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刺头还是霸气
    双方对视片刻,慕远征率先发话:“尹子鱼,我的女儿是被你带走的,请你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你错了,你的女儿是被你逼走的,跟我没有关系。”尹子鱼冷笑了一声,转过头死死盯着汤庆红:“姓汤的,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毕胜男被你们掳到何处!”

    汤庆红愣了愣,诧异的看向尹子鱼:“你认识我?”

    “你儿子汤天晔那德性往你脸上一贴,十足一样夜郎自大的熊样,你以为自己多好看?”尹子鱼说话一点都不客气,连讽带刺,骂得汤庆红脸色瞬间变成了酱紫。

    “太过分了!”听到尹子鱼故意找茬似的话,同行而来的几个汤家高层顿时生气,却又不敢回骂过去,生怕被尹子鱼逮着泻火,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不满。

    汤庆红气的脸色发黑,怒喝道:“尹子鱼,我没问你要汤家的媳妇,你到跟我要起人来了。你真是好大胆,你以为在京城这里,能让你翻得了天吗?”

    尹子鱼掏出一根烟点上,冷笑:“一个卖女求荣,一个偷袭绑票。嘿嘿,穆家和汤家,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我今天就问你们一句话,毕胜男究竟被你们绑架到哪里去了?!”

    说罢两把枪来到了手里,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尹子鱼杀气四溢:“既然事情已经闹大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只要十秒钟之内老子得不到准确的消息,今天在场的谁他妈也别想活着出去。”

    在场众人都被尹子鱼吓得心跳过速,谁都清楚这家伙被逼急眼了,看刚才的状态就有点想暴走的趋势,丝毫不怀疑这家伙会真的开枪。

    慕远征背过手去,悄悄地按下了手里的报警器。报警器有实时通话装置,这时候只能寄希望于二儿子,看看能不能在外面安排狙击手把这个疯狂的家伙干掉。

    汤庆红脸色狰狞,作为京城豪门的家主,几十年来何曾被人逼到这种程度,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咬牙切齿的对尹子鱼道:“我不知道,我发誓真的不知情!我也是刚刚知道罗家的新家主被人掳走了。”

    尹子鱼嘿嘿冷笑,他是个做事干脆利落的人,大步走上前,拿枪顶在了汤庆红的脑袋上,吐了口烟道:“那就要问你那不成器的儿子了,既然他敢对我的女人下手,那我就拘起他的老子来。”

    汤庆红立刻吓得全身一激灵,听到这话的慕远征也吓坏了。谁知道这家伙把人拘走之后会不会动用私刑?那家伙在现场把申家那小子给废了的消息可是刚刚传进他们耳中。

    慕远征急忙站起来大声道:“尹子鱼,你千万别冲动。我现在就打电话帮你问,我保证句句属实,要是有谁真的掳走了毕胜男,不用你出手,我会亲自把她救回来!但是你也不要闯祸,掳走汤家主的罪责,可是会让你一辈子都没办法安生。即使你自己不在乎,也总要在乎一下南城那些你关心的人吧?”

    尹子鱼皱眉:“好,我看在穆芷嫣的面子上相信穆家主一次。姓汤的不是好玩意,假如我知道有一句谎话,我会让所有人也不得安生!”

    穆远征点头,立刻大声询问穆天玺:“你可知罗家毕总的消息?”

    穆天玺昂首挺胸道:“我以军人的荣誉发誓,对此毫不知情!”

    慕远征立刻打电话给老二穆相辉,问出同样的问题。那边愣了愣,回答也跟穆天玺差不多。

    汤庆红急忙拿出手机给汤天晔打电话,语气有些咬牙切齿:“毕胜男是不是被你给掳走了?”

    汤天晔只是看到刀一行踪诡秘的离开,却并不知道他们真正的目的,同样否认道:“我掳走她干什么?我他妈现在只想干死尹子鱼!”

    汤庆红急忙挂了电话,额头有些小汗,被儿子这话吓得心惊肉跳。生怕尹子鱼迁怒到自己身上。

    “尹子鱼,你已经都听到了。还有什么话可说吗?”慕远征大声的问着他。

    “不承认比承认简单多了。我可以选择相信穆家主,但是我也留下一句话,假如让我知道是谁做的,我一定会让他后悔做过的事情!”说完之后尹子鱼随手丢掉枪,潇洒的转身就走。

    在场众人竟然没有一个敢把枪捡起来,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大门中走出去,随后车子咆哮声远远的消失在外面。

    众人愣了好久,想不到自认为所谓的瓮中捉鳖被人家轻轻松松破开,又潇洒飘然而去。这种单刀赴会的豪情和勇气真是让人无法不感慨。

    汤家和申家没了再待下去的必要,个个沉默无语的坐着车子离开了。等所有人都走了之后,穆天玺指挥家里人把受伤的送进了医院,这才回头想要去安慰父亲。

    可是转过来时,却看到了慕远征脸上带着微笑的表情。

    穆天玺错愕的愣了愣:“父亲,您这是?”

    “哈哈哈,小嫣眼光不错,这小子能耐大,狂野霸气又带着冷静,比汤家那个怂包强多了。哎呀呀,可惜现在没办法给他个正当的名分,我对他们倒是非常看好啊。”慕远征摸着下巴,把内心真正的想法跟儿子说了出来。

    穆天玺张口结舌,愣了几分钟之后,才露出苦笑:“父亲,难道你真的看中了那个出身佣兵的家伙?”

    慕远征瞪了瞪眼:“出身佣兵又怎么了?你看看他在暴怒之中可曾真正杀过人?我告诉你,一个都没有!这说明那家伙是个做事有原则,有底线的人,这样的人是军中最需要的。他不进入军队绝对是大大的损失。”

    又是想招揽那家伙……穆天玺再次露出苦笑,想到之前罗老爷子要招纳他,被他两把枪把峨眉七子打的缩在墙面上不敢动弹的场景。

    那家伙可是个刺头,对所谓的自由无比执著,相信暂时还没有人能拿捏得住他。

    “好了,收拾收拾。嘿嘿嘿,告诉下面的人,做做样子就行,别搜索的太认真了。让两个孩子好好相处一下,万一处出感情来,岂不是再好不过?”慕远征不放心的嘱咐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