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7章 剃刀建功
    趁着众人一片慌乱的机会,尹子鱼瞬间脱出重围,再次朝着靠在墙边的曲非烟杀了过去。

    这家伙看来是真的恨上了她,今天说什么也要把她的命留下来。

    后面的众人吓了一跳,若是九大门派的真传弟子都在这,却还让他把峨眉派掌门唯一的弟子给杀了,只怕他们谁都讨不了好去,更丢不起那个人。

    这还是众人不知道曲非烟是飘花道长的亲生女儿,倘若知道,只怕更加害怕。

    罗翔雨大喊一声,朝尹子鱼丢了一把椅子,喝道:“尹子鱼看过来!”

    尹子鱼顺手就是一根筷子射过去,噗地插在罗翔雨肩膀上,若不是看她是个女人,平时也不认识,尹子鱼只怕就直接射到咽喉上干掉她了。

    百花吕烈居然是众人中轻功最好的,后发先至赶到尹子鱼身后,打算缠住他几秒钟,扇子从后面直戳尹子鱼背后大穴,喝道:“给老子留下来!”

    扇子戳到半途,一道银芒闪过,吕烈眼前一花,尹子鱼右手腕的银色剃刀扎断扇子,直朝着吕烈脖子袭来。

    “跟爷爷我自称老子,你胆儿是有多肥?”尹子鱼满是冷笑不屑。

    吕烈吓得亡魂大冒,拼尽全力向旁闪躲,左耳处凉了一下,随即血花迸射,一只耳朵凌空飞起,疼的他哇哇大叫。

    景逆原本也赶了过来,见此情景脚下一顿,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五毒派秀七原本就距离曲非烟最近,这时候也不敢贸然上前,紧紧守在曲飞烟身边,疯狂的舞动九节鞭,希望能纠缠尹子鱼片刻。

    尹子鱼冷笑,突然折返身体杀了回去,迎面就朝着景逆爆出金银两道光芒。

    景逆急忙拿判官笔招架,却发现对方对自己点苍派的招数无比熟悉,几下之后小腹一痛,肚子已经被尹子鱼豁开了一个口子,血水瞬间流出来。吓得景逆尖声恐叫。

    昆仑派逍遥子和景逆关系极好,见状不要命的冲上来,终于让景逆有机会打着滚儿的躲到一旁,已经脸色苍白抽搐,骇得四肢发软。

    罗翔雨不顾肩膀的剧痛跑过去帮景逆按住伤口,不让他失血过多。扭头看着那边的曲非烟,如今四个人等于被尹子鱼废了。

    昆仑派以掌法著称,只可惜逍遥子还没来得及施展绝招,就被尹子鱼快速破解了招数,一指戳在他胸口,反脚把他踹到了远处。

    逍遥子吐血倒地,小腹如烈火在灼烧,连吐了三四口血都无法压制尹子鱼注入体内的狂暴劲气,惊恐得魂飞魄散。

    十个门派的弟子如今已去一半,剩下的少林三方、武当明剑、华山松雨和大刀门刀三并肩站在一起,气势汹汹的盯着尹子鱼,恨得咬牙切齿。

    五毒派秀七守在受伤的曲非烟身边,等于彻底被牵制住了。

    少林三方率先大吼一声,全身真气鼓荡,竟然把上半身的衣服给撕扯破了,整个人的皮肤紧凑在一起,好似刀墙铁壁一般。

    尹子鱼挑了挑眉毛,戏谑道:“少林横练功夫十八铜人?”

    刀三大喜:“好,三方师弟顶住那混蛋,我们来跟他周旋!”

    他已经没了大刀,不知道啥时候跑到了厨房里拎着两把菜刀跑了出来,腰间还插着几把,没什么武林高手的样子,倒像街头摆摊卖猪肉的老板一样。

    刚才一番争斗之中,众人的武器差不多都被尹子鱼给砍断了,就连三方的长棍也是坑坑洼洼到处缺口。

    原本的资料中虽然提到了尹子鱼左手腕有把神兵,谁能料到他双手都有。

    一把和两把的差别可大了去了,几个人心中都在暗骂提供消息的峨眉派,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十个人收拾不下尹子鱼一个,除了尹子鱼本身功夫厉害之外,多出来的那把神兵可是起了大用。

    看到刀三提了两把菜刀,几人都受到了触动,各自从现场找了凳腿钢条之类的拿在手里,跟尹子鱼怒目而视的对峙。

    说实话,这种场景落在别人眼里,实在有些寒酸。

    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三方大吼一声率先冲上去,凭借着少林十八铜人的横练功夫外加还没折断的铁棍,跟尹子鱼硬碰硬的对撼在一起。

    尹子鱼拿戳脉手在三方身上连戳了几下,三方除了疼的嗷嗷叫之外竟没有任何受伤的意思,让尹子鱼大为惊讶,果然少林武功不是盖的,有他骄傲的资本。

    眼看银子鱼的戳脉手被控制住了,围攻众人大喜,刀三冲上去两把菜刀挥舞的闪闪发光,跟尹子鱼叮叮当当大战了数十回合,两把菜刀也被砍得只剩下了刀柄。

    “操!臭小子,有本事别用利器!”刀三跳出战圈,气呼呼从腰里又扯出两把菜刀来,指着尹子鱼大声叫嚣。

    “你麻痹,十个人围攻老子一个,你他妈好意思说!”尹子鱼刷刷两刀,在少林三方胸口破开两道长长的口子,瞬间血流如注。

    三方啊的一声痛呼,踉跄后退,痛苦的倒在地上挣扎。

    少林的十八铜人硬功类似于铁布衫,一旦身体被人破开防御,就等于破了功,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苦练付诸流水。说白了这门功夫练起来费时费力吃苦受罪,一旦破功连重练的机会都没有,很有点得不偿失。

    现在少林派练这门功夫的也不多,毕竟时代发展,再强横的肉身也敌不过刀枪火炮。也就是三方耐得住寂寞,硬是咬牙把这门功夫练成了。

    只可惜尹子与两刀把他二十年功力全部破去,也只能说他对自己的功夫太过自信了。

    武当明剑和华山松雨两人急忙拼了命的联袂把尹子鱼逼退,抱起三方就朝门口退去。

    剩下的只有刀三一个人跟尹子鱼硬撼,两人叮叮当当又打了数招,刀三牛劲上来了,硬是一刀刀砍得尹子鱼不敢硬接。

    尹子鱼也怒了,说来说去都是这老家伙在背后惹事,索性丢下其他人,跟刀三正儿八经的战在了一处。

    没了其他人捣乱,反而看出来刀三的厉害。尹子鱼也就没了机会浑水摸鱼,两人你来我往,斗得那叫一个狠。

    只不过尹子鱼对大刀门的刀法了如指掌,刀三却不懂得麻衣派的功夫,打来打去刀三束手束脚,被尹子鱼瞅准了时机一刀划在他胳膊上,登时鲜血直流。

    就在尹子鱼准备上前补一刀了结刀三性命的时候,一蓬彩色烟雾突然喷在他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