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0章 借宿
    七十多年……

    尹子鱼不知道自己师傅究竟多大岁数,怪不得天天吹牛自己长命百岁,也怪不得看他越长越年轻,原来修为真的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程度了。

    罗老爷子叹了口气:“那人看我们是杀敌志士,却笑着说功夫稀松。便随手拿了根树枝教了我们一套杀敌的刀法。前后只有十八招,我们学会之后却因此在多次战斗中保住了性命,还杀了不少鬼子。我现在身强体壮,靠的也是那套刀法。”

    曲非烟和尹子鱼对视一眼,也就是说,麻衣派当年那位老汉对罗老爷子还有授业之恩,这份恩情可就大得没办法还了。

    尹子鱼嘿嘿笑了笑,刚才他就看出来罗长山的刀法中有点熟悉的意思,原来是这么回事。

    罗老爷子点点头,不舍的将令牌递回给尹子鱼:“你是那位的后人,我自然不会为难你。我只是想问问,那位老汉有没有嫡亲的后代,他的坟墓在何处,我想在有生之年去祭拜一下。”

    “呃……他没死,活得好好的呢。”尹子鱼摸了摸鼻子,总不好意思说谎话咒自己家老头死了吧,“他没后代,就收了我这么个徒弟。”

    “真的?”罗长山惊喜的站起来,“对对,我靠一套刀法都能活这么久,他老人家肯定活的更久。若非他亲自调教,怎么能教出这种身手的弟子来?小子,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

    尹子鱼无语的摸了摸鼻子,心想带你去看天天打麻将还泡别人家寡妇的老头?还是算了吧。

    “师傅隐居避世,闲云野鹤寄情山水,其实我也联系不到他。”尹子鱼摇了摇头,露出无奈的神色,“否则他也不会把掌门令牌丢给我,让我去管束麻衣派旗下那么多桀骜不驯的高手。”

    这话还真把曲非烟给唬住了,心惊肉跳的看了尹子鱼一眼,心想还好没把他给得罪狠了,否则上千高手杀上峨眉山,她岂不成了千古罪人?

    罗长山嘿嘿一笑,却知道这家伙在胡吹乱侃。手下真有那么多高手,还用得着求助天行者集团?这小子不如他师傅老实啊。摇了摇头却不说破,心中暗暗倾慕那位寄情山水神仙一般的人物……

    “小子,这令牌放在我老头手里几天怎样?睹物思人,也让我老头子能安心几天。放心吧,我不会贪恩人的东西。”罗老爷子当然是商量的口吻。

    尹子鱼耸了耸肩,现在反倒无所谓了。东西在自己手里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反而会被不少门派惦记着,放到军部的老首长手里反而无人敢觊觎,比在银行存着都安全。

    点点头,把令牌又丢了回去:“好了,没我事了吧?我该告辞了。”

    “小烟替我送客。”罗老爷子没有留人的意思,摆摆手打发人离开。

    再出来却没有直升机的待遇了,穆相辉和曲非烟陪着尹子鱼坐上一辆军部吉普,很快的被送到了京城市区,下了车,两人又重新坐着吉普回去了。

    尹子鱼无语的拿了根烟塞到嘴巴上,有些出神的看着京城的万家灯火。

    绕了个大圈子,最终还是把掌门令牌交出去了。不过这是自己主动赠送,跟受人胁迫是两码事。他知道罗老爷子拿着掌门令牌不会只是看看而已,却没心思去管,瞧瞧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没必要着急往回赶,索性找地方先吃个饭。

    罗老爷子果然不是睹物思情的意思,尹子鱼走后立刻让秘书拍下照片打印出来,急匆匆的到军部几位高级将领那里去了,只带了老爷子的一句话:“知恩图报。”

    铃铃——毕胜男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看了看,有些发愣。

    不过随后就接通了电话:“尹子鱼,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我在京城,没地方住。好像也只有你这么个朋友。”尹子鱼声音里透着亲切。

    “你在京城?”毕胜男惊讶的坐了起来,“你在哪儿,我派人去接你。”

    “报个地址,我自己找去就是了。”尹子鱼笑呵呵道。

    半个小时之后,尹子鱼来到了京城高档小区的一幢三层别墅前,按下门铃。

    毕胜男打开门,俏生生站在门口。知道他要来,毕胜男并没有着急化妆,只是洗了个澡,开门后头发还没有干,素面朝天的样子反而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跟平时风情万种的样子截然不同。

    尹子鱼眼睛一亮,不客气的走进去笑道:“第一次来美女家过夜,罗家人会不会说闲话?”

    “知道说闲话还过来。”毕胜男白了他一眼,走到沙发边坐下,好奇的问道,“怎么没听说你要来?事情不是已经平息了吗?”

    尹子鱼没有回答,而是仔细打量了一下毕胜男的脸色,点头道:“看你的气色,身体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

    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这么会关心人,毕胜男心中淌过暖流,笑道:“还要感谢你这个救命恩人。虎伯把经过都告诉我了,为了救我,你昏迷了三天三夜。”

    没有哪个女人对这样玩命救自己的男人会没有感觉,知道事情的经过后毕胜男痛哭了好久,在京城和商圈云波诡谲的世界里生活了这么久,从没有哪个人如此舍生忘死的对待自己。

    尹子鱼笑了笑,本想抽烟,但想到烟气可能对内腑受伤的人不好,又把烟塞了回去。

    这臭家伙,要不要这么暖?

    毕胜男心中忍不住颤了下,走过来从他兜里掏出烟,温柔的塞到他嘴里,用打火机给他点上了。

    “在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当成自己家就好,想抽就抽。”

    尹子鱼被毕胜男温柔的语气搞得酥了一下,嘿嘿笑着道:“最难消受美人恩,你再这样我可把持不住。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容易出事。”

    毕胜男咯咯娇笑,白了他一眼:“按理说你是我救命恩人,小女子该以身相许的。只可惜你身边已经有了宋怡那种大美人,怎么看得上我这种浦柳之姿。尹子鱼,大老远跑到京城不是专门来调戏我的吧?四大世家同时被你给打了个闷棍,真是厉害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