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2章 屈辱和折磨
    尹子鱼丝毫没有在乎曲非烟的意思,而是任由她自己到处乱跑。耸了耸肩,摆出请你自便的态度来。

    曲非烟银牙紧咬,不服气的转身就逃。这一次她说什么也不沿着车轮走,而是闭着眼到处乱跑。

    心想无论如何,就算一定要在这丛林里待半年一年甚至两年,我总有找到出路的时候。总不能待在尹子鱼手下,让他拿自己当人质来威胁母亲。

    一口气跑到了天黑,整整一天的时间,曲非烟已经累到不行。看看四周的光线已经迅速黯淡下来,这时候她才有些害怕了。

    四周有说不清楚的古怪鸟鸣声,除此之外就是树叶哗哗的声音,沿路他已经看到了不少奇怪的虫子和长蛇,有些心惊肉跳的她在光线暗淡之后,似乎又听到了来了精神的野兽们出没在看不到的地方。

    她不知道尹子鱼有没有跟着,却知道自己真的害怕了。女人再大胆也是女人,对于黑夜,对于狼虫虎豹,天生就没有什么抵抗力。

    其实尹子鱼真的一直在后面跟着,不过他隐藏行迹的手段太高明,曲非烟根本毫无察觉。

    一路上尹子鱼看着这女人漫无目的的乱跑,连方向都不看一下,有时候围着一个地方连续打转好多次,其实根本没有走多远,让他真有些无语。

    而且最基本的上山体重下山脚轻的道理都不懂,玩儿了命的往山上爬,累得呼哧呼哧也不敢休息,总是沿着圈子打转,让尹子鱼连翻白眼。

    看曲非烟终于害怕的坐在了一棵树下,尹子鱼笑了笑,把沿路捉来的东西悄悄丢了过去。

    曲非烟休息了没有几分钟,就听到周围有沙沙声响,恐惧的爬起来警惕看向四周,在沙沙声响变得极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被几十条蛇围在了中央。

    “啊!!”尖叫声在丛林里传出去好远好远,曲非烟吓得急忙跃到树上,可是头顶上传来沙沙的声音,抬头一看,好几条长蛇正瞪着眼看着自己。

    “啊!!”又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让整个丛林变得热闹起来,到处有野兽的出没声,似乎是被惊叫震动了。

    曲非烟快哭出来,觉得自己倒霉透顶了,怎么会意外的闯进了蛇窟里,这种情形比面对多少个实力强劲的杀手都要可怕的多。

    尹子鱼在远处看的无语,像这样的蛇对于曲飞烟来说,随便找根树枝用峨眉剑法挑飞了就是。

    可是这女人居然吓得手足酸软,一动都不敢动,更别说用什么功夫了。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拼死拼活的砍杀可能丝毫不惧,见到蛇虫这种小玩意却立刻懵逼,也真是服了。

    “救我,快救我,尹子鱼,你在哪里?”

    吓傻了的曲非烟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抱着脸拼命尖叫,大声的哭喊尹子鱼的名字。

    “我知道你在,求求你快出来,我再也不敢逃了。”曲非烟涕泪直流,惊恐的身体颤抖成了筛糠,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哟,大美女原来胆子这么小。”尹子鱼走出来,却完全不想过去帮忙。

    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又一只的蛇扔到曲非烟身上,吓得那女人一阵阵惊叫。

    尹子鱼面无表情,依旧不停的把蛇虫丢过去。

    这女人骄傲惯了,不把她彻底制服,给她留下个终生难忘的印象,以后还少不了找自己的麻烦。

    曲飞烟惊声尖叫,身上脚下到处都是蛇虫,声嘶力竭的挣扎了几下,居然白眼一翻,彻底昏死过去。

    可能这女人一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惊吓,脸色苍白,连呼吸都时断时续。

    尹子鱼走过去,把曲非烟扛在肩上慢慢往回走。走了一会儿,曲非烟醒过来,双手乱打着哇哇大哭,四十岁的女人哭的像个孩子,从来没那么伤心过。

    “尹子鱼,你究竟还想怎么折磨我,你杀了我吧。”

    尹子鱼挑了挑眉毛:“这话说的,你是自己逃走,陷入了蛇窟,老子救你还救出毛病来了。”站住脚作势向回转,“要不再把你丢回去?”

    “不要!”曲非烟吓得惊叫,随即无力的垂在尹子鱼肩上,嘤嘤哭泣。

    她却不知道尹子鱼很享受,扛着这女人,手正好落在丰满翘挺的臀部,那手感别提多棒。

    “尹子鱼,你就是个魔鬼,你不是人。”曲非烟又是恨又是害怕,除了哭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

    “不管我是什么,我现在问你,接下来听不听话?”尹子鱼点了根烟,眯着眼问道。

    这话倘若在浓情蜜意中,可能还会让人好受些,曲非烟听了心中一阵羞恼,可是却不敢不听话,她是真的吓怕了,只好咬着嘴唇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女人当然要伺候男人了,虽然你名义上是我的俘虏,但我也不能养着你不是?该干的活还是要干的。”尹子鱼笑呵呵在曲非烟充满弹性的翘挺屁股上拍了一下,语气戏谑。

    “不要碰我!”曲非烟尖叫,“我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无尽的屈辱充满了曲非烟的内心,可是在屈辱之余,她却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种被人压抑侮辱和殴打之后对男人产生的刺激的快意,强烈的冲击着她的的内心。

    他是个魔鬼,可是除了害怕和痛苦的魔鬼之外,她这个被魔鬼欺负的女人,为什么竟会有了别样的刺激感?曲非烟狠狠咬着自己的嘴唇,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回到原来的地方,发现只有不到半小时的路程,曲非烟满脸羞红,这才知道自己是个路痴。

    尹子鱼把曲非烟扔进车里,也不管她,自顾自的从提兜里掏出几条蛇来,麻利的把脑袋割掉,剥皮取胆直接生吃,然后架起架子来烤蛇肉。

    曲非烟看得想吐,恨透了这个茹毛饮血的家伙,结果蛇肉烤熟之后香气扑鼻,那家伙自顾自吃的叫一个带劲。曲非烟咽了几口唾沫,实在控制不住肚饿,寒着一张脸走出来,抢过尹子鱼手里的蛇肉,大口吃了起来。

    “你这女人,看见蛇害怕,现在又吃起蛇肉来了。真是古怪。”尹子鱼无语的耸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