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鬼打墙
    尹子鱼笑呵呵的看了她一眼,看起来经过一夜的调养,这女人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也是当初自己下手的时候留了一点情面,再加上这女人内力修为比较精纯,看来已经不影响正常行动。

    昨天肿胀的脸庞现在也消了不少,轮廓看起来清秀多了。在山林里的清风吹拂下,曲非烟长裙飘飘,又有了美女的即视感。

    “把你掳到这里,当然是要当跟峨眉派谈条件的砝码。”尹子鱼实话实说,躺在吊床上惬意的仰头看天,丝毫不担心曲非烟会借机逃走。

    “峨眉派的实力和底蕴是你想象不到的,你这样做只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尹子鱼,你不是个笨人,知道应该放了我的。”曲非烟抿着嘴看尹子鱼,仍旧带着高高在上的姿态。

    尹子鱼嗤笑一声,低下头看了她一眼:“你还真是颐指气使惯了,觉得天下的人都得围着你转。少给我装逼,去拾柴火,我要生火做饭了。”

    曲非烟被说的一阵羞恼,却不敢真的得罪狠了尹子鱼,只好气鼓鼓的到附近拾柴。

    她也想过走的远一些趁机逃走,可是想想刚才那家伙戏谑的眼神,心中咯噔一声,好像在等着自己逃跑一样。

    直到她抱着不少柴火回来,才看到尹子鱼哼着小曲促狭的看她,好像特别失望一样:“怎么不逃?本来打算把你衣服扒光的。”

    曲非烟俏脸变黑,咬着牙不做声,就知道这混蛋没有打什么好主意。

    尹子鱼翻身从吊床上跳下来,拿出打火机生了火,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野味,从车子后备箱里取出烧烤架和各种调味品,架起来熟练的烤了起来。

    不过多久,浓浓的香气就从架子上飘出来。

    烤了两只兔子和一只曲非烟叫不出名字来的动物,尹子鱼把一只黄澄澄的烤兔递给她,笑着道:“优待俘虏,我这烤野味的本事一般人没机会体验。”

    曲非烟早就饿坏了,拿过来之后立刻狼吞虎咽,一边吃还一边朝四周打量,刚才她在拾柴的时候就已经观察过了,从这边清晰看得到车子来的方向。

    只要沿着车印往回走,应该能够找到离开的路。

    尹子鱼笑了笑:“别忙着逃走,我开车跟一般人不一样,你若想沿着车印走,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曲非烟狠狠咬了一口兔子肉,好像在咬尹子鱼一样,恨恨的把铁签子扔在地上,站起来回车里去了。

    尹子鱼没有跟曲非烟闹别扭,反而冷笑着道:“吃完了抹嘴就走?你以为这还是端木家?滚出来给爷爷收拾东西。”

    车子里面的曲非烟没动。

    尹子鱼继续冷笑:“我数到三,人不出来我就进去,发生什么我不管。一……二……”

    曲非烟气急败坏的打开车门,怒气冲冲的走过来收拾东西,看尹子鱼的目光就像个被欺负了的小娘子。

    收拾完东西,曲非烟赌气的朝密林里走。

    尹子鱼挑了挑眉毛:“干什么去?”

    “上厕所不行吗?这都要限制?”曲非烟转过身,紧咬着牙关含怒而问。

    “去吧去吧。”尹子鱼扇了扇手,“不过要小心哦,到处都是长蛇毒虫出没,还有豺狼虎豹,当然峨眉掌门的女儿应该不怕这些。”

    曲非烟娇躯颤了一下,女人再厉害也害怕蛇虫之类的东西,硬生生不敢往前走,只好走到了两并排而生的树后面,羞愤的恨不得把尹子鱼大卸八块。

    尹子鱼没有在乎,重新跳上了吊床,躺在上面呼呼大睡。完全没有担心曲非烟会逃走。

    曲非烟纠结了半天,终于还是不甘心被尹子鱼摆布。听着那边传来有节奏的鼾声,咬牙轻轻的运转真气,沿着车子来的方向纵身逃走。

    树林里果然无法辨认方向,倒数都几乎是一个样子,曲非烟逃了数里,真气已经不继,只能捂着胸口深一脚浅一脚在有些泥泞的山路上前行。

    身上没有任何通讯工具,曲非烟咬牙切齿,只要给自己一点机会,绝对不会再对尹子鱼手下留情。

    曲非烟离开的瞬间,尹子鱼就从吊床上睁开了眼睛,嘴角泛起一丝轻蔑的笑容,喃喃道:“还是不甘心吗?那就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吧。”

    车轮的痕迹很清楚,因为地面松软,车子在上面印下了很深的轧印。曲非烟咬着牙快速跑了好久,在光线比较阴暗的树林里跑的有些昏头胀脑。

    还好她始终相信只要沿着车痕就能找到来时的方向,又刚刚吃了饭,有体力,所以一口气跑了接近两个小时。

    回头看看来路,已经是云深不知处。

    曲非烟松了口气,这么久的时间,恐怕尹子鱼想追自己也不容易。于是脚步稍微放得缓了一些,再次朝前走,发现周围的环境多少有些熟悉,略有些诧异,往前再走了几步,绕过几棵树,曲非烟立刻变得目瞪口呆。

    尹子鱼躺在吊床上摆了摆手,戏谑的笑道:“回来了?要不要休息休息?”

    曲非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来回看了一眼,颤声道:“这怎么可能?我一直非常确定在走直线……”

    尹子鱼耸了耸肩,躺在吊床上翘着二郎腿,抽着烟,喝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红酒,笑眯眯的道:“地球是圆的,说不定你围着地球转了一圈呢。”

    曲非烟咬着牙不做声,这家伙肯定是开着车子在后面跟着自己……

    不过随即她就推翻了自己的推断,车子的发动机声这森林里会传递很远,而且那车子停在那里,很明显车轮上没有新的泥土的痕迹。

    那就是说……自己转了一圈又跑回来了。

    想到之前尹子鱼戏谑的话,曲非烟有种被戏耍了的感觉。

    尹子鱼嘿嘿窃笑,这点手段对付其他佣兵不好使,对付一个活在象牙塔里的女人却再简单不过。

    对于经常在海陆空生死作战的佣兵来说,为了安全搞点把戏是生存的必备技能。在北非原始森林里作战的时候,用车轮来搞混敌人的眼睛可是尹子鱼的拿手绝技。

    当初他还给这门手艺起了个牛逼的名字——鬼打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