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2章一丝不忍
    一伙人拿着东西冲出来,后面跟着已经出离了愤怒的罗一道,倒是有种跟人决一死战的气势。不过这么多人被一个人逼成这个样子,两大骨干一个昏死一个吐血,不得不说真的有点丢人。

    尹子鱼手里的牛毛细针已经用完了,淡定的从地上挑起一根棍棒,拿在手里指东打西,倏忽南北,顷刻间把一群人打得鼻青脸肿嗷嗷惨叫。

    尹子鱼下手不算狠,但是也没有轻饶了这些家伙,基本上被他戳中的人不是吐血昏厥就是敲折了手臂或者小腿,一个个抱着伤处嗷嗷在地上翻滚。

    云淡风轻地收拾掉这些喽啰,尹子鱼才突然出手,把混在最后几个人中的罗一道抓过来,猛地膝盖上顶。

    罗一道发出惨呼,肋骨咔嚓几声,显然是断了数根,被尹子鱼丢在地上,疼得全身打颤,一动也不敢动。

    尹子鱼心里发狠,一瞬间想要出刀将这家伙干掉以绝后患。被他提在手里的小琴看到了她的表情后突然癫狂地剧烈挣扎,咬牙撕破背后的衣服,露出一大块光洁的后背,猛地扑到罗一道身前,用身体紧紧护住他,回头朝着尹子鱼尖叫道:“你不是不杀人的吗?”

    尹子鱼震动一下,眸子里的杀意缓缓收回,不知道这女人从哪里来的力量,在丹田被废的情况下还能做到如此。

    “逃,快逃。地下一层有专门给你准备的车子……”小琴在罗一道耳旁小声说了一句,回身大叫一声,竟拼尽全力冲过去死死抱住了尹子鱼。

    罗一道吓得全身颤抖,刚才那一瞬他也感受到了从尹子鱼身上传来的杀意,吓得心胆俱裂,想要逃命却怎么也动弹不了。

    这时候一道黑影突然冲过来,吼了一声把他硬生生从地上踢得翻滚出去,两只胳膊奋力把他拉起来,踉跄着往楼里面跑去,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阿甘。

    罗一道疼得惨叫,被拉起来的过程中看到阿甘两个手腕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心神剧震之下知道这是阿甘在拼尽一切帮自己逃命,立刻咬着牙的跟着逃跑。

    尹子鱼淡淡的站着,低头看着小琴:“为了个二世祖,值得你这样不要命的阻拦我?”

    小琴脸上凄楚之色一闪而没,涩声道:“我自出生开始就是他的人,没有自由。但是我愿意……”

    呜呜!!一辆车子呼啸着从半山腰的地下室开出来,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求你,要杀就杀我吧,饶了他。”小琴嘴角流血,瞪大了眼睛死死抓住尹子鱼,生怕尹子鱼会转身追上去。

    尹子鱼叹了口气,把小琴放到地上,目光灼灼盯着她:“我可以放过,但是你最好管束兴徾的人,只要我再感受到任何一次敌意,我会亲自出手将你们全部清除,你知道我有这个实力!”

    说罢站起身来,淡定的把被捆成一团的宋氏的保镖们松了绑,让他们自己回去,然后走进黑暗处飘然隐没。

    一行

    清泪从小琴眼角滑落,捂住痛楚难当的小腹,闭上眼呜呜哭泣起来。

    尹子鱼不想再拖延时间,沿路收拾了一下己方的东西,到了山下的树边,骑上摩托车消失在攀上公路上。

    夜空中的明月高挂在天宇,银辉洒下,光色很是温柔。秋风略有些凉意,吹在人的脸上,让人反而能够变得清爽一些。

    尹子鱼骑在摩托车上叼着烟,胸前有些血渍。之前打斗那么激烈他都没有沾染任何痕迹,最后却被小琴沾上了血痕。最后的一刻心软,把罗一道给放走了,这让他一路上不停自责。

    若是干脆利落把人搞定的话,以后或许会少很多麻烦,还是“公主”临死前那句话起了作用,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他是听到心里去了,也因此失去了再做佣兵的资格。真正的佣兵,但凡对自己有任何一丝敌意的人,都应该是毫不犹豫干掉的。

    想了想,尹子鱼还是把摩托车先送回了仲伟所在的小区,然后坐着地铁回到了惊凰集团。

    保安科的值班保安看到尹子鱼这么晚过来有些奇怪,这位人物自从来到单位还没有主动加过班。

    尹子鱼脱下外套,煞有介事的巡视了一下,就拿了放在办公室的另一件外套。当初后勤科给他做了两身衣服,其中一身放在办公室橱柜中一直没动,正好当做他备用的换洗衣服。

    刚换完了衣服打算离开,看到门口开过来一辆丰田陆巡。尹子鱼眉毛挑了挑,整个单位开陆巡的不少,但是车牌号尹子鱼记得清楚,这是钱林芳的座驾不假。立刻有点疑惑,这么晚了,生性胆小的钱林芳跑到公司来干什么?

    停下车子之后,钱林芳刚转身就看到了尹子鱼,笑道:“这晚了你怎么还在公司?不要告诉我你也会义务加班。”

    尹子鱼耸了耸肩,走到她身边笑呵呵道:“你加班少,常来就知道我加班次数有多么让人感动了。我倒是奇怪你怎么大晚上的跑过来了。”

    “吹牛!”钱林芳笑着打了他一下,亲密的样子让远远躲在办公室里看这一幕的保安们羡慕不已,心想这位真是艳福不浅,刚刚来到公司,美女秘书就迫不及待跑来接他了,不知道一会后人家又要去哪里浪漫。

    钱林芳对尹子鱼十分熟悉,很快就捕捉到了他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不同,腿上明显是运动裤,上身怎么穿上西装了?皱眉道:“你干什么了?怎么这种搭配?”

    尹子鱼摸了摸鼻子,嘿嘿笑了笑,没有回答,反而转移话题道:“这么晚来有事吗?”

    钱林芳咯咯笑着挽上了他的胳膊:“正好,陪我去办公室一趟吧,正好我有点害怕。”

    尹子鱼点点头,陪着钱林芳去办公室取了东西回来,重新上了车。钱林芳二话不说发动了车子,完全不去问他要去那里过夜。关上车门之后,便问到了奇怪的味道,钱林芳皱了皱眉,身子靠近了尹子鱼瞧了瞧,伸手在他抱着的衣服上拉了一下,看到了上面沾染的血渍,失声惊呼:“啊,你受伤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