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0章 躲
    这已经有了交代后事的意思。

    那边的水星吓了一跳,急忙道:“鱼哥,我现在在京城,刚刚定位了你的位置,你快下山,我和我的人都在山下。”

    “操!”顾不得那么许多了,尹子鱼回过身来,看着已经追到近在咫尺的刀无敌,脸色狰狞可怖,猛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鸭蛋状的黑色东西,拉下拉环喝道:“老东西,陪着我的手雷同归于尽吧!”

    是手雷!

    刀无敌瞳孔骤缩,多年前最让他害怕的东西,急忙凌空一个折返,背上两米多长的大环刀猛地抽出来,在地上爆砍一刀,借着巨大的力量倏然向后方急速闪避,转眼就逃出数米的距离。

    尹子鱼大叫:“你跑得了吗?看手雷!”

    奋力将手里的玩意掷出来,呼啸着朝刀无敌追赶过去。

    刀无敌不敢大意,这东西爆炸了的威力非比寻常,急忙再次脚尖点地,朝着更远的方向急速逃窜。全力施为之下,庞大的身躯宛若闪电雷鸣,快得让人惊叹。

    “啵!”落地之后的黑家伙发出一声轻响,从中间破开,里面竟然是一副折叠眼镜。

    飘身而回的刀无敌低头看了一眼,脸色变得漆黑如墨,想不到堂堂大刀门门主竟然被个眼镜盒给吓得亡命逃窜,脸上除了生气之外还有薄薄的红晕。

    “这小王八蛋!”刀无敌口中喝出浓浓的愤怒,再次追身上去,却发现尹子鱼的身影已然不在山上,遥远的盘山公路上一辆汽车正呼啸而去,怎么都不可能追上了。

    坐在车子里的尹子鱼惊魂甫定,骂骂咧咧的拿出香烟点上:“妈的,大早晨的差点死在大刀门门主的手里。这老东西功夫真特么猛啊。”

    水星很少看到尹子鱼露出这种表情,忍不住朝后面看了一眼,好奇:“有多猛?”

    “二十个你个搞不过人家!”尹子鱼撇撇嘴。

    水星挑了挑眉毛:“鱼哥别吓我,要是有二十个我,只怕你也别想在我手里逃窜。我不信一个老东西能多强,五个在远处狙击,十个近处机枪扰乱,另外五个专门点射他的要害,你觉得他能搞定我?”

    尹子鱼郁闷地吐了口烟:“有枪的话老子还用那么狼狈?不行,有这么多老怪物出现,我有点没安全感。给我两把枪,放身上安心。”

    水星随手从后面提了个箱子塞尹子鱼怀里:“早给你准备好了,佣兵界那么多人不安分,他们可不像华夏的门派一样喜欢按规矩做事。”

    ……

    诊所办公室里,白无霜有些吃惊的看着师傅,小声道:“师傅,用得着这样兴师动众吗?把各地的分舵长老和内门弟子全部召唤回来,就为了区区一个麻衣派的真传弟子?”

    “此子不一般,我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刀无敌坐在椅子上,把电话放下,淡淡道,“他是国际佣兵界的传奇王者,虽然我不清楚他究竟做过什么,但是能够被称为王者的应该差不到哪里去。而且我更介意的是他的师傅,那个相貌猥琐人品低劣厚颜无耻道貌岸然的混球,当初若不是他,我岂会选择闭关这么多年?”

    越说越有些生气,刀无敌的脸上慢慢浮现愤恨之色,好像当初吃过什么大亏,又像是经受了什么侮辱一样,额头有青筋暴起:“尹罡那个老贼毛,若是我再见到他,定要把他斩于刀下!现在先在他弟子身上找回点利息,我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尹子鱼和水星两人回了市区,越是车水马龙的地方越是安全,两人找地方停下了车子,先打电话问了问南城那边的,得知一切正常之后,尹子鱼便吩咐刀刃们暂时休假,把几个女人秘密保护好,然后才给穆芷嫣打过电话去。

    穆芷嫣没有回翡翠天堂,那边说不定有多少人在盯着,一直悄悄待在水星给她找到的宾馆里。

    “尹子鱼,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在这儿闷死了。”穆芷嫣口气里带着无聊。

    “老子差点被大刀门门主给干死,”尹子鱼翻个白眼,“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屋子里,等什么时候这边消停了再说。你老子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这是我跟他当面接触之后的感觉。”

    “啊?大刀门门主,你怎么样?”这女人倒是关心尹子鱼的安危,急忙问了一句,难得没有说风凉话。

    说起来也不好意思,毕竟因为自己的缘故,那家伙又一次在京城拼了起来,还是老老实实说点好听的是上策。

    “啪!”手机直接给挂了,穆芷嫣愣了愣,顿时气恼地把手机摔在床上,一个劲地骂道:“混蛋,色狼、蠢驴,狗蛋……”

    “鱼哥,什么打算?”水星抽着烟文尹子鱼,从参加穆芷嫣的婚礼开始,尹子鱼在京城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一天两夜,是战是逃总得有个大方向。

    “看看再说。”尹子鱼同样眯着眼看着窗外,两人猴在一起坐在图书馆的一角,夹杂在众多沉默无声的读书者之中,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图书馆很大,也没注意有几层,反正藏书如海,人很多却大都极为遵守秩序,整个屋子里全都是翻书的轻微声音。

    尹子鱼抱了本《浮士德》装模作样低头看书,眼睛却借着桌子上的墨镜在观察身后的情况。等了大约一上午的时间,感觉气氛越来越诡异。

    毕胜男和穆相辉没有任何联系,估计还在处理刀一三人的事情,曲非烟似乎又保持了中立,看起来两人的对手只有那个功夫深不可测的刀无敌了。

    “鱼哥,我饿了。咱们出去吃点东西吧,屁股都坐疼了。”水星从来就没有认真读过书,更没有在一个地方待足两个小时过,已经沉不住气。

    “好,出去瞧瞧。”在图书管理待着也不是长久之计,尹子鱼索性同意。两人还了书,并肩从图书馆走出来。

    中午的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京城的温度好像比别处还要高了两度,尹子鱼眯着眼看向远处,裤兜里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