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再见刀
    因为我看到,这个时候,老板娘居然鬼鬼祟祟的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那瓶子我看的清清楚楚的,就是小青年的标配、一滴香的酒瓶子!

    我当时都惊住了,我在想,老板娘为什么会有这种瓶子?这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儿?

    等老板娘把瓶子放到我的饭桌上,装成一个没事儿人离开后,我便意全无。

    停顿了一小会儿,我装作刚尿完尿回到座位上,自然而然的把目光对准了我面前的这个小瓶子。

    我注意到,在这个一滴香小瓶子里,放着一张纸条,套路是那么的熟悉。

    我心里在想,之前在怪难吃餐厅我接收到了两次酒瓶传信,该不会这都是老板娘自己做的,跟那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小青年压根儿没有一点关系?

    脑子里这么想,但手头上,我却将瓶子里的字条拿出来,然后仔细查看字条上的内容。

    等打开字条后,我更是惊的目瞪口呆!

    字条上写的是一首诗,一首我在古画上所见到的诗!

    “李王已老,妄想掌留晨阳朝!”

    “黄州已覆,怎料无序孙胡主!”

    “高龄已苦,年少喝过马骡狼!”

    “讼争已难!不能卸寒淌风雨!”

    ……

    我在想,老板娘怎么会知道这首诗?难不成她接触过那幅古画,也能看到古画上的内容?

    该不会阿雅跟陈兵一个套路,无论是古画还是书签,实际上是个人都能看明白上面的内容?

    先不去理会这个有点不着边际的问题,我现在想的是……她给我留下这首诗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将字条收好,我也没有再去追问老板娘这些事情,准备先静观其变再说。

    出了怪难吃餐馆,我就准备去超市找胖老板,一是问他有没有喝那种入帐酒。这二是想告诉他,麻婆问我关于丢罐子的事儿,给他提个醒,别让他为此出了什么问题。

    但让我失望的是,超市没有营业。想想也是,钻帐篷这么大的节日,很多店铺都关门了。而且胖老板昨晚也肯定战斗了一宿,哪有什么精力继续做买卖呢!

    就这样,我返回了木屋,然后准备继续补一觉,晚上好再去钻帐篷!想到我和起儿昨晚的种种,我就邪火直窜……

    这一觉睡到了近七点才醒,睡的有些过劲儿了!醒来后,我发现周围有些昏暗,陈兵也不在,想必他是早就去南山蹲守了!

    要说明的是,今明两天晚上,我们都不需要去竹屋集合,只要听到钟声响起,就可以自行去南山了。

    匆忙穿戴好,我转身就走。可是走出去没几步,我又退了回来。拿起床上的那个面具,我轻轻摸了摸,然后再次出门。

    我都想好了,今晚还是找起儿。换做别人,肯定会换个女人的,但是起儿给我的感觉很特别,我就是想找她,不想找别的女人。

    可刚走出木屋还没几步远下,我的面前突然走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有日子没看到的阿雅!

    阿雅的手里拿着一个东西,等她走到我的近前,我看清楚了,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小泥人。

    而这个小泥人,就跟我之前在木屋门口看到的那个贴着我刘阳名字的泥人几乎相差无几!唯一不同的是,阿雅手里的泥人貌似带着一股很奇怪的味道……

    看到她手里有这么个东西,我当时特别的震惊。

    在距离我半米远下后,阿雅停下了脚步,随后一句话也不说,当着我的面儿,脸色阴冷的咬破手指,将手指上的血滴在了这泥人身上,然后将泥人摆在我的脚下。

    “阿雅,你在我面前摆这个泥人是什么意思?还有,上次在木屋门口出现的一个贴着我名字的泥人,该不会也是你搞的吧?”

    我这么一问,她突然眼神邪邪的看着我,答非所问道。

    “我不想回答你一些没用的问题!让你帮我要回古画和木牌,你这个鬼东西至今都没有带给我任何消息!我等不及了!真的等不及了!”

    顿了下,阿雅又道:“我明着告诉你,你就是古镇最大的祸患,最大的那个邪!要是没有你,最近死的这些人都会活的好好的!然后……我也快死了!你说你...可不可恨?!”

    “阿…阿雅,咱能不闹吗?”看着阿雅邪邪的眼神,那近似疯狂的表情,我顿感要出事儿!

    “闹?你以为我有闲心跟你闹?给我下地狱吧!”

    下一秒钟,阿雅突然从衣袖掏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对着我的胸口就刺了过来。

    当时我完全傻了,但要命的关口,我还是马上做出了反应,立刻转身逃跑,可是步子还没迈开,我就发现自己浑身没劲儿,然后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何等熟悉的画面!这个月十五,我面对同样模样的她,她同样拿着刀子要的我的命,我同样脚下无力,倒在地上,迎接着死神的到来!

    “我既然来要你的命,就没有可能让你跑掉!给我去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