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医院买凶
    挂了电话的尹子鱼这才松了口气,这个女人越来越难缠,真要注意少招惹她了。再说她的背景也太厉害,有个那么牛叉的哥哥和军方的背景,自己势单力孤还是少得罪的好。

    保安们休息了一会,继续全副武装地到各自的岗位巡逻去了。王猛临走前习惯性地跑过来问道:“尹副科长还有什么吩咐吗?”

    尹子鱼哦了一声道:“你送东西时候刘芸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啊,听说是你送给她保管的东西,她就收下来放到一边了。”

    尹子鱼挑挑眉毛:“你就没看是什么东西?”

    王猛立刻摇脑袋:“没有,尹副科长的东西绝对不是坏东西就是了,而且那个小超市的老板人长得慈眉善目的,肯定也是好人。”

    尹子鱼好笑的看了眼王猛,你说刘芸漂亮就罢了,怎么还慈眉善目,这形容词有点过分了。这家伙看人的角度有点别致啊。

    “没事了,去吧。”尹子鱼摆了摆手。

    其实那边的刘芸还真的没去看包里有什么,反正既然是尹子鱼的东西,那就帮他收好了就是。这就是刘芸的性格了,换成别人,恐怕早就先瞧瞧是什么东西。

    医院停车场,一辆小轿车停下后,张文彬从车里下来,从车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水果篮和营养品,锁上车门径直到了住院处的病房门前。

    临进去之前,特意把刚买来的墨镜给戴上了,甚至从裤兜里拿出了香烟来叼在嘴里。

    虽然他平时从来不带墨镜,也不吸烟不喝酒,但是因为来拜见的人物是南城“道上”有名的人物,自己也不希望太丢面子。

    看看门牌号,确定就是这里,便举手敲了敲门。

    里面有人喊了声进来,张文彬急忙提着水果篮走进去。

    屋子里只有两张病床,分别各躺着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在忙活着照顾人。张文彬进来后,那位正在忙活的急忙迎上来,诧异道:“请问你是?”

    张文彬急忙自我介绍:“这位大哥好,我叫张文彬,我给王**军哥打过电话了,他让我来找几位大哥。不知道几位中,哪位是孟辉大哥?”

    仲伟哦了一声,转身朝着里面一张床上正侧躺着的人道:“辉哥,有人找你。”

    孟辉哼哼两句没说话,这两天他的伤势恰好处在最难受的阶段,整天眼泪哗哗往外流,难受的滋味没法说,又没办法发泄,心情相当烦躁。

    另张床上的刘伐军伤势较轻,本来是不用住院的,但是他怕自己回去了要一人敢两人的活,反倒不如在医院轻快,所以也天天躺在床上当病人。

    看孟辉没心情理会,刘伐军索性翻了个身过来,淡淡道:“你有什么事吗?”

    张文彬认错了人,急忙跑到刘伐军身边,把水果蓝和礼物放下,发现这人整张脸都被一个大口罩遮着,除了眼睛哪儿都看不见。心中有些好奇却不敢问,只好老老

    实实回答:“是这样,我本来想拜托军哥帮个忙,军哥说让我来找您。”

    刘伐军嘴巴被尹子鱼捣了一棍子,现在嘴唇还是有点肿,说话不是很清楚,翻了个白眼道:“少废话,直接说事。”

    看这小子就有点不爽,屋子里带个墨镜,嘴边叼着没点上的烟,努力想装成小痞子。但是看这小子你的气质,根本就是机关单位熏陶出来的样子。装逼都不会装,算个什么玩意。

    张文彬急忙道:“小事,就是想委托辉哥帮忙教训一个得罪了我的家伙,揍他一顿,然后让他离开我看上的女人。”

    刘伐军嗤笑一声:“原来是情敌,怎么着,被人家揍了?”

    张文彬露出羞恼的神色,咬了咬牙,有些恨恨道:“我愿意出钱,只要这位大哥愿意出手就行。”

    刘伐军挑了挑眉毛:“看起来你挺有钱啊,直接怼票子不就完了,现在还有什么女人不喜欢钱的吗?”

    “不一样,那女人只用钱搞不定。辉哥,拜托你帮帮忙。”

    “好,说一下对方的姓名来历身份和职业,我们看情况。不要说假话。”刘伐军点了点头。虽说干这事有点不地道,但是他们空有一身功夫,单靠拳馆给的钱也没办法舒坦生活,地下斗拳赛也不是时常就有的,所以这种隐藏于阳光阴暗角落的生意他们偶尔也会接。

    不过他们都很小心。如果是平常人,教训一下就算了;是个不务正业的坏蛋呢,就多少下手重一点,给个教训;如果人家来头不小,立刻就会拒绝。给自己惹麻烦的买卖划不来。他们美其名曰这叫“行侠仗义”,“江湖”中人嘛,当然不时要做一些行侠仗义的事情。

    他们也算有原则,太欺负人的事情不干,作奸犯科的事情不沾,涉黄涉赌或者高利贷催债之类的事情更不屑于去做,算得上亦正亦邪的家伙。

    张文彬立刻迫切的道:“就是个小人物,职业是惊凰集团的保安,住在老城区一个破旧的花园洋房里,看起来挺穷酸的,而且吊儿郎当满口污言秽语,十足就是个痞子。辉哥动手根本不需要有心理负担。”

    这话说完突然发觉屋子里气氛有点凝固,在一旁笑呵呵倒水的仲伟脸色僵硬地把水壶放下,孟辉也缓缓坐了起来,被纱布蒙住半张脸的他冷冷瞧过来。

    刘伐军也坐了起来,跟两人对视一眼后,语气平淡的问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尹子鱼!”张文彬咬牙切齿的说出那个名字。

    槽槽槽!

    病房的三人几乎同时在心里骂了一句。看张文彬的眼神立刻变得有点不对。

    刘伐军深呼吸一口气,眼神古怪的看着张文彬:“为什么要对付他,实话实说,有一点不对的地方都不行。”

    张文彬对刘伐军的态度有点感到不舒服,怎么回事?我是雇主,给你们钱的,起码对我的尊重应该有吧,怎么搞得跟神纹犯人似的。而且屋子里三个人的眼神看起来让人有点怕,心里忍不住突突起来。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