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背后的故事
    董事长办公室的门一敲开,宋宗致立刻笑容满面地站了起来迎客,可看到钱林芳领进来的**青年后,立刻愣在了当场,有点怀疑自己的秘书是不是搞错人了。

    尹子鱼才不管那么多,不需要别人请,径直走到宽大豪华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瞅着打量自己的宋宗致懒洋洋问道:“你就是宋老板?”

    看到董事长瞟来的目光,钱林芳心中也是一阵突突,怎么董事长好像不认识这家伙啊!难道自己弄错人了?

    尽管心中满是疑惑,可既然已经见面了,宋宗致做人起码的礼貌还是懂的,脸上重新恢复笑容,绕过办公桌主动伸手道:“是尹先生?”

    人家很客气,自己也不能给脸不要脸,但是自己此来也不是跟对方客客气气玩过家家的。尹子鱼伸手和对方握了握便松开了,开门见山道:“我师父是尹罡,要我来见你。”

    “原来是尹大师的弟子,失敬了!”宋宗致笑容真切道。验证了对方的身份,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毕竟尹罡这个名字不是谁都知道的。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尹罡尹大师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如今社会,除了一些特殊工种还能保持师徒称呼外,一般都称呼为老师和学生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古老传承的脉系还会保留这个传统。

    这就是见识广博之人和一般人的差别,往往从言谈中的零星片语便能抓住事情的要害。

    钱秘书松了口气,手脚麻利地泡了两杯茶放在桌上,然后把门关好,识趣地离开了。

    宋宗致坐回了办公桌后面,和对方隔桌而坐,见对方神情坦然地端茶悠悠自饮,丝毫不因为自己是什么大老板而有任何异样,心中暗暗点头,这可不是装出来的,没点见识或底气的人,是做不到这样的,说白了,人家似乎压根就没把自己这个大老板放在眼里。

    所谓人不可貌相,他现在倒是不敢轻视眼前这位看似**的青年了。

    “尹先生淡定自若,颇有大将之风啊!”宋宗致随口拍了个马屁,笑着问道:“不知目前在何处高就?”

    “无业游民,混混一个罢了。”尹子鱼喝了口茶水,将茶杯放在桌上,开始正视对方道:“宋老板,我们别扯闲篇了,把娃娃亲的事情说说吧!”

    “也好。”宋宗致干咳了一下,认真说道,“此事其实我也是刚知道不久,我父亲尚在人世之时,对我女儿宋怡找男友一事干涉就极为厉害,甚至绝不允许她与男孩有过密交往。以前我还以为父亲护犊过甚,直到他去世之际,才告诉我早就跟尹罡大师有娃娃亲约定。而且逼我发誓,只要尹罡大师一方不首先放弃约定,我就绝对不可以单方面毁约。”

    尹子鱼嘴角扯起一抹懒洋洋的闲笑:“发誓这东西对死人有什么约束力?宋老板不妨把隐情也说一说。”

    宋宗致眉毛一挑:“爽快。尹先生果然眼光犀利,那我也就不故作姿态了。娃娃亲之事的确真有,不过却很戏剧化,当初我父亲跟令师的约定中,原来是打算我生儿子而令师收女弟子的,因此我父亲送给了令师百分之五的集团股份作聘礼。如今这百分之五的股权已经是个天价,而我这边又是女方,你明白的……”

    尹子鱼把嘴里的茶根吐回到茶杯里,脸上表情抽搐。就知道老头给自己打电话没安好心,原来是让自己还债来的。

    难怪一见面对方就问工作的问题,难怪老头打完电话就关了机,这摆明了就是在坑自己。这娃娃亲想散可以,把百分之五的股权还回来;想成亲更没问题,不但要把股权还回去,至少也要拿出与之相当的聘礼来。

    尹子鱼终于明白了老头死活要他回来的原因,也终于知道了宋老板非要他来解决娃娃亲的目的。嘴角扯出一丝不爽的表情,钱我有,可以说有的是,他早就不在乎钱这个东西。但这样被人玩一把还要大出血的感觉实在不爽。

    宋宗致心里也在打鼓,看尹子鱼脸上表情瞬息万变,既不像是听到天文数字惊慌失措,也不是有钱耍赖皮不想给的样子,反而有种幽怨,又像藏着苦笑,精彩之极。想起尹罡在电话中打的保票,索性死马当活马医,干咳了一声道:“我有个建议,尹先生想不想听?”

    “说说看。”尹子鱼停止了怨念,重新喝了口茶。

    “令师在电话中说过,如果你无力归还百分之五的股权,可以以工代酬,抵偿相应的价值。”

    丁子鱼突然伸出手,示意宋宗致打住:“宋老板,百分之五股权大概多少钱?”

    “少说也有五个亿。”

    “这么多?”尹子鱼威风凛凛的手臂立刻无力落下来,自己在地下世界的账户因为退出而暂时被冻结,手头根本没那么多钱。就算没有冻结在华夏也是取不出来的,面色复杂的看着宋宗致道,“我说现在去国外给您拿钱,你相不相信?”

    宋宗致莞尔一笑:“咱还是谈谈以工代酬的事吧。”

    分明是怕尹子鱼一去不回,还不如先按在这里再说。

    “稍等一下!”宋宗致拿起办公桌上的话筒拨了一个电话,接通后笑道:“小怡,到我这来一趟!”

    没多久,敲门声响起,宋宗致喊了声进来。

    尹子鱼听到背后靠近的声音,端着茶杯没有回头,只听落落清脆的女声带着几分严肃道:“董事长,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

    董事长?尹子鱼听了暗暗好笑,这女儿连对老子的态度都是公事公办。

    宋宗致站起来,指着尹子鱼笑道:“小怡,这位是我请来保护你安全的尹先生。”

    没提娃娃亲的事,更不提股权,直接转到了以工代酬上。

    保镖吗?尹子鱼露出轻松的表情,简单!按照我在国际佣兵之王的价格,差不多正好抵了。

    那女声实在很动听,而且感觉有些耳熟,尹子鱼靠在转椅上转了过来,谁知一看到对方的容貌,顿时‘噗’的一声,将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俩眼珠差点也跟着一起喷了出来。

    a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