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我心里好乱
    曲非烟回到罗老爷子身边,看到他还在气的全身哆嗦,接连不住的大骂:“王八蛋,小鬼子居然还敢到华夏闹腾,我看就该发动军部……”

    曲非烟急忙上前拉住他的胳膊,苦笑道:“爷爷,生气归生气,话可不能再乱说了。时代不同了。”

    “什么不同,有哪里不同?居然敢来刺杀我,老子到现在还没原谅那群鬼子!”拿出手机来气呼呼的打电话给了穆相辉:“你们国安怎么搞的,小鬼子跑到华夏来都不知道,干什么吃的?”

    穆相辉被骂的有些发懵,连忙道歉,直到曲非烟接过手机解释了之后才知道居然有岛国刺客去刺杀罗老爷子了。大惊失色的她,急忙将事情报告了国安部门,紧接着急匆匆出动人手去调查了。

    罗老爷子发泄了一通之后,军部也知道了消息,当即就派了一支部队过来保护。罗老爷子骂完之后有些累了,回屋里去睡觉。

    曲非烟却不敢离开,拿着软剑盘膝坐在屋外,脸上浮现感慨的表情。今天晚上真是多事之秋啊,尹子鱼那边闹腾不止,这边又出现了忍者刺客,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出手。

    这边刚完了事,手头的电话又振动了起来,拿出来看了看,是汤天晔打过来的。

    曲非烟皱了皱眉头,最近这段时间她跟汤天晔几乎没有联系。不知道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刚刚接通,汤天晔就惊慌失措的道:“烟姐,出事了。我父亲从穆家回来的半路上遭遇了突袭,人已经被掳走了。我怀疑就是尹子鱼做的,你赶紧联系一下他,让他赶快把我父亲交出来。”

    曲非烟吃了一惊,绝美的脸庞上浮现一抹忧色:“你怎知道是尹子鱼下的手?”

    “他来汤家闹事了,搞残了我无数手下,差点把我杀了。若不是家里面安装了防御系统,我现在就是个死人了!”汤天晔那声音带着颤抖,心惊肉跳的回答。

    曲非烟一颗心沉下去,尹子鱼最终还是选择了以硬碰硬,这家伙也真是太狠了,居然敢掳走京城豪门的家主,甚至还杀上门去,究竟是要多么猖狂霸道?

    “你想怎么做?或者说需要我做什么?”曲非烟在电话里问道。

    “我很害怕,那家伙可是佣兵界的头把交椅。我真的没有绑架毕胜男,可是那家伙就盯上我了!烟姐,你们峨眉派到峨眉七子不是还在吗?能不能请他们保护我,我愿意出钱,多少都行!”

    当一个人的实力强大到了他整个家族都无法抵抗程度的时候。这个二世祖所有的骄傲都轰然倒塌,变成了原形毕露的无能儿。

    曲非烟眉头轻蹙:“七位长老已经回到峨眉了。你们大刀门不是来了三位长老吗?为何不请他们出手帮忙?”

    话语里带着浓浓的拒绝,曲非烟也是无奈。尹子鱼那家伙可不是非按江湖规矩来的死脑筋,两把枪把峨眉七子打得没脾气的场景宛在昨日,谁愿意去自找不痛快?

    “三位长老也走了。烟姐,求你帮帮我……”

    “我现在自顾不暇,你是真传弟子,有资格得到门派的保护,还是回头求大刀门吧。”曲非烟干脆的拒绝了汤天晔,在这种情况下,她不想去趟这趟浑水。不是见死不救,而是不想让端木家因此受连累。

    挂了电话之后,曲非烟越想越生气。罗老爷子这边有人刺杀,尹子鱼还自顾自的在闹事,真是让人又头疼又生气。那家伙根本不听劝,仗着自己本事不小,在京城圈里搞成这个样子,简直太不像话。

    她不相信上面的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静下心来想一想,立刻就理出了头绪。

    汤家、申家这些家族,包括出事的罗家,对于政府来说本身就是不想见到的存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平时他们把精力放在商业上,虽然有些见钱眼开的味道,但毕竟在可控的范围内。

    这段日子越闹越过分,估计政府方面也有些忍不下去了。就算尹子鱼不出手闹事,这些家族也会一个个被调查处理。

    但那种方式过于漫长持久,中间不知道发生多少变数。恰好有个尹子鱼跳出来,用硬碰硬的方式跟几个家族硬干,反而大大加速了整个进程。

    相信上面正有不少人紧盯着事情的发展,一旦到了一定的火候,估计就该出手了。

    尹子鱼厉害归厉害,一个人又能翻出多大的风浪?真正想收拾他,其实用不了几个小时的事。

    想通了这些关节,曲非烟深深的叹了口气,幽幽道:“尹子鱼,别再闹了。江湖事江湖了,既然你不想收手,我只能出此下策。希望以后你能体会到我对你的良苦用心……”

    拿起电话我了个号码打过去,响了两声之后,那边一个温柔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烟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给为师打电话?”

    峨眉派的山顶大殿之内,一个身穿道袍手握拂尘,头发束在头顶的中年美妇好奇的拿着手机,跟曲非烟温柔说话。

    此人就是峨眉派当代掌门飘花道长。按照峨眉历代的习惯,做掌门的清一色都是女子。当然,武功修为和眼光见识在同侪之中,飘花道长也是被所有人所推崇尊敬的。

    “娘,烟儿心里有些乱,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情……”曲非烟没有再叫师傅,而是喊出了两人之间真正的关系。

    这是峨眉派最大的隐秘,也是只有在无人之时两人才会有的称呼。飘花道长其实是半路出家,遁入道门之前有过夫君,夫家便是端木世家。

    否则凭峨嵋派千古流传的底蕴,也没有必要去支持一个华夏家族。也因为如此,端木家一直极为收敛低调,就算外面出了那么大事,端木家也未曾露面参与过。

    面对自己的母亲,曲非烟才露出了难得的柔弱,有些委屈的道:“女儿心里好乱,娘,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