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入帐酒
    “你自己都不知道你库房里有这份资料?真的假的?”麻婆的这个回答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可以对东女古国老祖宗们发誓,在这件事儿上,我若是说了假话,管叫老祖宗收了我就是!”

    麻婆这个发誓可信度是非常高的,因为在他们这种有信仰有禁忌的古镇里,以老祖宗起誓,可绝对不是儿戏。

    但即便如此,也不排除麻婆在骗我,毕竟也就是发个誓罢了,违背了,估计也不能怎么样。

    跟着麻婆又对我道:“现在这么想来,我库房小房间的门锁被破坏,是你小子进去偷这个资料搞的了?实际上这份打更人的资料我粗看了一下,完全是胡编乱造的。我承认,古镇还有一个特殊的打更人,他叫李渠文没错。当初之所以不告诉你,是因为这个打更人太邪了,是过去我们永远的痛,我不愿意提及,也不敢去提及。至于剩下上面写的,完全是乱七八糟。除了你的基本信息是对,其他人信息完全是错的。特别是这些人的生日,完全就是胡扯,不信你可以问问古镇其他知道他们生日的女人们。”

    麻婆这样的回答虽然出乎了我的意料,但回过头来,我并不大信,认为她这样的话,可能就是一种变相的狡辩。再转念,我想到了老板娘,相信老板娘跟李渠文关系那么好,应该能知道一些李渠文的重要信息,比如李渠文的生日。

    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麻婆又开口道:“这份打更人资料的事儿我现在不想管,你还在我这里偷走了什么?赶紧交代了!”

    “不是...麻婆,我真的再没从你那里拿走什么东西了。”

    “你撒谎!真想惹急我吗?”

    “我没撒谎!我真的可以发誓!”我有些急了。

    见我这样,麻婆眯着眼睛回道:“你小子真不想好了!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偷走了我的陶泥罐子!我告诉你,赶紧把罐子拿给我,要不然,我真的不客气了!”

    听麻婆这么一说,我立刻就明白了,这麻婆丢的罐子肯定就是胖老板偷走的那个!闹了半天,她要找的东西居然是这个,还想咋呼我,让我承认是我偷的。

    “麻婆,你是说那种在你竹屋、你告诉我里面装着五毒血用来给小葵治脸的罐子?”我确认道。

    “没错,就是那个!”

    “麻婆!冤枉啊!我是真的没偷拿东西,你也不想想,我没事儿去偷一罐子毒血有个毛用啊!”

    “你真没偷?”许是看出了我的真诚,麻婆有些动摇了。

    “我是真的没偷!你想想,我完全没理由对你的罐子感兴趣啊!”

    我这话说完后,麻婆整个老脸都垮了,手里的烟杆子像是没握住,直接掉在了地上!

    “完了!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那是最重要的一个罐子。这要是被人偷走了,那老祖宗怪罪下来,我真就不得好死了!”

    听麻婆居然说出了这话,我故意问道:“麻婆,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哎!你不懂!你是真不懂啊!先是弄丢了孩儿庄的五帝钱,现在又弄丢了这个极为重要的罐子,我真的是彻底到头了!行了,没你的事儿了,你……可以回去了!”

    对我招了招手,麻婆转身奔着竹屋慢慢走去。整个人的背影,如同风中的残烛,随时会黯灭。

    见她要走,我突然想到打更人的资料还在麻婆的手里,就准备问她要。但这个时候我发现,也不知道麻婆用了什么法子,她手里的打更人资料已经被一把火点燃了,基本上就快烧没了!

    资料被烧,我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竹屋,奔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没用多少时间,我就回到了木屋。进去的时候,陈兵也在,这会儿看样子刚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见我进来了,原本想要休息的陈兵一下就来了精神,对着我奸笑道:“阳哥,你咋才回来啊?话说昨晚钻帐篷钻的咋样?有没有临幸一位美女?”

    “还好吧,跟一个女人成了好事儿。”我对他回道。

    “你那女人长啥样?漂不漂亮?你们一共几次?”陈兵眼睛瞪得贼亮,看上去一点没有做作的成分。

    “别说我了,话说你小子昨晚成了好事儿吗?”

    “那必须的!我是谁!我钻了好几个帐篷,‘横挑眉毛竖挑眼的’,最终选了一个我认为最漂亮的留了下来。也就是喝了入帐酒后,不允许再钻别的帐篷了,要不然,我一晚上,怎么样都得多换几个美女试试!”

    “入帐酒?你也喝了?”

    “当然了,人家定规矩的酒,咱不得不喝啊!”

    听到陈兵这么说,想到我自己也喝了那杯我当时心里都没有底的酒,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转念一想,陈兵这孙子不可信啊!看来回头得去找胖老板再重新确认一下他有没有喝才行。只要大家都喝过这种酒,那就没啥问题。我之所以这么慎重,怕我被‘特殊’对待,万一一杯酒小命不保,哭都来不及!

    跟陈兵聊了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摊开我的被子准备睡觉。

    可是当我把被子摊开,从被子里滚落出来了一个出乎我意料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