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事故
    说完之后立刻后悔,早晨不是发誓不再招惹他了吗,为什么又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想打自己一巴掌,这样说话,还不知道尹子鱼怎么看自己,说不定会把她想成轻浮的女人……

    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已经很在乎那个男人对自己的看法了。

    尹子鱼在电话里苦笑:“小芳啊,你就别捉弄我了,我认输还不行吗。现在我跟无头苍蝇似的,你给我指个方向,我自己去好了。”

    “从这里坐地铁向北两站,出了地铁口随便找个当地人打听就知道了。”钱林芳小声快速说了句之后就挂了电话。

    尹子鱼连句谢谢都来不及说,电话里就嘟嘟传来挂机声,诧异地耸了耸肩肩,按照她所说的方向走了一段路,果然看到了地铁下道口。乘地铁走了两站出来,尹子鱼开始到处打量。

    华夏各个城市其实建筑格局都差不多,尤其是地铁出道口,四通八达哪个方向的路都有,看着凌空而过的过街天桥和四个方向涌动的人流,尹子鱼果然还是有些懵逼。

    摸了摸鼻子,怪不得钱林芳让自己找人打听,这种地方想指路简直比问路都难。

    找了几个人问路,都摇头不知,有几个女孩甚至诧异地道:“你为什么不开手机导航?自己找着去不得了?”

    尹子鱼可怜巴巴地拿出平板诺基亚,问道:“可以借你们手机用用吗?”

    女孩们立刻触电似的露出戒备的神色,瞬间远离了尹子鱼,其中一个冷笑着看他一眼,不屑鄙夷道:“骗子中的傻子,现在农村人也不用这种老古董,你拿这玩意蒙谁呢?”几个女孩急匆匆离开,觉得他在骗子这行当里也是不合格的,走得极为干脆。

    尹子鱼又试了几个人,差不多都是这样的结果,正在无语中,不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响,随后一个女孩的痛呼声和几个大惊小怪的呼喊声一起传过来,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尹子鱼也被吸引了注意力,走到近处看到是个十**岁左右的姑娘倒在地上,穿着很朴素,甚至有点寒碜。头发散乱遮盖了面孔,小腿处有道长长的划痕,已经渗出了血水,身旁倒着一辆半旧的自行车,车把已经扭曲,显然遭受了大力的冲击而变形。

    而自行车两米左右的地方躺着一辆电动车,同样四脚朝天地躺在人行道上,两个头顶着红蓝不等眼色长毛的杀马特正大呼小叫的从地上爬起来。

    其中一个绿毛杀马特人还没站稳,就扯着嗓子骂了起来:“操!眼瞎呀,没长脑子啊?看不到我们路过吗?”

    姑娘裤子破了洞,心疼得眼泪婆娑,却还是小心的道:“我已经尽力躲到边上了……”

    努力想站起来,可能因为小腿受伤的缘故,女孩子疼得一颤,还是没能起来。头发往两边散开,露出一张清秀但是明显营养不良的瘦黄面孔来,让人看了禁不住心疼可怜。

    “操,还敢还嘴。欠揍是不是?”另一个红毛杀马特骂骂咧咧从电动车后座取出一根棒球棍,猛地敲在地上,发出咚地一声大响。

    这一棍子下去,周围的人散了九成。大家一看这俩家伙根本不是能说理的,本着少管闲事的心态,都不愿意得罪两个小痞子。这种人最难缠,就算报了警,事后也不一定摆脱得了纠缠,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红毛杀马特气势汹汹来到姑娘面前,棒球棍拄着地,咄咄逼人地道:“我不管你躲到哪里了,把我们撞倒了是事实,你说怎么陪吧。”

    受伤的姑娘委屈地抬起头分辩道:“是你们朝着我撞过来的,我骑着自行车本来就很慢……”

    说到这里突然眸子一凝,像是认出了他们,姑娘眼神里透出一股愤怒,声音也变得更加幽愤,“是你们,我认出你们来了,你们是故意撞我的!”

    “哈哈哈!”两个杀马特笑得猖狂,红毛杀马特却摇头道:“你在胡说什么啊,我们可不认识你,少在这里套近乎,我们的电动车可是刚买的,你就说赔多少钱吧!”

    姑娘的小腿已经有血水顺着腿部滴到了地上,疼得她眸子里噙满泪水。可是依旧倔强的抬起脸庞,毫不想让地跟红毛对视,亢声道:“我知道你们想干什么,可是我绝对不会屈服的。”

    “哟,性子挺执拗啊,那咱们走着瞧。”红毛轻佻地哼了一声,用手把满头红发从前到后捋了一遍,阴测测道,“我知道你是南城大学的学生,这里也是你的必经之地,而且每天中午和晚上都会骑车来回。我们每天都会在路上蹲你,我看你能撑几天!不怕告诉你,哥儿几个就是这一片的霸王,强龙不压地头蛇,警察拿我们也没辙。我们做这些事都属于小事,进去了也待不上几天,但是被我们缠上,你不死也得脱层皮!”

    姑娘紧紧咬着牙关,浑身颤抖,单薄的身体明显已经疼得撑不住,却依旧坚持着,看着红毛道:“我相信这世界还是有公道的,你们欺行霸市就是坏蛋!”

    啪!红毛伸手扇了姑娘一巴掌,把姑娘扇得仰面倒在地上,恶狠狠道:“臭丫头,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等警察来,来了又怎么样?这是交通事故民事纠纷,能怎么了我?但是我可以在他们来之前好好让你受点苦头。”

    绿毛拿过球棒,骂骂咧咧敲着地面,朝着四周少量的围观者道:“都特么该去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杵这儿干嘛?滚!看什么看,你,就是你,你特么看个毛啊!”

    尹子鱼本在静静看热闹,待发现自己被人指着鼻子吆喝,这才反应过来,错愕了一下:“你说我?”

    “操,装什么蒜。给老子滚蛋,瞧你这穷酸样,还敢为人出头怎么的。”绿毛骂得张扬。

    “以前像你这样骂我的人,现在坟上的草都比你高了。”尹子鱼摸了摸鼻子,指指自己,“孙子,你真的不认得我了?”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