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刀尖上跳舞
    “没兴趣。”尹子鱼干脆利落的拒绝。猛抬头,发现大约百米处的出口那边一男一女正准备离开,灯光之下,如同金童玉女一般,男的帅气女的美貌无双,正被一大帮人簇拥着向外面走。

    尹子鱼眼神极好,立刻判断出女子的身影正是宋怡,那么也就是说男的就是罗一道了,立刻皱眉道:“他们这是去哪里?”

    钱林芳看到这么多人簇拥着宋怡,顿时也皱起眉头,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跟罗一道一起出现,估计很快就会造成很大的影响。虽然两人都不是娱乐圈的人物,但是因为外形出众和出身优越的缘故,这样的事情也很容易上头条,也是各大新闻媒体最喜欢报道的类型。

    更重要的是,倘若罗一道有心的话,随便推波助澜一番,形成两人成为恋人好事已近的大众印象,宋怡再抛出兴徾派人袭击惊凰重要人物的事就很难取信于人,甚至有人会误认为这是小两口闹别扭怄气之举。

    “此人好深的心机。”钱林芳有些担心的看着那边,迈开腿就想追上去,却被尹子鱼和穆芷嫣同时拉住了。

    穆芷嫣白了她一眼:“人家小怡的事情你上去掺和干嘛?再说了,你上去了又能改变什么?”

    钱林芳着急道:“总经理一个人跟着那么多人出去我不放心,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昨天和前天兴徾集团的人可都是不安好心的,这次老总出马难道不是更危险?”

    尹子鱼笑呵呵坐在了沙滩上,拿出火机再次点了根烟,淡然道:“这次反而没什么事,前两次兴徾偷偷摸摸,就是不敢在公开场合暴露自己,宋怡在这么多人面前公开的跟罗一道走出去,兴徾反而不敢让她出事,否则根本没办法解释。人家是出去约会了,咱们就别当电灯泡了。”

    话语中带着一丝酸溜溜的味道,心道这特么算什么事,要是在美国,老子早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追上去一通狠扁了。

    在华夏做什么都要小心翼翼,不能做出格的事情。毕竟自己身份在这摆着,可不是什么受欢迎的人。再说了,华夏政府的实力和维持国内安定的决心都是无比强大,也是雇佣兵们一直不敢接触的雷区之一。这才是尹子鱼回国后一直小心翼翼装孙子的缘故。

    经过尹子鱼的分析,钱林芳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打电话给董事长宋宗致汇报了一声,把整个经过说了一遍。相信有董事长的注意,总经理应该不会吃什么亏。再说了,总经理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怎么也是跆拳道的小高手,她还是放心的。

    穆芷嫣挨着尹子鱼坐在了沙滩上,晃着两条大长腿,在灯光下把刚吸了口烟的尹子鱼晃得眼珠子发直,吃吃笑着看着两人道:“人家有人陪伴,就别替别人操心了。说说你们两个吧,我已经给你们准备了情侣总统套房,还是不要浪费良辰美景了。去不去?”

    边说话边看着钱林芳,观察她的反应。

    钱林芳瞪了她一眼,扭过头去不说话,不过也没有落荒而逃,双脚钉子一样站在地上,似有期待。

    穆芷嫣又看向尹子鱼,眨眨眼面带期待。

    尹子鱼无语,狠吸了一口烟,考虑是不是对这两个丫头服个软,这一步步的,都快到了不好收拾的地步了。

    “这是房间卡,你们进去聊聊天啥的,然后考虑是走是留的问题。我就不掺和你们了,祝你们有个难忘的夜晚。”穆芷嫣站起来把房卡塞进了钱林芳的手中,笑着迈着长腿离开了。

    所谓的情侣房,自然是给情侣准备的,一张心形的红色大双人床,空间组够两人人在上面折腾;房间都是粉色的氛围,墙面上到处贴着星星点点的装饰,还有情侣艺术照挂在适当的位置。

    因为是总统套房,一共三间的大房子,除了其中一间是大床之外,还有一间是个小型泳池般的浴池,同样是心形的,可以让情侣尽情的鸳鸯戏水;还有一间是用来唱k和看电影的屋子,装着各种镭射灯和话筒,门边有点歌台和放映设备,还有最高级的音响设备,贴着厚厚的高级隔音材料,很是奢华。

    尹子鱼最终没有跟钱林芳服软,本着我是男人我怕谁的心态,拉着钱林芳按照房卡的位置来到了房间里面。

    三间房走了一圈,尹子鱼懒洋洋来到客厅的豪华沙发里坐下,舒服地在蓬松柔软的真皮沙发上面颠了几下,戏谑道:“总统套房,好久没住过了。感觉不错,不过里面只有一张床,咱们今晚怎么办?”

    钱林芳鬼使神差跟着尹子鱼来到情侣套房中,自从他关上了房门之后就一直心里突突,有些后悔,可是始终都有种不服气的心态作祟,反而大着胆子挑衅道:“你说呢?难道你真敢摸上我的床来?”

    尹子鱼苦笑摇头:“我关心的不是这事,而是不论我是不是上了你的床,只要咱们在这情侣套房里待上一夜,外面人自然而然会认为咱们那个了。我是无所谓了,钱小姐,你真的不怕?”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为什么要怕?”钱林芳嘴硬的说了一句,“我有点累了,要去屋里休息,你要是敢进来我就打断你的腿。”狠狠威胁后转身进了唯一有床的屋子,砰地关上了门。

    尹子鱼无语的耸了耸肩,反正客厅的沙发够大,索性脱了鞋大咧咧躺在沙发上,拿遥控器打开电视翻看节目。

    而关上门之后的钱林芳则立刻双腿一软,沿着门板缓缓坐在了地上。只觉得一颗心快要从胸口蹦出来,眼前金星乱冒,从脖子到耳根再到整张脸,烫的如同滚开的沸水。

    顺出双手捧住酡红的俏脸,钱林芳喃喃自语:“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来、认识了不过才两天,居然跟他开房间……”意识到自己正在刀尖上跳舞,她的心里扑通扑通乱跳,只觉得浑身酸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