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警告
    尹子鱼晃晃悠悠也进了电梯,两女目送他离开,一时气氛有些凝滞。过了一会儿之后,穆芷嫣才眨眨眼睛道:“你相信那家伙真的是去吸烟了?”

    钱林芳摇摇头,抿着嘴唇道:“我不知道。”

    “切,什么不知道,你就是性子太柔了。”穆芷嫣瞧瞧桌上烟灰缸里躺着的六七只烟头,撇了撇嘴,“我现在强烈怀疑尹子鱼那厮是去搞破坏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家伙对小怡可是有种极为古怪的态度,哼,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这个小保安不老实啊。”

    “别这么说他,他其实人很好,而且他救过我两次。”钱林芳怯怯地道。

    穆芷嫣瞪大了眼睛看着钱林芳,长吸了一口气,好像第一次认识她:“我说芳芳,不要告诉我你打算以身相许来报恩,这什么年代了。我知道你重感情,为了宋宗致心甘情愿待在惊凰,可没必要真的跟了个小保安吧?”

    钱林芳急忙摇头:“怎么可能啊,你才是想多了呢。”说完逃避似的扭头从窗子里望下去,心虚地不敢再跟穆芷嫣说话。

    下面是一片晶莹的湖泊,在月色下反着撩人的光芒,在山水葱郁的掩映之下,的确是无比浪漫的情调。

    钱林芳看着看着,眼神变得有些迷蒙,不知道实在欣赏美景,还是在找寻着什么人的踪影。

    穆芷嫣托着香腮无聊地戳了下钱林芳,噘嘴道:“喂,你们俩人士多久了?”

    钱林芳没有多想,随口老实的回答:“两天了,怎么了?”

    穆芷嫣怔住,随后霍地站起来:“什么?才两天!才两天你们就发展到了可以暖床的程度了?芳芳啊,你好像没这么开放才对。”

    钱林芳急忙伸手把穆芷嫣按坐下来,霞飞双颊道:“大惊小怪做什么,我们开玩笑的。你还没发觉那家伙吗,脸皮厚又没正经,根本没办法坐下来跟你正儿八经说话。”

    “你少来,别想蒙我。”穆芷嫣眯着眼凑到钱林芳跟前,露出福尔摩斯般的表情,两条大长腿在桌子下面翘起来一晃一晃,哼道,“开玩笑开得拉住小手不松开,这么别开生面的玩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老实交代,小丫头你是不是动春心了?”

    红晕不受控制地爬到了钱林芳的脸上,不过她还是嘴硬道:“哪有,他连续救了我和董事长两次,为了怕兴徾还有行动,我就替董事长请他吃顿饭表示感谢。那家伙自来熟,不知不觉成了朋友,就这样。”

    “真的?”穆芷嫣眼睛眯得更细。

    “真的!”钱林芳用力点头,好像也在给自己打气。

    “那你脸红什么?咱们多少年的闺蜜了,你从里到外有什么我穆芷嫣不知道的?平时对男人从来不假辞色的你可是骄傲的像只白孔雀,现在居然会带男人来我这里约会,连包养暖床这种羞羞的话都说出来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穆芷嫣手指敲着桌子,一副包青天断案的模样。

    钱林芳怎敢承认,咬着嘴唇道:“屋子里太热了,你想象力太丰富了,都是没有的事。”

    “哦,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穆芷嫣突然笑起来,眨眨眼睛道,“那小保安挺有意思,也救过本姑娘,看着也蛮帅气。嗯……既然你们是普通的朋友关系,那我就跟他处一处吧,看看能不能发展出一场爱情邂逅出来。”

    “啊!”钱林芳玉手一颤,刚刚拿起的茶杯差点跌落地上,口中已经忍不住喊了出来。

    穆芷嫣立刻笑得花枝乱颤,得意地道:“哎哟哟,瞧瞧这被扎了心的反应,还说没看上人家。被我给诈出来了吧?”

    钱林芳顿时气得不行,赌气把手边的包丢到穆芷嫣身上,扭过头去气哼哼不理她。

    穆芷嫣咯咯娇笑,戳破钱林芳的小心思一直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从学生时代开始就特别喜欢做这样的恶作剧。不过钱林芳不是小气的女生,生气一会就会原谅她,知道她尽管喜欢捉弄人却也真心的为朋友着想,女孩子之间的友谊有时候也是充满了理解。

    笑了一会之后,穆芷嫣靠近了钱林芳,神情变得郑重了一些道:“芳芳,你的感情我不会干预,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只会祝福你。但是有些话我还是要警告你。”

    钱林芳奇怪的回过头来,不明白穆芷嫣什么意思,诧异地道:“警告什么?”

    穆芷嫣难得郑重,蹙起眉头道:“我是经历过那晚事情的,虽然那个尹子鱼没有杀人,但是我却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那是经历过残酷杀戮和在你死我活战争中才能磨练出来的铁血杀气。我的二哥就是特种部队的士兵,他的身上就有这种味道的气息,但是比起我的二哥,那个尹子鱼身上的气息浓重了不知道多少倍。这种杀气是用无数条人命才能浇灌出来的,而且此人的气质跟我二哥还有很大不同,没有军人身上的纪律与铁血气势,而是一种在丛林中的猎豹身上散发的凶狠与毫无原则。这样的人来历一定是非常神秘的,不客气地讲,跟你是完全两个不同的世界,你跟他在一起,容易受伤害。”

    钱林芳沉默了片刻,拉起穆芷嫣的手,轻轻道:“我见到过的,他拿着枪淡定的把一个个将匪徒击中,看着匪徒们在地上翻滚,子弹在脑袋边呼啸而过,还能够淡定的吸烟,好像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再平常不过……”

    “什么,你亲眼见过?”穆芷嫣吃惊地看着她,这才意识到一件事,“你是说,除了昨晚之外,还有其他的更厉害的冲突?”

    钱林点头,将前天的经历说了一遍,完了眼中泛起迷乱的表情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就像风一样,很难把握,也不知道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他,好像把自己隐藏在了厚厚的面具之中,不想让人去触摸。”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