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阴谋的味道
    立刻嘱咐道:“很好,你做的不错,我会跟下面说让你回来的。给我盯住宋宗致,如果他改变了地点,立刻通知我。”

    郭涛激动地道:“董事长放心,我为兴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挂了电话跑回去,一边应付着几个朋友,两只眼睛却总是不停的看向宋宗致那边。

    罗一道紧接着打了个电话:“小凡,有个机会,你先带人去做一下准备。”然后随手把视频传了过去。

    罗小凡正在某个女人身上努力,皱着眉头点开视频,眸子瞬间绽放出犀利的光芒,不过随后皱起眉头,快速的穿好衣服,不理会床上女人的不乐意,独自一人来到窗台上道:“会不会有诈?昨天刚刚经历了生死,今天就能大胆出来撸串了?这宋宗致胆子也太大了吧?”

    罗一道:“我也觉得不放心,已经派人过去踩底了。你带着那帮雇佣兵过去,反正上次他们也没起到什么用处,告诉他们,这次再失败就让他们滚蛋。”

    “知道了。交给我吧。”罗小凡收了电话,直接从别墅的三楼跳下去,手臂在二层的护栏荡了一下,轻轻落在地面上,脸上浮现野兽看到猎物般的笑容。

    看着尹子鱼大口朵颐的模样,宋宗致和钱林芳却都是浅食辄止,是真的稍微品尝了一下就不敢再吃了。这样的口味他们实在享受不了,而且那烤得漆黑焦糊的羊肉串发出来的味道也带着劣质肉的气息,四周烟熏火燎,连呼吸都有些不畅。若不是基本的待客礼仪让他们强忍着坐在椅子上,只怕早就打算离开了。

    钱林芳皱着好看的眉毛道:“你竟然真的吃得下,我还以为你要跟我们开玩笑呢。”

    尹子鱼顺手在口中把一串烧韭菜大口咬在口中,笑着对钱林芳道:“你们是养在鱼缸里的金鱼,我是在深海中跟各种凶猛海兽搏斗活下来的斗鱼,咱们生存环境不同。对我来说,大多数的时间能有这样的饭食,绝对是天堂般的感觉。我劝你们也吃一点,因为过一会可能没机会吃饭了。”

    这样的话听起来特别熟悉,宋宗致和钱林芳条件反射的同时一震,忍不住要朝两边观望。

    “别动,淡定点。随便拿个什么吃着。咱们东南四米处有五个人,面朝北的家伙一直在盯着宋老板,平均每分钟要看二十多眼,如果不是对宋老板动情的话,就是有人派来盯梢的了。”尹子鱼低着头大吃,却像长了眼睛一般说得头头是道。

    宋宗致立刻紧张起来,拿了两个蒜瓣掰着,一边小声道:“要不要我打电话把保镖喊过来?”

    “用不着,我在这里你不用怕。在华夏这个神奇的国度,监控的眼睛遍布各个角落,只要不是贴着政府的牌子,没人敢公开放肆。对方就算想做什么,也只能想办法把你引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比如……车子里,ktv包间之类的。”

    尹子鱼关键时刻的淡定影响了宋宗致,他将一瓣烧大蒜送到嘴里,故作随意地看了外面一眼,恰好跟郭涛的目光对视在一起。郭涛立刻低下头去装作无事,却让宋宗致警觉起来。

    低声道:“此人是兴徾集团的。”

    “哦?董事长怎么知道?”尹子鱼挑了挑眉毛。

    “他虽然换下了工作装,但是发型却是更换不了的。兴徾有个传统,但凡被认可了的,都会有统一制式的发型,这是他们的总经理罗小凡的管理策略——帮会式管理模式。虽然我没见过罗小凡,但作为竞争对手,我也是做过大量工作的。”宋宗致沉声道。

    玛莎拉蒂停在路对面的黑影里,一直观察着对面。宋怡已经看得有些不耐烦了,准备发动车子离开。

    穆芷嫣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开玩笑的道:“不再看一会儿了?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呢。”

    “不会了。吃过饭之后,我爸爸就会提出让我不喜欢的事情来了,我不想再待下去。”宋怡本身就知道宋宗致约尹子鱼出来的目的,这就要按下去启动键离开。

    一辆车子路过小摊,猛的踩中了刹车,发出刺耳的声音。随后车子里下来几个人,一个略显肥胖的油腻中年男子急匆匆从车里走出来。

    “哈哈哈,真是意外又惊喜呀,怎么在这个地方看到了老朋友。”油腻男兴奋的直接冲着宋宗致走过来,笑着伸出手,“宋董还记得鄙人吗?半年前刚刚合作过一门生意。”

    宋宗致站起来,深深看了对方一眼,同样伸出手跟对方握了一下,似有所指的道:“想不到竟是阁下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当然认识,浤图集团牛老板。”

    牛老板脸上显出一份不自然,不过随后就掩饰过去,特意用豪放的姿态道:“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自从上次合作过生意之后,一直想请宋董吃顿饭,倒是想不到宋董有如此雅兴,居然会这样接地气的在小摊吃烧烤。相情不如偶遇,不知宋董赏不赏脸,跟兄弟一起去ktv欢乐一下?”

    听到ktv,宋宗致和钱林芳同时脸色微变,一起转头看向了正在张口大吃的尹子鱼。想到刚才的话,宋宗致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对牛老板道:“时间不早了,牛老板自己去玩儿吧,我就不去了。”

    说罢点点头坐回椅子上,摆出了一幅送客的姿态。

    牛老板想到自己此行的任务,额头有些冒汗。其实两边他都不想得罪,可是因为某些不能说出的缘故,他现在不得不站在兴徾的一边。当即笑道:“宋董,鄙人可是诚心实意的邀请你啊,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在南城总要互相扶持,互相帮忙吧,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牛某极力邀请却请不动宋董的大驾,实在面子上过不去。这样吧,您就过去唱一首歌,喝一杯酒,然后我亲自把你送回家,这样总行了吧?”

    宋宗致深深皱起眉头,对方越是迫切,他反而越是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