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钻帐篷
    27晚上天刚黑,由村里的一个我没怎么见过的中年女人组织我们所有男人去后山竹屋集合。待听到古庙里由麻婆撞击的钟声响起,就预示着男人们可以行动了。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除了重大事情外、古镇上的钟鼓都是为特殊日子准备的!像走婚、钻帐篷这种晚上的节日,都是敲钟,取名‘暮钟平安夜’。像一早就举办的节日,麻婆天不亮就会敲响破庙的鼓,取名‘晨鼓化春晖’。在古镇,简称‘晨鼓暮钟’。这完全跟人们所熟悉的一个成语‘晨钟暮鼓’反着来。

    来这里组织我们的女人虽然看着至少三四十的样子,但也是一个美艳范儿,比怪难吃老板娘也不遑多让。

    没多久,伴随着古庙那边响起悠悠的铜钟声,中年女人立刻冲着我们弯腰行了一礼,然后一脸微笑的对我们道:“古镇的男客们!当天上繁星点点,月照当空,当白色的帐篷亮起烛火,那么朋友,就跟帐篷里的女人尽情的享受吧,享受着属于你们的美好一刻!”

    女人对我们说完这话,就转身离开。

    女人走后,除了我和陈兵之外,还是以胖老板和王九成为首,所有人疯了似的离开后山,往南山脚下赶去。

    现在看胖老板那急不可耐的样子,我总觉的他是在演戏。不仅仅是他,就连王九成都好像在演戏!因为他们的表现和平时对比太夸张了。

    ‘先头部队’走了,陈兵贼眉鼠眼的对着我道:“阳哥,咱不能拖后腿,得赶紧去啊!今晚,我可得好好爽一把!”

    对于陈兵的话,我表面附和,但心里对他却有所防备。毕竟因为书签的信息,使得他让我越发的不安,没准儿,下一秒,他就有可能对我做出什么来!

    待陈兵转身离开,我就小心跟在后面。路上,我都决定好了。真到了地方,感觉没什么危险的话,无论如何,必须要钻个帐篷找个女人把自己给‘奉献’出去,早日成为真正的男人,结束自己的处男生涯最重要!到后来哪怕真得死,也没有这么大的遗憾。

    到了地方,我发现陈兵他们已经有了目标,纷纷溜进了帐篷里。

    发现身边也没啥危险,看着周围百十来个亮起光亮的帐篷,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紧张的,我不停的吞咽这口水。外面冷风阵阵,我的头却满是汗滴。

    左右环顾了一圈儿,最终我看到了那个离着我最近亮着的帐篷。

    我明显看到,这个帐篷里有一道人影在晃动,这道人影看轮廓应该是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女人。

    一看,我心都快提到了嗓子眼儿了。狠狠吸了一口气,凑过去掀开帐篷的入口帘子我就走了进去!

    可能是帐篷里面空气太凉吧,进来的我无端打了好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我细瞧了起来。

    我看到在这个小小的帐篷里有很多烛台,各处的烛台上,烛火就那么微微的燃烧着。还别说,微微亮的烛火在这个夜晚,似乎透着一股别样的浪漫。而在这些烛火的包裹中,有一个女人就站在我的面前。

    我看到,面前的这个女人居然身上只穿着一件大一号的粉色薄纱,薄纱是透明的,一顺而下,使得里面的关键地方若隐若现,特有美感……

    更夸张的是,这女人下面打眼儿一瞅感觉什么都没穿,虽然薄纱遮住了她不该展现在我眼前的地方,但两条大长腿却露在空气中,如一道闪电一般划过了我的双眼。只不过……

    女人的脸上带着一个面具,要不是因为她的身形,我真怀疑我‘狗屎运’爆棚,又遇到不敢用真面目示人的小葵。

    “你…你好,我叫‘起儿’,请问你怎么称呼?”

    女人的声音很好听,柔柔的,甜甜的,让人闻其音就能生出好感来。还有就是,自我感觉,这个女人的名字听上去很特别。

    “咳咳,我叫…那个什么,我叫曹阳。”我有些语无伦次的回道。话说,在这个时候,我只感觉自己舌头发板,呼吸有些困难,还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这个时候的我甚至已经忽略了心底的那一抹防备。

    “曹阳吗?嘻嘻,看你这人呆呆的傻傻的,还挺好玩的呢!声明一下,我之所以带着面具,不是见不得人,是我有权利对自己身份进行一个适当的保护。你要是接受不了,可以去钻别的姐妹的帐篷的。”女人捋了一下发梢对我回道。

    在她张嘴说话的时候,我就从她的身上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幽香,这种香味儿有些让我魂不守舍,只感觉到体内的荷尔蒙分泌过多,心中的熊熊烈火在燃烧着。我担保,这是我过去从没有过的感觉。哪怕是面对阿雅,面对勾引我的老板娘,也没有过。

    见我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她,起儿转过身,然后扭动着腰肢来到了一旁的一个木台上取来了一个装着像是水一样的杯子,她把杯子递给我道。

    “在我们开始之前,你需要饮下我们特有的‘入帐酒’,这不仅是我们的习俗,而且酒水也可以给你壮胆不是吗?我看你人很不自在,没准儿喝了这酒水,你就会好一些呢!”

    一边对我妩媚的说着这话,一边将这杯被她称之为入帐酒递给了我。

    因为当时我的脑子已经被眼前的起儿的诱人身形和甜美声音给迷的晕呼呼的了,我那状态,就跟一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当时也没有管她让我喝什么酒,我估计那个时候,就是让我喝耗子药,我可能都会给它喝个底儿朝天。

    于是乎,我接了这杯酒,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昂脖就喝空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