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漂移奔逃
    “轰”的一声炸响,子弹击中灭火器,准确盛。开在呈品字形停在路上的三辆车中间,几名刚刚从车子里走下来的洋鬼子立刻被炸得鬼哭狼嚎,倒地一片。

    在钱林芳地惊叫声中,尹子鱼已经驾着车冲入盛。开的烟火中,直接碾着人撞上了中间那辆车,宋宗致的车是防弹车,他早就看出比一般车经撞。

    弹出的安全气囊被他一枪给崩了,方向盘急拐,从撞开的间距中迅速穿插了出去。后续追来的车辆堵成一团,激烈地交火声随后响起……

    后面绑在安全带上的两人,钱林芳在嘤嘤地哭泣,宋宗致脸色铁青。副驾驶座上的保镖听着后方的枪声,一张脸涨得通红,感受到了耻辱。

    “尹先生!一直往前开,见到左拐的岔路口就开进去,那里面便是惊凰集团的产业,有足够的保卫……说不定来接应我们的人已经快到了。”宋宗致沉声道。

    尹子鱼冷笑道:“没那么容易,前方一直没有来往的车子,我相信兴徾除了雇佣佣兵外肯定也派了人在前面做手段。随便制造一起连环相撞的事故堵路是很简单的。这样既可以拦住我们,你的人也别想赶来接应。”

    “前面过不去,那后面的人追上来了怎么办?”宋宗致有些急了。

    钱林芳则捂住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碰上这样的场面,以前只在电影中看过,如今却是身临其境,吓坏她了。

    “放心,后面的人暂时是追不上来的。”尹子鱼看了眼身边的保镖,说道:“他们只是迂腐了点,一旦放开了手脚,专业素质也绝对不错。抵挡上十分钟不成问题……毕竟对方不是真的要杀你。”

    保镖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毕竟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尊严,尤其是绝不容失守的保镖。

    既然已经冲了出来,尹子鱼索性将油门踩到底,车速迅速提升,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狂飙,哪怕是在拐弯的地方,几乎也不见什么减速,一个甩尾就漂过了弯。

    漂亮的车技很炫,可是却吓得车内的人心惊肉跳,钱林芳也哭不出来了,只感觉头晕眼花。

    在后面四辆车堵住的地方,宋宗致的保镖们已经跟对方几辆车子里的人交起火来。原本他们并不想主动动手,只是对方悍然冲上来之后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立刻就有两名保镖负伤躺下,他们这才愤怒的确定了对方真有杀人之意,立刻借着周围的地形不断还击。

    而尹子鱼他们开车冲出去之后,一号车和二号车沉默了片刻之后,发现董事长的车子已经消失在眼前,速度快的匪夷所思。

    保镖们从来没想到自己老大车技居然如此高超,索性不再追赶。而是驱车赶回了后面,联合起来共同对付雇佣兵。

    一号车和二号车档次比较高,跟老板宋宗致的是一样的。具备防弹功能。开过来之后将两辆车挡在中央,十几个人顿时组织起了有力的反扑。

    果然就如同尹子鱼所说的那样,这些正规训练之后的保安真的发起狠来,同样具备极强的破坏力,加上兴徾也没有花太大的价钱请高级佣兵团过来,战斗力并不像宋宗致想的那么可怕,双方一时间打了个旗鼓相当,暂时胶着在一起。

    被尹子鱼用灭火器炸的灰头土脸的一群人终于反应了过来,纷纷叫骂着从路两旁爬起来。这一伙儿明显看起来就是华夏人了,只见其中一个光头拿出手机,气急败坏的拨通了一个号码,大呼小叫道:“他妈的,我们这边失手了。不知道他们哪来的保镖,这么凶悍,竟然不顾雇主的安危强行撞了出去……大哥,后边那群佣兵也跟宋宗致的保镖们打成了一团,再耗下去警察就要来了。”

    电话那边传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佣兵那边你不用管,他们有自己的一套逃命办法,让他们继续拖住保镖。你们先回来,假如路上遇到警察就往山里跑,剩下的交给我。确定姓宋的就一辆车逃出来?”

    光头急忙点头哈腰:“是是是,就是一辆车。锋哥出马,那姓宋的绝对跑不了。”

    挂了电话,距离公路更远的某个地方,一辆看似停在路边休息的货车里走出来一个嘴角带着伤疤的男子,朝后面说道:“前边可能失手了,咱们是最后一道防线,绝对不可以再失手。”

    驾驶室里坐着个身着中山装的男子,正悠闲的在里面剪指甲,悠哉悠哉的样子像是完全不教锋哥的话放在耳中。

    在车子的旁边,正有十几个人哼哧哼哧的拿铁锹刨着路,已经将公路挖开了一道一米多宽的深坑。看样子明显是要将道路隔断的。

    锋哥冷哼了一声:“姓宋的快要来到了,而且只有一辆车。不用再挖了,赶紧做好伪装,拿起你们的武器埋伏在旁边,说什么也不能让姓宋的逃掉。”

    手下们立刻跑回来将铁锹放回了车子里。有两名手下将早就准备好的如同公路一个样子的伪装布盖在了深坑上,掩盖了深坑的存在。同时换成了机枪手枪拿在手里,隐藏在山路两旁的密林中。

    尹子鱼开车过来,刚转过路口就看到一辆货车停在道路旁。原本路边有辆货车没什么奇怪,但是随意瞟了一眼之后尹子鱼立刻全身陡然紧张起来,一个甩尾,车子轮胎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尖叫,瞬间打着旋朝着前方旋转刹车。

    边上的钱林芳捂住胸口,脸色苍白,一副要呕吐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尝试漂移的滋味,而且还是连续飘,此时胃里面正翻江倒海。其实宋宗致也不好受,但是他心态比钱林芳要强多了,能克服。

    在这个过程中,尹子鱼左手腕寒芒一闪,一把带着犀利光芒的剃刀陡然来到手中,隐藏在四指之间,看起来柔韧性十足,若不是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到剃刀的存在。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