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一动一静
    尹子鱼笑了笑安慰:“其实也不用发太大的火,反正我没吃亏,他们也没沾到光。还被我把峨眉派什么鸟花道长的女儿给掳来了。”

    尹罡那边却哼了一声:“不是吃亏沾光的事,这是不守规矩!他妈的,老子几十年不出山,这些个跳梁小丑居然敢对我指手画脚起来了。不是让我出来道歉吗,那老子就出来。当年老子一个月之内把江湖三十六门派全部挑翻,把所有看不起老子的人都打趴在地上当猴骑,看来这群猴子又忘了当年的事情了。”

    尹子鱼挑了挑眉毛:“上次我挨了揍,你不出山,现在我想把峨眉给轰上天了,你又要出来。用不着你了,我自己做就行。”

    尹罡沉默了一下,嘿嘿笑道:“臭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先把你的行动给收住,江湖事江湖了,别玩你在国外的那一套。你别管了,我明天出去走一趟。”

    “别!我一个人干挺好的,你出来了我还要分心照顾你,在家磨豆腐就行。”尹子鱼反而不想让尹罡出来,这小子也是较上劲了,十大门派敢合力来偷袭自己,那他们就要做好被报复的准备。

    尹罡那边不耐烦的喝道:“小王八蛋你没完了是吧?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服气单挑。他么的,被十大门派找上门,我这个掌门再不出去打脸,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尹子鱼脖子缩了缩,只好无语的道:“行行行,您说了算,我不管了。”

    既然老头说要挑梁子,那尹子鱼也没什么可说的,挂了电话,开车到附近小超市买了不少吃的喝的丢到车里,顺带这买足了香烟,开着车一路出了城。踩下油门找准了偏僻的路,哪里难走走哪里,不知道颠簸了多久,来到了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里。

    南城最大的特点就是挨着群山,距离城里较近的地方还能看到人烟,再远了就是较为原始的丛林了。

    尹子鱼停下车,随便拿了点儿东西吃,顺手解开了曲非烟身上的穴道,扔了瓶水和面包过去。

    解开穴道之后的曲非烟急忙摆出了戒备的姿势,她现在身受戳脉手的伤势,想逃是根本逃不了的。

    而且计算着从进入山区到现在颠簸的漫长路程,也知道凭自己的脚力根本离不开山林。索性直接没有选择逃走,而是闭上眼睛调动真气疗伤。

    尹子鱼打开一瓶二锅头,这种酒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喝过了,随意喝了一口,辛辣的感觉刺激着他的神经,忍不住痛快地啊了一声。

    曲非烟警惕的睁开眼看了他一下,见他自顾自的沉浸在喝酒之中,心中有些忐忑。

    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孤男寡女,一个即将喝醉的壮汉和身受重伤的漂亮女人。怎么想都好像有点故事要发生。

    尹子鱼睥睨了曲非烟一眼,嘴角讪笑:“别紧张,凭你现在这幅尊容,老子还真不想碰你。”

    曲非烟这才想起来自己被打成了猪头,现在整张脸还火辣辣的疼。向来自诩为天下第一美女的她何曾受过这种折辱,看尹子鱼的眼神带着深深的痛恨。不过这时候她不敢触怒尹子鱼,万一那家伙对她做了什么,她根本没办法反抗。

    尹子鱼却老神在在的从后视镜里观察着这女人,看她咬牙切齿,分明是把自己恨到骨头里,却好像又知道留得青山在的道理,强忍着不做声。

    嘴角泛起一抹微笑,第一次打女人,打的还是绝顶美女,这手感真是一级棒啊。

    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但是雨点却落不到地面上来,茂密的树林把所有的雨滴都遮住了,只听到外面沙沙的雨打树叶的声音。

    如果不是遭遇了这些事情,这里的环境还真的是很美的。

    曲非烟吃过了东西之后,就盘膝在后面疗伤,尹子鱼早早的打起了呼噜,好像完全不害怕这女人会对自己下手。

    曲非烟试了好几次,真没有勇气对近在咫尺的那个男人出手。就这样在纠结中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听到了早起鸟儿在林子里欢快的脆鸣声。

    天气还真不错。

    山沟沟里的尹罡大早晨把云娘弄醒,被窝里就滚了一个多小时床单,把云娘搞的气喘吁吁,媚眼如丝,轻嗔薄怒的瞪了他一眼:“大早晨的干什么,昨天晚上还没够啊?”

    “这几天老子要出远门,提前把火泄一泄,喂饱了你才能放心走。”尹罡嘿嘿笑着爬起来穿衣服,把云娘说的霞飞双颊。

    随后却有些吃惊,拉住尹罡的手道:“要去哪里?这么多年你都没出去过。”

    “有点事要解决,放心吧,过几天就回来。”尹罡衣服穿得很快,拿了烟袋在桌子上磕磕,随手把一大袋子烟叶提在了手上。

    “吃了饭再走吧。”云娘想起来给他做饭,却被尹罡按住了,在她白嫩的脸上吃了一大口,哈哈笑道,“没啥事,就当我去山里猎狼了,很快就会回来。”

    说罢收拾了点东西,步履轻快的下山去了。

    云娘也没什么担心的,照常收拾了东西去磨磨,然后赶着驴车去云娘豆花店。身在山沟里的女人对外面的生活不了解,秉性也单纯得多,并不知道自己的男人出去究竟要做什么。

    曲非烟睁开眼睛的时候,左胸口还有些伤痛,运功疗伤了大半夜,只是尽全力把尹子鱼送入体内的功力给逼出去了,剩下的伤势还要慢慢温养才行。

    打开车门出来,发现尹子鱼居然在树杈和树杈之间搞了一张吊床出来,正悠闲得意的躺在上面哼着歌,别提有多么舒坦。

    看到她出来,尹子鱼笑着丢下几个果子,上面湿漉漉的还带着雨后的清凉。

    曲非烟接住果子,抬头看了一眼尹子鱼,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除了浓郁苍苍的树木之外,根本看不到其他东西,这说明他们两人已经深入到了森林的里面,忍不住皱起眉头道:“尹子鱼,你究竟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