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对话
    至于那个在后面不消停的严莉莉,李局长笑了笑,不打算去理会。如果连个律师都搞不定,穆相辉也别混了。

    出来之后的田宁立刻去厕所把事情告诉了严莉莉。严莉莉一听就火了,怎么着,警察局长搞特权,这绝对是大事件。你欺负到别人头上无所谓,在我这金牌律师面前还不好使。

    挂了电话之后,立刻给前任警察局长,现在的司法局局长打过电话去。也是她工作性质的原因,跟这些政府部门的领导都多少有联系。

    电话接通之后,严莉莉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没有任何虚构,包括侄子孟凯泡女生的事都没有遗漏,重点讲述了穆相辉无视司法程序任意妄为的经过。

    严莉莉知道,只要自己的举报被立了案,那么说过的话就是证据,是绝对不能弄虚作假的。当然这件事她也不屑于虚构,司法局长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嫉恶如仇,事实本身就足以把穆相辉收拾得灰头土脸了。

    谁料她话还没说完,电话那边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劈头盖脸的训斥过来:“这是警察系统内部的事情,关你一个律师什么事?用枪顶着他的头怎么了,阻碍了办事毙了他都没关系!我警告你严莉莉,不该管的别管,否则对你没好处!”

    不等严莉莉回话,那边“啪”的就给挂了电话。

    严莉莉拿着电话懵了半晌,感觉脑袋有些嗡嗡作响。从司法局长的反应她就看出来那穆局长绝对来头不小,联系到“空降”两个字,心里顿时有些突突。

    那位说不定是哪个权贵家的子弟下来镀金的,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整天不上班到处闲逛,无视司法程序任意妄为,嚣张的行径像极了某些被宠坏的官宦子弟。这样的人严莉莉还真的不敢得罪。

    不过尹子鱼就不一样了,不管怎么样,儿子被撕破耳朵扁成猪头的仇说什么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电话立刻打回去,告诉田宁,穆相辉得罪不起,但是尹子鱼那边却可以放开手的收拾,至少要狠狠的打一顿。同时暗示田宁,事情办好了,落正式编制的事情不是不可能做到。

    接到电话的田宁没有说什么,但是却悄悄的把几个关系较铁的辅警叫了出去,凑到一起不知道在谋划什么。

    穆相辉隔着桌子坐在尹子鱼的前面,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他第一次感到有些紧张。

    没有选择去笔录室,而是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两名手下在办公室外面警戒,不许任何人进来。

    把一包软中华推到了尹子鱼的面前,附带的还有烟灰缸和打火机。

    尹子鱼不客气的拿了根烟点上,笑呵呵等着穆相辉先说话。

    “剃刀先生……我们其实见过面的,在北非战场。不过当时你可能没有注意到我这个小人物。”穆相辉一上来就等于自报家门,话语中情不自禁的带上了一丝敬佩。

    “叫我尹子鱼好了,那都是过去的事。”尹子鱼挑了挑眉毛,打量了一下穆相辉,露出笑容道,“华夏安全部门的特工?如果你认识我,那就应该是外勤转内勤了。”

    “尹先生好眼力!”穆相辉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赞道,“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穆相辉,华夏安全部秘密行动特勤处队长。”

    “你姓穆?”懒洋洋叼着烟头的尹子鱼突然挑了挑眉毛,仔细瞅了穆相辉一眼,一张脸阴沉下来,“你跟穆芷嫣那女人有什么关系?”

    “那是舍妹。听说尹先生跟舍妹关系不错。”穆相辉笑笑。

    鬼才跟她关系不错,尹子鱼一想到自己被坑了六十万,心里就堵得慌,即使钱已经还了回来,他心里照样还是不舒服。

    翻了个白眼,直接转移了话题道:“除了你们也不可能有人整天盯着我。我有点奇怪,你们是怎么发现我到了南城的?”

    穆相辉本着要跟这位传奇佣兵交朋友的任务,不打算对他有任何隐瞒,笑了笑道:“其实问题还是出在尹先生自己身上。有句话叫做是金子到哪里都闪光,阁下来了之后出手不凡,让惊凰老板宋宗致好奇的通过各种渠道来打听你,加上还有个金牌律师严莉莉也在动用关系探查你的消息。我们自然受到了惊动。”

    说完之后脸上露出了古怪的表情,摇摇头才笑道:“我们认出你来之后大受震动,怎么也没料到,凭借你在佣兵界叱咤风云的身份,居然会甘心在公司里做一个保安……”

    尹子鱼摸了摸鼻子,苦笑摇头。他也没料到竟然是被自己人给坑了,无语的嘀咕道:“姓宋的真是够了,猪队友啊……”

    上午的时候还在纳闷,尽管华夏的国安部门很厉害,也总不能把十几亿人都监控到吧?自己按照合法程序隐藏在茫茫人海中来到华夏,即使会暴露,也不至于几天之内就被盯上。想不到竟然是宋宗致别把阵脚给打乱了。

    穆相辉很满意尹子鱼吃瘪的模样,能让传奇佣兵快速暴露行迹,说出去绝对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不过既然要交朋友,他就没必要刺激对方了,同样好奇的问道:“尹先生又是如何发现我们跟踪的呢?说实话我们已经做足了最高级别的准备,甚至每次都躲藏在距离你百米以外的距离。应该是可以杜绝一切察觉的。”

    穆相辉问出这句话不是单纯的客气,而是真的存了请教的意思。在跟踪方面他已经拿出了看家本领,原本还挺自信的,结果早上那一幕让他明白自己或许早已经暴露了。

    对从事这种特殊任务的特工来说,这种事情是足以致命的。尹子鱼只是捏得他手剧痛来惩戒,万一遇到亡命徒,那可能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所以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很重要,如果不明白破绽在哪里,说不定什么时候会栽在别人的手中。他现在不是一个人,手下掌管着一整只特工小分队的性命,早已经冒险不起。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