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是时候说再见
    汤天晔惊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想不打在他眼里的一个**丝鳖孙居然能有这么吓人的来历,看看人际的履历,他一直骄傲不已的过往简直就是狗屎,不但被秒得成了渣渣,而且连还手的资格都没有。

    想想之前在翡翠天堂差点被那家伙给宰了,以前还以为他只是吓唬吓唬人,现在看起来,人家当初是真的没把他小命放在眼里。

    有些灰心丧气道:“难道就这样算了?”

    “当然不会。这次各大门派被活生生打脸,岂能忍得下去?我想等过一阵子风声过去了,会有人出手去对付那小子的。你老老实实待在京城哪儿都别去,那厮忌惮你在国内的背景或许还能饶你,要是出去了,随便吩咐个人就能宰了你。”汤庆红嘱咐了两句,打发汤天晔出去了。

    汤天晔出了门,越想越不对劲。尹子鱼那家伙如果计较自己的背景,根本不会揍自己的。想来想去,最主要的原因应该就是自己是穆芷嫣的未婚夫这个身份,登时吓了一跳。心想这个身份绝对不能丢,即便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不能断了这门姻亲。很快就拿出手机打起来电话……

    尹子鱼回到南城的同时,传奇王者佣兵剃刀现身在华夏的消息也终于被有心人传播到了西方佣兵界。

    “你说真的?剃刀在华夏南城?”一个阴鸷的声音从电话里问道。

    “我作为欧洲的华裔商人,对华夏的事情最为了解。佣兵剃刀刚刚在华夏搅动了很大的风云,也得罪了不少人。其中包括我罗洛婉。不过我本人出于各种原因没办法出手,这个消息免费赠送,只为了交个朋友。”

    女系罗家京城的豪宅里,罗洛婉身穿旗袍,虽说年近耄耋,但体型窈窕,皮肤白皙,看起来不过四十左右的岁数。只是她身边躺着两个人,一个眼神空洞,一个气海受损,即使复原也只是个废人,让她原本坦然高傲的面孔上多了几分切齿痛恨的表情。

    “呵呵呵,那就多谢了。我想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整个佣兵界。那些到处寻找他的人会很乐意去华夏南城找他的……”那边满意的挂了电话。

    不到半日,传奇佣兵“剃刀”身在华夏南城的消息被高高的挂在了佣兵界网站的最醒目处,引发了无数人的兴奋。

    北非战场上某个炮火纷飞的战壕里,某人眯着眼笑道:“剃刀,原来你在华夏啊,很好,咱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某个代表着荣耀之灯的下方,一个全身笼在斗篷里的人嘴角咧出笑意:“原来不是在韩国吗?害得我浪费好久的时间。熄灭荣耀之灯的佣兵就是叛徒!剃刀,我会用你的鲜血来维护荣耀灯塔的尊严……”

    “king在华夏,等着我,我来了。”

    “一定有人会对king不利,我不会让任何人亵渎我的王者,不行,我要马上前往华夏!”

    各种各样的的人怀着各种不同的心态,将目光齐齐对准了华夏南城,一场新的风雨漩涡,在无人察觉中渐渐旋转肆虐。

    曲非烟从罗长山的大宅院里走出来,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色。因为那个令牌的缘故,吸引来了不少军中的大人物,看完之后似乎都想起来什么父辈的嘱托,个个面色严肃。

    继而大家坐在一起畅谈过往抗战岁月的峥嵘往事,好多事情都是不适合她旁听的,因此便倒上茶水之后出来了。

    临出来之前,罗老爷子突然喊住她,当着不少将领的面道:“小烟,端木家一门三烈士,是咱们军中最敬佩的家族。但是文星已经牺牲十六年了,你也为他为端木家撑了十六年。做的一切都够了!是时候想想自己的未来了,不能为了一个死人,把一个活生生的女娃子栓死了。守活寡有意思吗?什么时代了?我今天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表个态,这孩子今后不论嫁给谁,跟了谁,你们都不能阻拦,而且必须给我好好地祝福!”

    曲非烟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讷讷道:“爷爷……”

    “别叫我爷爷,我没资格。什么时候张罗好了你的未来,带着男人来我这喊爷爷。”罗老爷子挥挥手,大气的让她出来。

    曲非烟眼中含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罗老爷子这句话,她等于被放出了笼子,打开了枷锁。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几句话说了就能管用的。端木家的媳妇,有几个人敢娶?又有几个人能面对着至上鸿翔财团的总裁面不改色?

    她曲非烟想走早就走了,就是因为身上被烙印了端木家的痕迹太重太重,重到摆脱不得,她也才认命地这样过下去……

    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尹子鱼一身轻松。来到惊凰集团的时候脸上也带着笑意,先是进了保安科的办公室换上了出来时候穿的山寨运动装和大头皮鞋,把保安服认认真真折叠好,有些留恋地看了看,还是坚决的放进了橱柜。

    李军有些错愕,问道:“尹副科长,你这是要做什么?”

    “活干完了,要离开了。”尹子鱼笑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天太忙,没来得及请兄弟们吃饭,这些钱你拿着,替我办了。”说罢掏出两摞钱放在他办公桌上,“哦,还有。我答应王猛提拔一下那小子的,你操操心,提拔个小队长啥的,别让我说话不算话。”

    李军惊讶地站起来,声音有些颤抖:“这……好好的干嘛要走啊,太仓促了吧?”

    尹子鱼笑笑,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宋宗致的办公室里,宋怡和钱林芳都被喊了过来,尹子鱼笑着把银行卡放到宋宗致办公桌上,晃着手里的奔驰钥匙道:“钱留下了,车子我开着代步吧。事情结束,正式跟老板们提出告辞,咱们好聚好散,以后见面还是朋友。”

    宋宗致有些惊慌,急忙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忐忑道:“尹先生,我不明白,使我们有哪里不敬吗?”

    “没有。干我这行的不能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否则对你们没有好处。而且事情已经摆平,是时候说告辞了。”尹子鱼笑得坦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