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4章 去我家
    看着尹子鱼潇洒的摆手离去,宋宗致颓然坐在了沙发上,有种离开了靠山的失落感。

    宋怡咬着嘴唇,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说,只是眼神带着浓浓的怅惘,手心被指甲扎得快要流出血来。

    钱林芳亲不自禁的追出去,一把拉住尹子鱼的手,顾不得周围员工们好奇的眼神,声音颤抖着道:“尹子鱼,你要去哪里?”

    “呃……暂时还没想好。大概先回穆蜒轩住几天吧,不过那边也不是长久之计,我正在考虑找个宾馆……”

    “去我家!”钱林芳蓦地打断尹子鱼的话,“只要你不走,就去我家。你有钥匙的。”

    抓住尹子鱼的手颤抖着,就像马上坠入深渊的人握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敢情好。正愁没地方住呢,我先出去忙活点事,住你家的消息别告诉上面,”尹子鱼指了指楼上,“晚上等我回家。”

    钱林芳俏脸瞬间明媚,用力点点头:“我等你!”站在原地不动,目送他离开。

    尹子鱼掏出烟点上,点点头,上了奔驰车子潇洒而去。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宋怡出神的看着眼前那张多出来的办公桌,好像身边那个不时拿着手机发出傻笑的家伙还在。已经习惯了他在身边的感觉,现在就剩自己一人,屋子空荡荡的就像自己那颗空荡荡的心。

    为什么?为什么离开?

    宋怡玉手在办公桌上不停地打着问号。

    真的因为事情解决了?那也用不着走得这么着急。这些日子的接触,她熟悉尹子鱼的脾气,断不会这样急匆匆的撇清关系离去。

    因为和自己的关系吗?不解决“娃娃亲”就走,似乎也没有完成师傅交给他的使命。

    还有穆蜒轩和“鱼上天”,都跟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可能说走就走。

    唯一的原因就是,事情应该没有结束,或者说接下来引起的的一些影响让他不想让惊凰集团跟着受牵累,而是打算独自一人去解决。

    宋怡冷静的分析,拿起电话拨通了个号码:“听说你们是无所不知的专业买卖消息的公司?好,我要你们查一个人,所有关于他的消息我要今天晚上零点之前拿到手,钱不是问题……”

    “鱼哥,我回来了,你在哪?”尹子鱼刚刚开车上了外环,就收到了水星火急火燎的电话。

    南城的事情平息之后,天行者集团顺利的拿到了北非铁路线的运营权,也没必要再约束水星,因此他刚刚得到自由就乘飞机飞回了南城。

    “我刚刚跟家里申请了,成为集团在南城分部的总经理。以后有的是时间跟着鱼哥你玩了。”

    尹子鱼笑笑:“玩?老子刚刚在惊凰集团辞了职,去哪玩?”

    “哎?别啊,我还带了个朋友一起过来呢,你怎么就要走了?”水星嗓门拔了个高调,痛心疾首的大叫起来。

    “谁说老子要走了。”尹子鱼吐了口烟,“你去佣兵官网上瞧瞧,老子现在满世界人都在喊打喊杀,不找个地方安身准备是不行了。你小子正好回来,赶紧帮我整点趁手的家伙来。”

    天行者集团在国内当然是老老实实做生意,但是在国外也有几个其他生意的线路,其中一条就是水星自告奋勇从家里出来后单枪匹马干出来的一条生意线——北非战场的军火押运生意。他们不制造、不贩卖、不走私,只从事运送保护的生意,但是也同样是大发横财的买卖。

    也因此水星在家族里的地位相当超然,别人不敢做的他敢,别人等级分明,他却能越级指挥不少的事情。尹子鱼送的铁路线又在运送生意上提供了极大便利,也让水星在家族的地位更加稳固。所以尹子鱼才让他给自己准备武器。

    即使不贩卖,你也天天接触,总能搞到不少的。

    “这个没问题,鱼哥,今天晚上就给你。”水星一口承诺下来,随即嘿嘿笑道,“你在哪,有个朋友会让你吃一惊的。”

    “谁?我去机场接你们吧。”尹子鱼好奇。

    “见面就知道了。”

    机场,尹子鱼看着从出机口烟视媚行走出来的毕胜男,有点口干舌燥。这女人精心打扮之后,艳光四射,几乎把整个机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过去,使得身边跟着的水星完全没有存在感。

    眨眨眼,伸出手娇弱无力地道:“人家内伤还没痊愈呢,不知道来扶一把?”

    尹子鱼苦笑着迎上去,牵着柔弱无骨的玉手道:“不是刚刚见了面吗?罗家那么大摊子事等着你处理,怎么跑到南城来了?”

    “两家谈判,男系同意女系在京城立足,但是作为交换——南城这边的生意和兴徾大厦已经全部转移到了我们男系旗下,我来瞧瞧自己的产业难道有问题吗?”毕胜男风情万种地瞟了尹子鱼一眼,看到尹子鱼脖子里还挂着她送的玉佛,俏眸闪过亮色,娇躯几乎要依偎到他的身上。

    尹子鱼恍然,果然两家各退了一步。女系在南城这边因为惊凰的缘故,守也守不住了,反不如废物利用,换来在京城立足的机会,并不吃亏。

    天运财团来南城的话,应该不至于闹得像以前那样吧。

    尹子鱼点点头,载着两人直奔钱林芳的别墅而去。路上买了点私人物品,衣服床罩之类的,一起来到钱林芳家门口。

    钱林芳中午就请了假,在家忐忑地等待着尹子鱼。门铃一响就赶紧跑出来开门,开门后愣了愣,发现三张笑脸一起冲着她摆手。

    “咦?水星先生,毕总,你们也来了。这是……?”

    “暂时在你家住几天,找到地方就搬出去。”尹子鱼解释了一句,对她抱歉地笑笑。

    钱林芳无所谓的摇头,笑道:“都进来吧,我正好做的饭比较多,大家吃正好。”贤惠的样子像是个好客的小媳妇。

    毕胜男看了眼钱林芳,眨眨眼笑道:“以后别那么客气,直接叫我男姐,或者直接叫嫂子也行。”

    嫂子?

    钱林芳和水星一起好奇的看过来,不明白毕胜男的意思。

    毕胜男骄傲地从尹子鱼脖子里拉出玉佛,笑吟吟道:“这是我毕胜男的出嫁信物,藏着天运财团几百亿的资产,现在在他脖子上挂着,你们说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