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漏屋逢雨
    事情已经再明显不过,宋怡早就想好了他罗一道可能的所有退路。什么开会和出国考察,不过都是惊凰集团运作之后的结果。

    掏出烟来点上一根,罗一道发现这东西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还真有点用处。

    刘师爷大踏步的走进来,看到罗一道居然在悠闲的抽烟,顿时怒不可遏,走上去一把将他的烟拍飞,怒吼道:“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在这里抽烟?钱呢?”

    罗一道苦笑:“都跟我要钱,可是我手头只剩几千万了,所有的钱都扔到了股市里。”

    “你疯了吗?那可是我们罗家所有的积蓄啊!都扔进去,连卷土重来的机会都没有了。”刘师爷怒吼。

    “可是我能怎么办?不救市吗?你知道外面罗家总部里多少人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早就有风言风语说我没本事,出来创业只不过是靠着祖上的余荫,我若连这点余荫都守不住,就真的被边缘化了!”

    罗一道话中带着苍凉和不甘,咬牙切齿道:“不光如此,我也不能输给宋怡那个女人,这南城本来是我罗一道的天下,让我看她的眉眼苟且偷生,我做不到!”

    刘师爷愣了愣,突然沉默起来,过了片刻才深吸一口气:“这样赌气至于吗?只要你能保住兴徾集团,你们家那一位就能够安安稳稳坐在宝座上,也就能保证你衣食无忧,没必要非要跟对方死斗。说白了,境外那边的老家伙们谁不是富得流油,看在上面那位的面上也会出手帮你的……”

    罗一道摇摇头:“你错了,要帮的话早就帮了。我不信这么大动静他们会看不到。我之所以不去跟他们要钱,一是知道他们根本不给,二是不想得罪了这些人。平时说的什么风雨同舟的屁话,到了关键时候根本不顶用。”

    刘师爷也着急了:“那怎么办?实在不行,咱们就把手头的股票全部抛出去,总不能陪的屁股都没了,至少抛出去换成钱,咱们手里还能剩下二三十个亿……”

    “绝对不可以!”罗一道沉声喝道,“现在毕胜男的男系罗家虎视眈眈的在外面等着,只要咱们抛售手头的股票,他立刻就会大肆收购,只要她手里的股份成了最大的股东,咱们立刻就会被她扫地出门,兴徾集团也就真的换人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兴徾集团外面却开来了十几辆警车,将大楼门口团团围住。

    穆相辉亲自带队出现在兴徾集团的大厅里,带着薛斌等人浩浩荡荡往里面走去。

    这一来整个兴徾一团全都惊动了,这种关键时候又突然有警察现身,自然让人联系到之前宋怡举报的事情。

    穆相辉带人直奔顶楼,顿时把所有人都给堵在了办公室里。

    商业精英们被吓得鸡飞狗跳,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而作为维持整个大楼秩序的刘师爷自然非常恼怒,带人跟警察正面对上了:“怎么回事,有预约吗?没有预约的给我出去!”

    穆相辉冷冷的看着刘师爷:“

    警察办案从来不预约。让罗一道出来。”

    “你算哪根葱?李振华呢?让他跟我说话!”刘师爷高傲的抬起头,自从他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兴徾大总管,就没把任何警察放在眼里。

    穆相辉亮出手头的搜捕令淡然道:“让开,否则以拒捕名义立刻拿下!”

    “你敢!”刘师爷怒吼,却看到薛斌突然拿出了手枪对准他,命令手下道,“立刻逮捕此人,敢拒捕即刻击毙!”

    “是!”几名警察立刻上前。刘师爷愣了愣,想不到今天警察们居然如此强横,深呼吸几口气,没敢继续吼叫,被两名警察直接铐了起来。

    罗一道看不下去了,强忍着胸口的疼痛站起来,心中恼火。按理说自己在警察局也有内线,为什么居然没有收到任何通知?

    他不知道的是,穆相辉来之前已经顺手把他的内线给拔了,这次就是要彻底清理警察内部的寄生虫。

    “是新来的穆副局长对吗?”罗一道故意在“副”字上强调了一下,淡然道,“我想一定有什么误会。”

    穆相辉冷笑了一下,本来怕你跑了,想不到居然还在,二话不说一挥手:“铐起来!”

    薛斌亲自上阵,麻利的把罗一道双手反扣铐了起来。这动作惊动了他胸口的伤势,顿时疼的他浑身打颤。

    罗一道怒火万丈,屋漏偏逢连阴雨,这种时候来打岔简直要命,怒吼道:“姓穆的,我是南城最著名的企业家,你知道把我抓起来有什么后果吗?”

    “我只是秉公办案。”穆相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且不说惊凰集团总经理宋怡实名举报你的恶劣事件,就说昨天在西郊龙渊楼你指挥手下恶意袭击惊凰集团总经理,又在北郊饭店将天运财团的人打成重伤的事情,我们就不会饶了你。”

    “污蔑,这绝对是污蔑!你说的事情我们一概不知,这是非要屈打成招吗?”罗一道当然不会承认,立刻严词否认。

    “承不承认是你的事,但我们手头有足够的证据。”穆相辉平淡的看了一眼,又扫过坐在后面一声不吭的阿甘和小琴,淡淡道,“把所有涉嫌的人全部带走!”

    穆相辉之所以会来得这么突然,一来是接到了尹子鱼发来的信息,二来也真的有了实锤。他也知道兴徾在南城根底硬,倘若事情传出去,盘根错节的关系会让他难以下手,所以便选择了突然袭击。

    兴徾的高层就这样一个个被戴上手铐被带走了。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整个公司所有的员工全都傻了眼,随即就慌了手脚,老总都不在了,股市的事情谁能兜得住?

    “给我把公司守住!我绝不会亏待了你!”罗一道无奈之下,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秘书身上。

    秘书颤了一下,这种时候老总有点临危托孤的感觉,他不敢答应,又不敢不答应,忐忑的点了点头,一个“嗯”字憋在嗓子眼儿里始终没敢发出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