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余声
    查尔斯这才笑着道:“各位不要误会,我就是蹲久了腿麻,一会我肯定配合大家,绝对按照那位的说法做口供。”

    穆芷嫣从头到尾都很好奇,站起来走到宋怡身边小声问道:“那人是谁啊?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宋怡没有回答,而是走到查尔斯身边冷冷的看着他,问道:“告诉我尹子鱼的身份,你为什么这么害怕他?”

    查尔斯眨眨眼,他从刚才就看出这女人对待尹子鱼格外态度不同,距离之中带着戒备,戒备中还藏着不屑,这可是在美国很少见到的。本着对佣兵传奇的敬意,查尔斯还是特意的宣传了一下尹子鱼:

    “你说刚离开的那位吗?他可是一个活着的传奇,用你们华夏的说法,哥不在江湖,可是到处都有哥的传说!在美国,在欧洲,在中东北非所有可能见证奇迹的地方,在各个政府首脑的绝密资料里,他绝对都是跺跺脚让地球都颤抖的存在。他的光辉和事迹数不清,他就像一道亮丽的闪光,指引着……”

    “够了。”宋怡冷冷打断查尔斯的话,越是这样说,她反而越发的厌恶,甚至怀疑尹子鱼的来历,回头对宋宗致道,“董事长,这个家伙没有实话,而且好像跟那个色狼早就认识,两人根本就是一丘之貉。我有理由怀疑尹子鱼早就知道这次计划,我建议将他的底细调查清楚,这样的人在我们身边好像更加不安全。”

    宋宗致苦笑,女儿先入为主的观念实在太根深蒂固了,这样的情形都丝毫不领尹子鱼的情,真不知道他们在飞机上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电梯门打开,警察终于来到了现场,看到走廊里横七竖八躺满了洋人,顿时吓了一跳,进了包间之后,宋宗致怕女儿暴露尹子鱼的情况,主动上来跟警察交代情况。

    宋怡没有说什么,脸色冷淡的看着这一切,主动把录像手机交给警察,之后的一切就像个旁观者一般看着众人忙碌。

    罗小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警局了,知道自己被捕的他紧闭着嘴巴什么都没说。不论警察如何审问,都一脸冷笑相对。只要了个打电话的机会,说要跟律师联系。

    而做完笔录留下证据之后的宋怡果断上了玛莎拉蒂绝尘而去,留下宋宗致、钱林芳和保镖大哥相视苦笑。因为保镖大哥受伤颇重,钱林芳又有些惊魂未定,宋宗致只好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做了司机,先把他送到医院,然后在走病房廊里打电话回家,告诉妻子今晚开会,先不回去了。

    宋宗致是个顾家的男人,几十年来对妻子都是照顾有加,如果回不了家都会打个电话过去报平安。妻子信佛,平日清心寡欲,除了面对宋怡的时候像个慈祥的母亲,其他时候都在吃斋念佛,没有什么物质的需求,更没有其他贵妇人那样喜欢攀比和八卦。

    送下保镖大哥,本想在那里看护的,可是保镖大哥死活不同意,加上其他的保镖也已经陆续赶回来,发现事情已经结束,自己老大还受了伤,惭愧之下哪还有脸让老板在这里陪护,一拥而上地把他和钱林芳送了出来。

    宋宗致无奈,在保镖大哥的就诊卡里充了一笔钱,自己开着劳斯莱斯又把钱林芳送回家,这才一个人驱车回到了惊凰大厦。

    还没转到地下停车场入口,就发现总经理的办公室亮着灯,宋宗致好奇的停下车,乘电梯来到了宋怡的办公室,发现她正在电脑前忙活,穆芷嫣无聊地在她对面老板椅上玩着手机。

    “女儿,这么晚了不回家,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穆芷嫣急忙站起来喊了声宋伯伯,给宋宗致让了个坐,笑着看向宋怡道:“这丫头心气高,这不被打了之后回来报复呢。刚刚给几个高管打了电话,让他们连夜过来开会,准备明天收拾兴徾。”

    宋宗致抬起头来,皱眉道:“刚刚把人家惹得报复,你这样做不是要彻底变成仇家吗?咱们做生意赚钱而已,没必要把人往死路逼吧?”

    宋怡霍地抬起头,脸上挂满寒霜,冷冽的气质让宋宗致都有些心惊,淡漠道:“董事长可以原谅他们,我却做不到。他们已经触犯了我的底线,我不会狭私报复,但是在正当的手段方面我绝不留情。我已经联系了警察、记者和惊凰的律师严莉莉,准备明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声讨兴徾的恶劣行径,同时今晚召开高管会议,制定相应的策略。等兴徾的恶行公之于众之后,他们的股价肯定会遭到重创,这个时候正是迅速出击将其彻底击溃的最佳时机。”

    ……

    公园某处的角落里,小喽啰全身哆嗦着看着尹子鱼,后颈上被刻了一个剃刀模样的造型,这一次的剃刀变得锋利出鞘,峥嵘毕现,带着迫人的锋利气息。

    看着刻出来图案,尹子鱼满意的点点头,对自己的刀功很是得意,拍了拍喽啰的脸,笑道:“不管你怎么回去,给我做到一件事。告诉佣兵界的家伙们,我现在在华夏,这里是我的地盘,谁想过来惹事,先想想自己脖子上的脑袋。”

    喽啰哆嗦一下,拼命点头。

    尹子鱼摆摆手:“去吧。以后少干缺德的事,否则老天爷早晚有报应。”

    喽啰缩了下脑袋,胆怯的说了声:“谢谢剃刀大人不杀之恩。”一溜烟消失在黑暗中。

    尹子鱼点了根烟,蹲在公园长椅上眯着眼抽起来,佣兵有佣兵的游戏规则,他倒是不担心那家伙能不能回去,担心的是自己已经退出了佣兵界,原来的威名还能震慑多久的时间……

    第二天一早,尹子鱼没事人一样照常上班,因为昨夜事发地点距离惊凰真有点距离,也没带身份证,索性找了家网吧倒在椅子上对付了一夜。

    华夏的安全真的是让过惯乐刀头舔血生活的尹子鱼有些不适应,外界传言华夏国内安全系数几乎全球最高,他之前还不相信,现在也不得不服。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