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水滴坠
    书签上,在店小二这三个字的下面,出现了又一个名字,上面写着“刘阳”!

    看到这个名字,我特么坐不住了!刘阳就是我自己啊!难道按照书签的意思,下一个要死的就是我?

    话说这书签是真特么的犯邪,它一直在我的衣兜里,从来没被人动过,但突然就多出了我的名字,这才是最吓人的!

    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慌了。我感觉我完了!这书签毕竟太准了,出现一个名字死一个,我的名字上去了,铁定是要出事儿了!

    正心里慌的不行的时候,陈兵光着膀子,有些虚脱的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刘哥!让你久等了,才完事儿!嘿嘿!”陈兵猥琐的笑道。

    “以后别叫我刘哥,叫我阳哥或者曹哥,因为我改姓了!”我虽然心里很慌乱,但面上却没表现出什么,也没有忘记之前承诺付出的代价。

    “啥?你改姓了?啥时候的事儿?不是,你莫名其妙改什么姓啊?人的姓那是随便能改的吗?”

    “哎呀,总之我以后就叫曹阳。”

    “刘……阳哥,我怎么看你的表情怪怪的,又出啥事儿了?对了,你手里拿着的不是那个书签吗?你拿着这玩意儿干啥?”陈兵看出了我的异样,也看到了我手里的书签,这才对我道。

    听他这话,我连忙收起了书签,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道:“这最近老是我的班,熬得慌,所以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这样啊!阳哥,你放心,我快好了,明天就能离开这个全是药味儿的地方、接你班了!”

    “真快好了?你可别逞能,身体最重要。”我看着陈兵。

    “当然,我身体素质好,恢复的也快,要不然,刚才也不能……嘿嘿!”

    顿了下,陈兵拿出了一个玉坠递给我道:“前两天我不是一直在打磨一块儿璞玉嘛!在这里修养的时候,我也一直没闲着,总算是把这块儿玉打磨好了。阳哥,这古镇闹邪,咱俩也逃不走,只能靠自己了!玉养人,可辟邪,希望能对你起点作用。”

    看着陈兵递给我的玉坠,我连忙拒绝道:“你小子也撞鬼,留着自己戴吧!”

    “我自己有!你看!这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平时不怎么戴,以后就用的着了!”陈兵拿出了一块儿蓝色剔透的玉坠,冲着我显摆了一下。

    见这样,我才勉强同意了下来。

    陈兵给我的是一块儿红色的玉坠儿,水滴造型,看着挺亮眼的。玉坠用红绳穿着,虽小但很精致。

    想着自己最近的遭遇,想着书签上的名字,我心道,希望能托这个玉坠儿的福,可以让自己平安无事!

    玉坠儿戴好后,我就跟陈兵道别,回木屋睡觉去了……

    晚上七点,我又准时开始打更,不过还没等走出木屋多远,就看到一大堆人马奔着我赶来。

    为首的就是那个麻婆,身边跟着的是小葵。

    她们一看就是奔着我来的,碰了面,麻婆脸色不善道:“臭小子,你特么的是不是把孩儿庄的铜钱给偷走了?”

    “我没有!”我斩钉截铁的回道。事实上,我本来就没有这么做,这铜钱明明是我从阿雅的手里拿走的。要说偷,也是她阿雅……

    “没有?你蒙鬼呢!你知道你都干了什么吗?你这是在毁我们古镇!”麻婆话落,几个女人就过来搜我的身,很容易就翻到了我衣兜里的铜钱。

    铜钱到了麻婆手里,看了会儿,麻婆气呼呼的对我吼道:“这是假的!真的呢?”

    “我拿到手就是这个,什么真的假的?”我装糊涂道。

    “你要是不把铜钱送回来,明儿个,我就带领全古镇的女人,把你给生撕活剥了!”

    麻婆这话说的有点冲,按道理来说,我拿走了铜钱,是有点理亏的。但是吧,就冲她说什么要生撕活剥了我,加上自己的压抑感和对麻婆的不满,我这一股子混劲儿就上来了,对她嚎了一嗓子道:“你特么的有本事就带人把我撕了,我特么也受够了!撕不烂我说明你麻婆没种!”

    话落,我直接就掉头走人。

    可能麻婆没想到我会这么顶撞她,当时人都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好半天,哀叹了一声,带着小葵她们离开了。

    麻婆走后,我以为我可以清静了,但瘟婆子却突然找到了我。

    “我是来看热闹的,放心,不管你铜钱的破事儿,我这个人好奇心大,刚才就瞅到你脖子上的玉坠儿了。话说,你这玉坠哪里搞到的?”

    “我兄弟陈兵给我的。”我有些不爽的看着瘟婆子。

    “哦?忘记我跟你说的话了吗?赠物勿用啊!再说了,那陈兵我都告诉你不简单,他给你的东西,你也敢戴?”

    “懒得理你!”我不想搭理她,转身要走。可瘟婆子却拦住我:“你把脖子上的玉坠儿摘下来给我瞅瞅呗?不瞅明白了,我心里不自在,今晚,就这么跟你耗着了!”

    瘟婆子这么说,我真想骂她,但最终忍下了这口气,拿给了她。

    接过手,瘟婆子琢磨了半天,然后又用手搓了搓这个玉石,跟着又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道:“你这玉不对劲儿啊!你看看,我用手一搓还掉红颜色。”

    借着马灯的光亮,向着瘟婆子的手上一瞅,可不是嘛,她拇指上有红颜色,似乎这玉真掉色。

    “还有,你这玉我用手搓完了之后,又闻了闻,感觉有一股血腥味儿,似乎这玉片上的红颜色都是……都是用血染成的。”

    “不能吧!?”

    我听了吓了一大跳,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站立了起来。等我接过这玉坠细一闻,还真有股子刺鼻的血腥味儿!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