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袒护
    “什么意思?”尹子鱼有些心虚,难道慕芷嫣把事情说出去了?

    “不是去南城第一美女家休息了吗?小可爱有没有很温柔?”水星说的话有些戏谑。

    “胡说八道,我是回自己家睡觉了。”尹子鱼一本正经的回复,突然想起了什么,嘱咐道,“怀特和雪莉来了,你长点儿心。”

    “靠!黄鼠狼给鸡拜年,这俩不是搞怪物联盟了吗,来找你绝对不安好心。”水星骂骂咧咧,好像跟怀特的关系不怎么样,挂了电话。肯定是做安排去了。

    时间很快又到了下班的时候,尹子鱼习惯性的抓起车钥匙要去开车。

    宋怡却把他拉住了,淡淡道:“看得出来你受了伤,这几天就不用来回接送我了,直接回家休养身体就好。”

    “这么好?会不会扣工资?”尹子鱼顺口问了句。

    宋怡愣了愣,这才想起来什么,走回去,从抽屉里摸出了一张金卡递给尹子鱼,“这是你上次忘在这里的工资卡,重新拿回去吧。我刚刚给你打上了这个月的工资,不够花的话告诉我。”

    没点钱还真的不顺手,尹子鱼搓了搓手,重新接了回来。

    心里头有些腻味,还以为能干脆利落的洒脱离开,结果在外头闹腾了半天,转了一大圈还是又回来干保安了,说出去也够丢人的。

    尹子鱼下班之后开着车子去了“鱼上天”,也只有在这里他才感到很清静。刘芸很温柔,跟他的关系属于朋友之上又恋人未满的特殊状态。彼此很关心也很理解,却都不会去特意捅破那层关系,这样让尹子鱼觉得非常舒服。

    贵宾间里,尹子鱼趴在床上,刘芸很体贴的给他捏着肩膀,柔声道:“这几天生意都不错,店里的收入也在蒸蒸日上,什么时候你去看一看收支情况?”

    “哎呀,看那玩意儿嘛,头疼。赚了的钱你爱怎么花怎么花,我不管。”尹子鱼舒服的嗯了两声,“下点儿,再往下点儿。”

    刘芸笑了笑,却突然发现了他左臂上的刀伤,立刻有些紧张的道:“你受伤了?”

    “皮毛小伤,不用担心。”

    刘芸却很紧张,急忙跑出去拿了药箱进来,小心翼翼用酒精杀毒,再给他贴了几个创可贴。

    心疼的问道:“疼不疼?”

    “美都快美死了。”尹子鱼笑着道。

    刘芸又眼尖的看到了他右手腕的手表:“买了新手表?还是别人送的?”

    “别人送的。这玩意儿是我期待了好久的,还算那俩家伙有良心。”尹子鱼笑嘻嘻晃了晃手。

    说完尹子鱼伸出手,拉着刘芸的玉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两人谁也没说话,就这样手拉着手,反而感到无比安心。

    不过多久,尹子鱼就呼呼睡着了。

    ……

    罗老爷子的住处,穆家老大老二同时站在罗老爷子身边,罗老爷子刚刚练完一趟刀法,流着汗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

    皱眉道:“也就是说,尹子鱼那小王八蛋把大刀门总舵给拆了,还动用了枪支和火箭弹?”

    穆相辉立刻点头道:“根据我们探查的消息,枪支的来源应该是天行者集团从北非战场偷偷搞过来的。”

    罗老爷子皱眉:“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收拾他们?”

    穆相辉苦笑:“只是猜测,却没有真凭实据。”

    “哼,居然不守江湖规矩,动用炮火算什么东西?”罗老爷子嘀咕了一句,不过旋即又是一声冷哼,“刀无敌那土匪越来越不像样了,居然以大欺小,拿整个门派的人来对付人家一个小子,打败了之后还亲手偷袭,真不嫌丢脸!”

    说完挑了挑眉毛:“尹子鱼呢?死了没有?”

    “应该是没有的,据说狼狈逃走,连刀无敌都没留下他。”穆相辉回复。

    罗老爷子眼神闪了闪,沉吟片刻道:“峨眉那边怎么说?毕竟是做中间保人的,刀无敌出手偷袭,飘花道长总该表个态吧?”

    穆天玺回道:“至今没有回应,应该是在等待麻衣派的反应。如果麻衣派找上门,估计飘花道长才会理会此事。”

    “现在的宗门……嘿嘿,老头子我还真是有些看不起了。”罗老爷子冷笑了几声,“死伤有多少人?附近的居民有没有受到伤害?”

    “大刀门的驻地本来就在群山里,附近没有其他人家。至于大刀门的损失……”穆相辉摇了摇头,“从西城区的医院里得来的消息,轻伤五六十,重伤三四十,缺胳膊断腿的也有二十多个。更有两位闭关几十年,刚刚出关的长老被炸的变成了残废……”

    罗老爷子瞪了瞪眼,忍不住长长出了口气:“操!这小王八蛋真狠啊……”

    “所以那边也让我问问您的意见,打算怎么处理?”穆相辉的态度非常恭敬。

    罗老爷子从怀里拿出一面令牌,啪的放到石桌上,嘿嘿冷笑道:“怎么处理?别以为我老头子傻,驱狼吞虎的事你们可以做,但是不能过河拆桥。不就是几声爆炸吗,哪里开山挖煤不需要炸药?再替我警告一下大刀门,要是敢做过分,老头子我哪天生气了,说不定也会带人过去轰他娘的。”

    穆相辉急忙点点头,听明白罗老爷子这是摆明了要罩着尹子鱼,敬了个礼转身小跑着走了。

    穆天玺却没有走,直挺挺站在旁边。

    “你兄弟都走了,你这木头还留在这干嘛?”罗老爷子翻了个白眼。

    “我妹妹被尹子鱼从婚礼现场带走了。”穆天玺硬邦邦的道。

    “我听说了,那小子做的好!老头子我最讨厌那些所谓的豪门做的这些龌龊事,为了巩固自己的利益,不惜葬送子女的一生幸福。”罗老爷子反而拍手叫好,瞪着眼看穆天玺,“瞧瞧你,本来也是个有前途的小子,结果不是被绑回去订婚了?看你脸上的熊样,哪有一点年轻人订婚之后的欣喜?如果连这样的人生大事都被利益捆绑了,你们那些所谓的豪门世家,都是一群狗屎!”

    罗老爷子的胡子一翘一翘,满脸不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