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小泥人
    其实换做以前,闻到啥血腥味儿,我不至于会这么害怕,但现在书签上毕竟出现了我的名字,这对我来说无异于加重危机感。

    偏偏这个时候,瘟婆子又跟我说了一个让我极为胆寒的事情。

    “我收集了不少的邪物,关于玉的邪门事儿自然也了解过不少,有些人为了害别人,特意将一些玉石上混着人的鲜血,然后装好心送给被害人。但就是这种玉,却往往都带着某种邪恶的诅咒,会让得玉人一辈子闹不安生的,甚至会直接惨死。”

    “这不能吧?”我心里有些拿捏不准。

    “我瘟婆子是谁!这事儿我能瞎说吗?都告诉你了那个陈兵大有来头,比鬼都可怕,给你一块儿带血的玉这你还觉得正常吗?”

    瘟婆子的话当时就让我哑口无言了……

    “我就是一个局外人,你现在不信任我,我也不掺和,也不告诉你要怎么做了。但是!你是我看好的人,我是真的不希望看到你出事儿。何去何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但愿下个月十五后,你还能跟现在一样,活蹦乱跳的站在我的面前。”

    言过,瘟婆子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瘟婆子离开的背影,想着她说的话,手里拿着陈兵给我的这块儿掺着血的玉坠儿,我当时心里那个发毛啊!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整个夜晚,我都在焦虑和浑噩中度过。天一亮,我就奔着药铺跑去。我决定不管怎样,都先找陈兵问个明白!

    进了药铺里陈兵所在的房间,发现他并没有醒,我便摇醒了他。

    陈兵睡眼惺忪的看着我,我就开门见山对他问道:“陈兵,哥问你一个事儿,你给我的玉坠怎么掉色?而且闻着有一股血腥味儿?”

    说完这话,我特意看了陈兵一眼,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什么。但陈兵并没有显得多意外,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接着,我又道:“兄弟,你不知道,发现这个情况,我心里头害怕啊!我老家有个传说,说在玉上洒血是害人的一种伎俩,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所以我的意思……”说到这儿,我顿住了。

    听了我的话,陈兵伸了一个懒腰直接坐了起来,冲着我说道:“阳哥,给你的玉确实让我混了些血。”

    “往给我的玉坠上混了些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感觉后背直冒凉风。

    “因为我以前看书上说,黑狗血辟邪,在玉坠上混着一些黑狗血,辟邪的效果会更好的!”

    “黑狗血?”我微愣。

    “对啊!在药铺养病的时候,跟我好的那个大姐杀了自己家的一条狗,说给我补身子用。然后我就问她要了一些新鲜的黑狗血,混在了玉坠儿上,情况就是这样,不信你可以问问那个大姐,我的玉坠也混了这样的血。”

    陈兵这么一解释,我瞬间就放心了。按照陈兵的意思,他为了让我安全,也算是对我用心良苦了。不过……

    为什么在他最初给我的时候,却不跟我明说?现在我问了,他才告诉我?这让我对陈兵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安感。

    陈兵被我摇醒了后,也就不再睡了,说今天自己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陈兵穿戴好,我俩就离开药铺。先是吃了饭,然后陈兵去古镇街道溜达了,我则是因为困,回木屋睡觉了。

    可刚躺下睡了还没超过半个小时,我就被一阵敲门声吵醒。浑浑噩噩的来到门口去开门,却发现,门外压根儿就没有人,搞得我莫名其妙的,没多想,转身躺回床上继续睡觉。

    可刚躺下来,这敲门声再次响起,搞得我心里烦的要死。

    再次推开房门,我发现门外还是空空如也,当时气的想骂娘,想走出木屋,看看外面是不是藏着什么人在戏弄我。

    抬脚刚跨过门槛,我的脚碰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发现地上出现了一样奇怪的东西!

    这是一个泥人,泥人捏的很粗糙,感觉就跟一个小孩子捏出来的似的。

    在这个泥人上,贴着一张黄纸,黄纸上写着两个字,“刘阳”,而刘阳这两个字上面,画着一个大大的红叉,跟书签上的那种几乎如出一辙!

    这个时候,我睡意全无,脑子瞬间就清醒了。

    捡起泥人,我跑出了木屋,扩大范围搜索周遭有没有什么人。可让我失望的是,周遭连个人影儿都没有。

    我在想,这是哪个王八蛋丢来的泥人,并在泥人上留下了我的那被红笔打了叉的名字?这泥人会不会跟我的书签有直接的联系?

    想起了书签,我立刻从衣兜里拿出来看了起来。

    当我再次看到书签的内容,我又吓了一跳!

    因为书签上,写着刘阳的这个名字上,确实被打了一个大大的血红色叉。

    而在被打了叉的刘阳二字下面,出现了又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就是——曹阳!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