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9章 从了我吧
    看着这家伙穿着一身运动装却能跳出比别人穿礼服还潇洒的姿态,谁能忍住那种冲动?

    稍微一犹豫,已经被罗筱钏捷足先登。这罗家的美少女款款的走到尹子鱼身边伸出了玉手。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原本就非常熟悉,脚步配合得也妙到毫巅。尹子鱼叼着烟卷,略带痞气的带着罗筱钏在舞池中翩翩飞舞,像一只快乐的蝴蝶。

    当然,像宋怡这些美得冒泡的女人自然不会受到冷落。很快就有男士过来邀请她们跳舞。

    不方便拒绝,他们只好一个个跟别人来到了舞池中,结果跳了一会儿,罗筱钏就被未婚夫穆天玺接了回去。

    尹子鱼又成了独自一人。

    宋怡和钱林芳急忙带着舞伴向那边靠拢,结果看到曲非烟面带笑容的跟尹子鱼手牵手跳起了舞步。让两人心中追悔莫及。

    跳了一支舞之后,曲非烟并没有松开尹子鱼的手,而是邀请他继续再挑一支。

    美女相邀,尹子鱼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不过这一次曲非烟就有些别的意思了,轻轻靠近了尹子鱼的耳朵,笑着说道:“原来震惊世界的传奇佣兵真的有这么大能量,不但能从美国十大家族手里借出钱来,而且还让几个家族背后的门派一起吃瘪。尹子鱼,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还有多少本领。”

    尹子鱼挑了挑眉毛:“果然不愧是有背景的女人,这么快就把我的底盘掀出来了。不过我可警告你,一旦对哪个男人产生了好奇心,这可是一个女人爱上他的前兆。”

    曲非烟扑哧一声娇笑出来,摇摇头道:“我已经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你这么说对我没有杀伤力。我只是想告诉你,前段时间发生的事不是你自己摆平的,我劝你……”

    “你这女人,总是拿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来说话,有意思吗?”尹子鱼低下头看着她倾国倾城的面孔,手上突然用力,迫使曲非烟整个身子趴到了他身上。

    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哪个男人敢这样对她,曲非烟大惊之下想要挣扎,却被尹子鱼紧紧搂着腰部无法动弹。

    知道尹子鱼有些生气了,曲非烟暗中运用功力,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岂料尹子鱼立刻调动了真气,死死地压着她,两人这样较着劲,在外人看来却亲密得有些过分了。

    不少人好奇的看过来,有些惊讶商圈第一美女为什么会对一个**丝男如此青睐。

    曲飞烟俏脸火辣辣的发烫,她原本是带了某些想法过来的,谁料尹子鱼根本不给她机会,反而趁机报复。

    没办法,谁让她是走在逼迫尹子鱼第一阵线上的人呢,凭借尹子鱼的脾气,这样的报复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

    多亏一曲终了,大家都散开了,曲非烟才从尹子鱼怀中挣脱出来,霞飞双颊地退到一边,再也不敢跟尹子鱼接触。

    尹子鱼空了手,回过头发现毕胜男俏生生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这女人自从开始休息就没有接受过任何男人的邀舞,好像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名花有主的女人一样,即使外表看起来依然风情万种,却隐约有了一种为尹子鱼保守节操的感觉。

    刚想跟她说些什么,眼前香风扑面,宋怡终于来到了他的面前,定定的睁着眼看着他,很明显在期待什么。

    尹子鱼苦笑,跳了好几支舞还真有些累了,不过眼前这张绝美的面孔让他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来,伸出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小怡,赏脸跳支舞吧。”

    一声亲切的小怡让宋怡俏脸上露出明媚之色,伸出手跟尹子鱼拉在一起。

    这女人很明显没怎么跳过舞,脚步和动作都有些生涩僵硬,跳了几下脸色就有些尴尬。

    不过尹子鱼完全没有介意,而是轻轻的引导着她的舞步,凭借自己强大的功底让她慢慢找到感觉。

    这一幕来到宋怡的心中,忍不住想到了那天在意大利餐厅尹子鱼跟柳云婷翩翩起舞的场景。

    隔了这么许久,终于实现了心中的夙愿,宋怡忍不住看了看这个男人。现在的感觉比想象还要好了许多,果然没有让自己失望。

    有人欢喜,当然就会有人嫉恨。在阴影角落里面,女系罗家的某位高层恨恨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毕胜男。

    如果不是她,罗小琳和罗一道两人也不会被人废掉,不管怎么说,尹子鱼和毕胜男都已经成为了女系罗家切齿痛恨的敌人。

    伸手拉住某个在花丛中颇受欢迎的豪门纨绔,眼神猛的发亮,随后指着必胜男道:“那是你无论如何都要得到的女人,今天晚上去把她得到吧!”

    那豪门纨绔身子震了震,眼神恍惚了一下,随后清醒过来。抬头看到举着酒杯懒洋洋坐在椅子上的毕胜男,心中顿时兴起了无法抑制的**。

    大步走到毕胜男身边,迫切的伸出手来道:“毕总,赏个脸一起跳支舞吧。”

    毕胜男抬起头,发现此人是东城某豪门的公子,名叫申牧来。虽说家世比不上汤天晔、曲非烟之类,但也不弱于自己的罗家。

    这家伙是京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从十几岁一直游荡到三十多岁,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因为家里有钱有势,也没人怎么着他。平时玩弄的女人着实不少,不过因为钱多,把原本恨他的都拿钱堵住了嘴。

    毕胜男看这家伙满眼都是淫邪的目光,顿时翻了个白眼,干脆利落的拒绝:“老娘累了,不想跳。找别的女人去吧。”

    “嘿嘿嘿,那就是罗家不想给我申家面子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罗家现在自身难保,被女系那边紧盯着动弹不得,在老子面前装什么圣女?”申牧来冷笑连连,突然伸手去抓毕胜男的玉手,强行扯着她站起来,脸上凶相毕露,“今天你陪也得陪我,不陪也得陪。我还就告诉你,今晚我吃定你了!”

    毕胜男心中一惊,急忙要摆脱申牧来,却被他拦腰给搂住了,哈哈大笑道:“毕总,你就从了小爷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