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银色剃刀
    出门之后也没有在乎明欣儿的好奇,尹子鱼晃晃悠悠带着两人顺着电梯又下去了,来到保安科的办公室,在李军等人好奇的目光中示意别人都出去,然后关上门,点了根烟塞到嘴里,这才淡然道:“少说废话,来做什么?”

    怀特看了雪莉一眼,后者急忙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上来。笑靥如花道:“之前一直在精打细琢,上个月终于算是完工了。这一次的工艺和精细程度比上次还要好一些。账已经由怀特代付了,知道了你在华夏的消息,所以我们两个特意专程护送,为你送了过来。”

    尹子鱼挑了挑眉毛,接过精致小盒子后掂了掂,觉得不是多沉,好奇地打开后瞳孔一缩,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银色的手表。

    跟左腕金色的手表如出一辙,表链纹理轻柔温和,在灯光下闪着粼粼的波纹,轻轻扣在右腕上,让肌肤有种温暖呵护的感觉,然而银光浮动之间,有一道锐利的刀刃隐约出现,锋利袭人。

    竟然又是一把剃刀!

    这东西还是公主活着的时候亲自主持打造的,后来公主去世,打造的行动一度停止,尹子鱼也没再在乎打造的事情。想不到怀特居然是个有心人,把当初的所有高级工匠重新集合起来,千方百计找齐了材料,完成了第二把剃刀的打造。

    “呵呵呵,想不到你们这么有心。”尹子鱼对于这件礼物非常满意,晃了晃右手腕,感觉左右手剃刀联合起来的话,自己的战力等于提高了一倍。

    “不试试它的锋利程度吗?”雪莉笑嘻嘻的道。

    “以后有的是机会。”尹子鱼笑了笑,“礼物我收下了,那可以说来的目的了。”

    怀特郑重的看向尹子鱼:“king,怪物联盟可以帮助你抵挡所有的对手,但是我们也急需你的加入。只要你愿意,怪物联盟可以有两个boss!”

    这已经是怀特最大的诚意,对他来说,把权力一分为二,是他能接受的最底线。

    雪莉靠过来,温柔的对尹子鱼道:“king,我知道你对我一直有成见,但我对你的忠心你也看得出来,我爱怀特,同样也愿意为你去死。现在怪物联盟发展困难,周围全是有强横实力的佣兵团,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尹子鱼看着两人,轻轻吐了口烟出来:“你们觉得亲手把自己的荣耀之灯熄灭的人,对退出佣兵界是有多大的决心?我早已经是个普通人,只想安安心心的做个小民。你们找错人了。”

    “我不相信!你可是佣兵界的传奇,所有刀刃心中的信仰,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怀特有些激动,脖子上青筋暴突,有些愤怒的盯着尹子鱼。

    “我做什么选择不是你们说了算。”尹子鱼的脸渐渐拉下来,“说句自私的话,我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在战场上,甚至为谁死都不知道。我想过点正常人的日子,体验一下人情冷暖,这有什么不对?我没有杀过一个不该杀的人,我问心无愧。”

    怀特还要怒吼,却被尹子鱼一把抓住了脖子,拉到身前冷冷道:“你的功夫都是我教的,你的作战技巧是跟我学的,但是我的脾气你没有学到。我给你两分钟时间,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不介意把给你的一切都收回来。”

    雪莉急忙拉住怀特,脸色复杂的对尹子鱼道:“对不起,king,是他太激动了——他对你寄予厚望。”

    尹子鱼不想听,不耐烦的摆摆手。

    怀特深呼吸几口气,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怒火,气哼哼的转身就走。雪莉急忙跟上去,两人就这样从大厅里直接离开了。

    尹子鱼坐在椅子上慢慢吸烟,看着右手腕银光荡漾的新的剃刀,眼明灭不定。

    怀特两人走出大厦,回到车子里愤怒的拍着方向盘,怒吼道:“太让我失望了,他居然堕落成这个样子!”

    “不是堕落,而是想开了。”雪莉叹了一口气,“有时候一个人的思维转变,会让他突然做出与之前完全不同的选择。king就是这样的人。”

    怀特摇摇头:“我并不认同。华夏有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相信king还是原来那个king,只要我找对方法激起他的斗志!”

    雪莉:“什么方法?他这个人在佣兵界出了名的软硬不吃,没有什么能够威胁他。”

    “用他身边的女人!”怀特咬牙切齿。

    “没用的。king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快,我都是他曾经的床上客,你看到他对我多热情了吗?”雪莉摇了摇头,“他真正爱的女人只有一个,只可惜那女人已经死了。所以现在的king无懈可击。”

    “难道那个长相跟公主一模一样的女人都不行?”

    “怀特,别傻了。公主在king心里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谁都无法代替。即使是个长的跟他很像的女人。”雪莉拍了拍他,示意可以开车离开了。

    “可是……太像了。”怀特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看向渺远的天空,脑海中闪过那个天使一般的女人。

    公主在所有剃刀的心中都是女神,包括怀特。当初怀特心甘情愿留在尹子鱼身边当刀刃,主要就是因为公主的存在。所以即使公主已经去世了很久,每当想起来,怀特都会心中刀刺一般的痛苦。

    今天见到宋怡,让他有种忍不住想要亲近的冲动。不过他也知道她不是她,只是看到的那一眼,仍然有些让他控制不住。

    开着车消失在道路的尽头,至于有没有离开华夏,就没有人知道了。

    尹子鱼回到办公室,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翘着二郎腿玩手机。

    “来的是什么人?不是要谈合作吗?”宋怡好奇的问了句。

    “哦,走错地方了,我给他们重新指了个方向。”尹子鱼满嘴跑火车。

    宋怡真想踢这混蛋一脚,有这么搪塞人的吗?看着那家伙头也不抬的玩着微信跳一跳,真好奇这种**丝真的是力挽狂澜的那个牛人吗?

    铃铃——

    手机响起,水星的电话打了过来:“鱼哥,昨晚上爽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