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0章 借宿
    随后尹子鱼便把刀无敌如何骄傲,如何看不起尹罡在电话里大说特说,甚至胡编乱造了一气刀无敌辱骂尹罡的话,那叫骂得一个解气。

    水星在旁边听得龇牙咧嘴,算是领教了尹子鱼捕风捉影信口开河的能耐。越听越觉得那不像是刀无敌骂的,反而好像是尹子鱼借机在公报私仇,把自己师傅骂得狗屎不如。

    估计刀无敌听到了都会禁不住流汗,那种骂人的话他再修炼一百年都学不会。

    毕胜男也是听得目瞪口呆,愣愣失神。

    “小王八蛋,说够了没有?刀无敌那穷酸可是大清时候的举人,肚子里多少有些墨水,向来骄傲得紧。闭关几十年会把嘴巴变那么贱?少说两句吧,免得挨揍。”尹罡冷笑了两声,磕了磕烟袋,“那家伙辈分不低,揍你一顿就揍一顿吧,我还有事。”

    说完就要挂电话。

    尹子鱼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大惊小怪的喊道:“老头你疯了吗?我是你徒弟啊,挨顿揍不声不响就算了?这还是被狗汪汪两声都要拿棍子追三条街的你吗?你不是常吹牛逼说当年一把菜刀从东城砍到西城,又从南城砍到北城吗……”

    “好汉不提当年勇,老子现在就喜欢摸麻将。”尹罡嗤笑一声,“啪”地挂了电话。

    “操!这老不死的!”尹子鱼气得把电话摔在床上,把被子往头上一蒙,闭着眼睡觉。

    本以为打了小的自然会出来老的,谁能知道家里的死老头那么邪门,这下挨了揍又丢了面子,让他传奇佣兵的面子往哪里搁?

    小山沟沟里,尹罡心不在焉的打着麻将,嘴里面小声嘀咕着:“那老小子居然没死,看来修为又精进了。妈的,当年老子一不小心抢了他的女人,害得人家一辈子没娶媳妇,再见他心中有愧呀……唉,那臭小子挨顿揍……就挨顿揍吧,反正又没死。”

    因为感觉京城不安全,水星联系了自己手下,连夜带着尹子鱼和毕胜男乘飞机回到了南城。

    电话给钱林芳打过去,又把那女人给吓坏了。慌慌张张的开着车到机场接尹子鱼,路上接连刮蹭了好几次,见面后脸上明显带着泪痕,看来在路上就已经哭起来了。

    下车后的尹子鱼微微笑笑,柔声道:“没事,就是一点皮外伤。”

    钱林芳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走过来轻轻搀扶住,跟毕胜男一人一边,架着他进了车子的后座。

    水星耸了耸肩,戴上墨镜抽着烟,很自觉的跑到前面坐了司机。

    夜里开车还戴墨镜,这家伙装逼有些过头。

    路上接到了穆芷嫣的电话,声音有些急促:“怎么回事,听说你受伤了?”

    尹子鱼看了眼钱林芳,后者低下头幽幽道:“刚才他打电话,我正在车里哭……挨不过她追问。”

    “一点小伤,没什么大碍。”尹子鱼没让穆芷嫣继续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那妮子回翡翠天堂了吧?反正事情已经乱成一锅粥,估计汤家也没心情在乎这桩婚事了。”尹子鱼笑了笑,感觉放下了块石头。

    “没……没有,她现在跟我在一起住。说跟我在一起有安全感。”钱林芳淡定的道。

    “操,不行,我可不能再去你家,容易出事。”林子鱼急忙踢了一下前面,“先停车!”

    也怪不得尹子鱼紧张,钱林芳对自己有意思是明摆着的,不过她性情温柔,没什么攻击性,有一个毕胜男在那里两人勉强还能共处。

    若是再加上一个小辣椒,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脸上表情动了动,板着脸扭过去对毕胜男道:“你去小芳家住,我现在跟水星去天行者集团,那里都是老爷们,你不方便跟着。”

    “我不,我就跟着。”毕胜男小嘴一扁,放着尹子鱼胳膊撒娇。

    尹子鱼立刻疼的龇牙咧嘴,吓得毕胜男急忙松了手,小心道:“你怎么样?”

    “拜托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放我条生路行吗?”尹子鱼苦笑着哀求。

    毕胜男白了他一眼,松开手道:“德性,跟老娘非要缠着你似的,爱哪哪去吧。”

    尹子鱼这才和水星下了车,挥手送钱林芳两人离开。

    水星这才笑着转过头来道:“鱼哥,我那边可真没有地方住,你这是几个意思?”

    “你随便找个地儿去,我要找个安稳的地方休息。”尹子鱼摸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已经好久没有联系的号码。

    那边立刻就接通了,声音却有些冰冷:“尹子鱼,有事吗?”

    “我受了伤,没地方去,可以到你家里休养一下吗?”尹子鱼的声音又变的虚弱无力。

    水星立刻听出了是宋怡的声音,站在一旁大翻白眼,敢情鱼哥把两个女人打发走,是为了去会另外一个漂亮美眉,怪不得要赶自己走,原来不知不觉变成大灯泡了。

    “你受伤了?严不严重?现在在哪里?立刻去接你!”宋怡的声音变得急促,听得出话音中的紧张和关心。

    尹子鱼报上了地点,点了根烟站在路边,看着水星道:“你有两分钟时间。”

    水星悲愤的看了尹子鱼一眼,泪流满面的转身离开。别的时间可以跟着他,唯独泡妞的时候这王八蛋相当护食,决不允许有人当电灯泡的。

    妈的,受了伤还不忘泡妞,活该你吐血!水星愤愤不平的诅咒着,一边泪流满面的拿手机找车。

    宋怡来的很快,同时乘车过来的还有宋宗致。听说尹子鱼受了伤,他也吓了一跳。尹子鱼可是动动手就解决了惊凰集团厄难的牛人,据说在京城也干的四大家族没脾气。怎么转眼就受伤了?

    宋怡下了车,看尹子鱼左手上还贴着打完吊瓶的胶布,头发散乱,胸前和嘴角残留着血渍,嘴角叼着一根烟,脸色泛白,明显是真的受了重创。

    心口如被刀扎了一下,宋怡有些控制不住的跑过去,一把抓住尹子鱼的胳膊:“走,去医院!”

    “不用了,刚从医院出来。”尹子鱼晃了晃左手的胶布,“就是没地方去了,想在你们家借宿几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