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惹事
    “这么说来,你那个神奇的餐厅不但有华夏人英国人美国人意大利人,估计以后还会有日本人,法国人,德国人,只要你需要,随时会变出其他的人来,对吗?”宋怡这个时候已经面无表情,两只拳头紧紧的攥着。

    尹子鱼看出宋怡生气,摸了摸鼻子没敢说话。

    钱林芳在旁有些尴尬,感觉自己好像有些多余。可是这样走开又觉得突兀,低下头勾着两根手指不做声。

    “说话呀,平常不是挺能说的?”宋怡继续追问。

    钱林芳终于沉不住气,后退了一步道:“总经理,我先回小嫣那边去。”看了一眼尹子鱼,独自一个人离开了。

    尹子鱼也想离开,看了一眼宋怡道:“里面已经开始了,你不过去参加吗?”

    宋怡好像没听到,还是目光直直的看着他,淡然道:“究竟哪个是你的女朋友?”

    虽然没有前提,问的其实却很清楚。这个问题之前她在车子里就问过,自然指的是钱林芳和明欣儿。

    其实宋怡心中又多了一个疑问,在金茉莉餐厅的那个女孩,似乎是叫做柳云婷吧,她跟你又是什么关系?

    只是这一些她都没办法直接问出来,而是汇集成了一句话。

    尹子鱼连连摆手:“这话说的,公司那些人都在谣传,他们都只是我的好朋友罢了,难道男女之间关系好点,就得是男女朋友啊?”

    听到这话,宋怡没来由的感觉心情好了一点。总而言之她宁愿相信这话是真的。

    正在犹豫是不是找个借口让这家伙请自己跳一支舞,尹子鱼却率先沉不住气了,突然捂住肚子道:“哎哟哟,不行了,肚子疼。那什么,总经理我先去趟厕所……”

    说罢一溜烟儿的跑得无影无踪。

    宋怡有些失落的站在热带树那里,轻轻叹了口气。实在是自己不晓得如何表达感情,准备了这么久的舞,竟被那家伙用上厕所给砸没了。

    罗一道好不容易应付完了那些名媛,到处寻找宋怡的影子,结果却发现她跟尹子鱼混在一起。

    想了想,没敢过去。

    那家伙就是个纯疯子,不顾场合,也不按常理出牌。倘若过去了,说不定那家伙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万一惹恼了他,把自己砍晕了丢进人工湖都不是不可能。

    他心里有些后悔,倘若前两次约会自己真的对宋怡用了催眠术,说不定现在的结果就不是这样。可是心里对宋怡总有一份炽热的渴望,不想通过那种下作手段来得到她。

    他是真的想让她当自己的妻子啊,可现在看情势,好像希望总是若即若离,让他在用真诚还是用手段中徘徊不定。

    正想离开,却发现尹子鱼逃命似的跑了,心中一喜,立刻拿出自认为最有风度的姿态朝着热带树那边走去。

    尹子鱼一溜小跑钻进了大厅的人群之中,随即就发现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在一脸恼怒的呵斥钱林芳。

    钱林芳有些委屈的低着头,不停的说着对不起。那唐装中年人的旁边站着一个相貌姣好的年轻女人,身子几乎要挂在男人身上,娇声道:“算啦,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唐装中年人手里拿着一个翡翠挂饰,上面似乎沾了点水,闻言狠狠的瞪了钱林芳一眼,斥道:“长得不错,就是眼瞎!这可是我在名寺是开过光的能驱邪避灾的宝贝,差点让你给碰坏了!”

    或许是顾及周围有很多精英,唐装中年人骂了两句后带着年轻女人朝电梯走去。

    尹子鱼走上来问道:“咋的啦?”

    “去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洗手不小心把水溅到那人胸前挂着的翡翠上了……”钱林芳苦笑,也是她脑子里想的都是尹子鱼,洗手的时候突然把水龙头拧得太开,水流太猛了。

    “操,都道歉了他还那德性!”尹子鱼挑了挑眉毛,拉住钱林芳的手从后面追上去,“咱不惹事,但也不能怕事,我帮你出气。”

    钱林芳顿时吓坏了,这男人要出气的时候可不得了,不是杀人就是致残,非死即伤啊。急忙拉着尹子鱼想要阻止,可是尹子鱼力气太大了,走了两步就追上了前面那两人。

    唐装中年人正搂着小女人笑嘻嘻进了电梯,尹子鱼立刻在后面喊起来:“慢着,还有人要进去。”

    唐装中年人愣了愣,便阻止了电梯门合上,抬头看到是钱林芳,一张脸瞬间拉下来,哼道:“你们坐下一趟。”

    尹子鱼笑呵呵拉着钱林芳在外面站着,看也不看唐装中年人,反而像是在排队一样,亦步亦趋的往前蹭,非常客气的道:“大家不要急,慢慢来,都有空的。”

    唐装中年人一愣,跟女子对视一眼,电梯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两个,哪儿来的别人?

    皱起眉头对尹子鱼道:“你在说什么?”

    谁知尹子鱼却露出了遗憾的表情,拍手叹息了一声:“唉,真不巧,怎么就正好满人了呢?”

    钱林芳闻弦知雅意,也配合的叹了口气。

    里边两个人脸色变了,左右看看还是没有人。哪来的满了?外面这两个人脑子有毛病吧?

    这时候尹子鱼做出努力往里挤的动作,关键是他单脚凌空,身体前倾,倘若周围没有人的话,一个人是根本做不出这样动作来的。

    费了一把子力气,尹子鱼无奈的放弃了挣扎,对钱林芳摊开手苦笑道:“挤不进去,算了,我们坐下一趟吧。”

    电梯里两人在心理作用下开始变得忐忑,甚至连电梯里的温度都觉得下降了几分,后脑勺冷飕飕有风在吹,立刻有种寒毛直竖的恐惧。

    尹子鱼突然瞪了一下眼,指着电梯里某个方向撇着嘴道:“哎哟哟,里面是干什么呢?伸个舌头舔人家脸干嘛,看你脸色惨白一脸死相,能不能讲点公德?哎,怎么还摸人家肚子!”

    唐装中年人全身一哆嗦,估计是亏心事做多了,突然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惊呼,一把推倒那年轻女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