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令牌
    尹子鱼好奇:“你怎么就断定他以前不知道?”

    “嘿嘿嘿,只要他知道了我帮他老子创建公司的过程,就绝对没那胆子不供奉。”尹罡自信的道,“老子能成就你,也能毁了你,我有这份实力。”

    尹子鱼倒是知道师傅这次没吹牛,人都说惊凰集团没靠山,但是能够安安稳稳发展到这么大规模,绝对是与老头有很大关系的。

    “老头,供奉你的钱都干嘛了?弄点来花花?”尹子鱼搓着手嘿嘿笑。

    “滚!老子当然都买黄金了,那玩意是硬通货,不掉价,我手头没钱。”

    “黄金呢?黄金也行啊。”

    “等老子死了你当上掌门再说吧。”尹罡哼了一声,从怀里掏出个黑乎乎的东西丢过来。

    尹子鱼急忙接住,入手沉甸甸,拿到眼前仔细瞧了瞧,发现是个精铜制成的牌子。正面是个大篆的“麻”字,龙飞凤舞很是霸气;背面则是个双掌交叉的图案,有点儿像平时练的那门功夫。

    尹子鱼好奇:“这是……?”

    “麻衣派掌门的令牌,去了之后找至上鸿翔或者天下强能背后的人,只要是能做得了主的就行,只要看到这枚令牌,他们自然知道惊凰集团是老子罩着的,不敢把事情做绝了。”

    尹子鱼拿着令牌上下看了看:“他们要是不认怎么办?”

    “嘿嘿嘿,谅他们也不敢!真把老子逼的重出江湖了,他们背后的人反而更害怕。放心好了。”尹罡猛吸了一口烟,点点头道,“还是老子的烟叶带劲,你那几根破烟连点味都没有。”

    尹子鱼急忙把令牌揣进怀里,既然老家伙没说送回来,他当然就当送给自己。这东西宝贝呀,万一什么时候惹上了什么牛人,拿出来一比划,人家怎么着不得给老家伙个面子?

    原本尹子鱼不想插手惊凰集团的事,但是现在不同了,有了主人翁的感觉。那公司原来是自己的,宋氏父女不过是给自己看门打工而已,瞬间有种得意洋洋的感觉,以后在宋怡面前再也不用心虚了。

    师徒两人又闲聊了半天,尹罡把麻衣派的详细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包括历史,历代掌门,还有他们的招牌武学“麻衣神功”。

    这名字让尹子鱼听着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好像在听武侠。但体内的真气却是实实在在的,所以恍然有种跨越了时空的错觉。

    尹罡把该说的都说了一遍,唯独避过了那所谓师姐,看来当初的经历的确深深的伤了尹罡的心,到现在都是不愿提及的伤疤。

    两人边聊边走,很快回到了云娘的豆花店,吃过午饭之后,尹罡就踹了尹子鱼一脚,打发他离开了。

    因为交通不方便,尹子鱼只能重复着来时的办法,等回到南城,已经是第二天了。

    尹子鱼没有回慕蜒轩,而是直接从机场找到自己的车子,一路来到了宋家豪宅。

    此时宋宗致夫妇也已经回来了,对待尹子鱼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不但无比热情,说话之间,甚至

    还带了一丝的恭敬。

    于是乎一顿丰盛的家宴便开始了。

    吃到半途,白萍突然神情古怪的看着尹子鱼:“小尹啊,听说我们不在的这几天,你跟小怡一直睡在同一个屋子里?”

    其实整个宋宅前几天没几个人在,但无巧不巧,白萍去厨房催菜的时候,厨师在她耳旁打了小报告。

    大惊失色的白萍立刻跑到了女儿房间,发现是分床睡,中间还隔着一道窗帘,算是稍微的沉住了点气。但是年轻人容易冲动,谁知道不在的那几天发生了什么,做娘的怎么可能不怀疑?

    刚夹了口菜的尹子鱼怔在当场,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宋怡轻轻放下筷子皱眉道:“妈,那是在特殊情况下,尹子鱼为了保护我而不得不为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想像什么了?你让谁听了这种事情会不想像?孤男寡女同睡一间房,传出去你还怎么嫁人?”白萍顿时气呼呼的瞪眼看女儿,“要是小罗知道了那该多不好?”

    白萍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惊凰集团和兴徾集团之间的恩怨,依旧是带着丈母娘看姑爷的眼光对待罗一道。

    “我现在不考虑嫁人的事情。”宋怡冷冰冰道。

    白萍气坏了,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女儿的终身大事,立刻怒道:“谁家女儿不嫁人,你想让我和你爸爸气死吗?”

    宋宗致急忙站出来缓和气氛,苦笑道:“都打住吧,别说了。这个话题以后再谈。”

    转头看向尹子鱼:“小尹啊,令师身体还好吧?”

    这句话倒不是客套,而是真的想问。当年的宋老爷子和现在的宋宗致都不清楚尹罡究竟有多大岁数,很忐忑他能不能撑到解决公司的危难。

    其实还有个说不出口的想法,一个老骨头能有多大能量?每年供奉点金钱黄金什么的倒无所谓,只是怕老头子突然挂了,让公司没了靠山。

    “壮实的很,比我都猛。”尹子鱼实话实说。

    宋宗致笑了笑,很想翻个白眼。鬼才相信比你还猛,那岂不成老妖精了?

    “呃……那令师有没有告诉你,打算如何出手解决我们的危难?”宋宗致搓着手问到了关键问题上。

    正在吃饭的宋怡筷子震动了一下,抬起头来看向父亲,皱眉道:“您说的已经请了人摆平此事,请的就是他师傅?”

    也由不得她诧异,宋宗致发现的遗物内容并没有尽然都告诉她,也学着自己老头子那样,准备临终的时候才把一切全部相告。

    “今天有点累了,明天吧,明天我动身去一趟京城,找一找曲非烟这些人。”尹子鱼肚子真饿了,一边说一边不停的往嘴里划拉。

    “不着急,不着急。”宋宗致连连说好,好像松了一大口气。

    宋怡则疑惑的看向尹子鱼,好奇他一个保安如何能有那么大本事摆平两大超级财团。难道所谓的他的师傅是什么牛人不成?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