也早就没了,素面朝天的样子倒是有另外一番俏丽的气质。手上也因为干了两天累活而摸出了薄薄的茧子。活了四十年,天天被人宠着爱着,当宝贝似的供养着,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把柴火放到地面上,看了看大概已经足够一整夜的使用了,旁边的野果也已经采够了,袖子上都是清晨打上的露水,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她已经两天没有洗澡洗头了,这样的感觉难受得不得了,抬起头看着周俊委屈道:“我已经干完你所有要求的事情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放我离开?”

    “我没限制你的行动啊,不怕挨揍随时可以走。”尹子鱼耸了耸肩,连续几次逃命,曲非烟都展示出了超级路盲的强悍能力,有几次是转又到了猛兽区域,又一次兜兜转转自己有走了回来,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在一个狭窄的圈子里自己打转。

    到了后来,尹子鱼都懒得去找她了,反正这路痴自己绝对跑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