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变颜色
    对我说完了这些话,这个瘟婆子就慢悠悠的向着巷子里走去,转瞬间人就不见了踪影。

    瘟婆子一走,我这心就有点乱了。虽然我不想因为她的话去怀疑我的兄弟陈兵,但就是因为她的话,让我猛然想到了一个画面!

    我记得当时在我醒来的时候,陈兵有在我的床底下动过这本书!

    现在我想,有没有可能死字书里原本真没有夹着什么书签!实际上,这张书签是陈兵自己的,然后看到我床底下的书,知道这书的来历,趁我不注意就把这张书签夹在书里?

    这么一想,我顿时觉得浑身都特么冷飕飕的。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也不对啊!

    记得书签上最初还写有陈兵自己的名字,而且按照书签上的死亡顺序,陈兵还差点丢了命。如果书签是他的,他总不能在书签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祸害自己吧?

    摇了摇头,我告诉自己先不要去想这些了,我认为,瘟婆子的话我不能信,骨子里,我还是认为陈兵没有什么问题,没准儿这是瘟婆子设下的什么陷阱。

    冲着巷子里吐了口唾沫,我就紧了紧衣服,转身离开巷子,奔着我住的地方走去。

    回到了木屋,因为突然少了陈兵,搞得我还多少有些不自在了呢。而且想到这木屋白天死了店小二,我就更不安生。

    看看时间才六点多,距离打更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我就打开了手机,准备玩玩游戏,让自己换种心情。

    七点整,换好行头,走出木屋,铜锣一敲,打更开始。

    就这么在古镇上溜达着,路过破庙附近的老房子后身的时候,我是浑身都冒汗。之前陈兵在这里遇到了某鬼,险些丧命,然后今天白天又发生了店小二死在我面前的事儿,这一切的一切回想起来,无不让我心惊肉跳是浑身发抖。

    因为一个人来回儿溜达太安静了,我又确实很害怕,所以特别拿出手机,把手机开的很大声,放出很嗨的音乐,以消除我紧张不安的情绪。

    整个上半夜,打更都很正常,偶尔有人过往,我还会打个招呼简单聊两句。

    下半夜一点半左右,在我犯困的时候,突然我眼前一晃,就好像有一道飘忽不定的幽影,从我面前划过。

    “什么情况?”我当时吓得身子一激灵,眼睛猛的瞪的老大。

    刚自语完了这话,耳尖的我便听到,旁边的一个房门,从里由外突然响起了“哗啦哗啦”的声音。

    那声音尤为刺耳,就像是有一双爪子在扒拉着门板似的!

    我心里突然感觉到有些没底。

    正心慌,从我的右边,突然伸出来了一双戴着黑手套的手。这双手如同一对儿钳子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借着马灯的光亮,我惊讶的发现,掐着我的人居然是……是阿雅!

    “阿……阿雅!你干什么?!”我从嗓子眼儿挤出了一点儿声音对她问道。

    见我这么问,阿雅一脸狰狞的看着我,然后道:“把古画和木牌还给我!我要我的东西!给我!!!”

    “阿雅,东西现在没……没在我手里!”

    “没有?那你就去死吧!去死!!!”

    我不知道阿雅这个柔弱的女孩儿,为何手劲儿会这么的大。随着她手上的收缩,一种窒息的感觉让我脑子发涨,眼前发黑。

    我肯定不能随了她的意,丢掉手里的马灯,抓住阿雅的那双掐在我脖子上的手,死命的抵着!

    “滚!”

    或许是我的不屈怒火激发了我身体中的某种潜力,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手上青筋暴出,使出了吃奶般的力气掰开了阿雅的手,她一声惨叫,瞬间松开。

    在她松开的一霎那,我一脚就将她踹翻在地,坐在她的身上,发狠道:“你特么有病啊!干嘛这么对我?”

    面对我这样的话,阿雅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么笑了半天后,她突然又大哭了起来,整个人就像是精神不正常的疯子。

    又哭又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阿雅一脸幽怨的看着我。没错,她那个表情就是幽怨的,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

    看了我半晌,阿雅才对我道:“你问我为什么?那我就告诉你,是你逼我的!”

    “你什么鬼话?我逼你什么了?”我不知所云。

    “我问你,你为啥会在那个时间点儿去了孩儿庄?为啥让那个要饭的女人用瓷碗砸我?你知不知道,她手里的那瓷碗汇聚了百家邪气,被砸的人三魂七魄都得少一半儿,等同于丢了半条命!我被砸昏后,木牌和古画肯定是被你拿走的吧?你为啥拿走了我的木牌和古画?这两样东西相当于我另外的半条命,你说你这不是逼我吗?”

    “你提起孩儿庄这个茬儿我就来气。明明我去了后,是你要拿刀子要我命,人家女孩儿为了救我,给你那么一下,到头来你跑我这里含冤抱屈,你不觉得你很可笑?”我直接对阿雅喷道。对于为啥那个时间去,我没有解释,觉得也没必要解释。

    我这么说,阿雅当时就结巴了,顿了好半天才道:“我用刀子扎你,我是……我是有苦衷的,压根儿没想过要你的命,只是想让你吃点皮肉之苦罢了!”

    “你可拉倒吧!也就是我躲的快,要不然我现在还能在这儿?还有,上次你给我的铜锣和铜梆子那事儿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怎么敲完了之后我就出事儿了?然后麻婆他们都乱了、如临大敌,跟着古镇就陆续死人?你到底在我身上搞什么鬼?”想起铜锣铜梆子的事儿,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我这话说的阿雅脸是一红,随即她又道:“铜锣的事儿,我是真的为你好,只是有人从中作祟改变了整个局面罢了,你愿意信我就信,不信拉倒!”阿雅这明显是没办法自圆其说,只能含糊带过。

    紧跟着阿雅又道:“咱先不说过去的事儿,就说现在!不管怎么说,我身上的木牌和古画肯定是被你拿走的,那东西对我很重要。要饭的小女孩已经用瓷碗要了我半条命了!要是你不把这两样东西给我,我真就死透了!”

    “可古画和木牌真的没在我手里,从孩儿庄回来后,就被要饭的女孩儿趁我不注意给顺走了!”

    “什么?你说古画和木牌落在她手上了?!”

    “千真万确!”

    我这话说完,就从她的身上起来。而这个时候,阿雅却突然一怔,然后眼神呆滞了那么几秒钟,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在我站起身还没反应过来她这是咋了的时候,下一秒,她跟个狗似的薅住我的裤腿儿就对我道:“刘阳刘阳,我知道你是个好人!那个讨饭的女孩儿是古镇有名的煞星,比瘟婆子都可怕,我们都不敢接近她的!我知道你跟她有关系,要不然也不能一起去孩儿庄。自然,你能从她手里把古画和木牌要出来对不对?我求求你给我成不?我……我给你钱,我给你好多钱!这些年我攒了不少钱,你要多少?十万够不够?不够五十万?不!我给你一百万!我给你一百万行吗?我求你把那两样东西给我,我求你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阿雅这么不顾形象的来求我,说实话,挺意外的。

    “你先站起来,咱们有话好好说。而且,你以后也别叫我刘阳了,我改姓了,叫我曹阳!”想起答应的代价,我连忙说道。

    听了我的话,阿雅起身。

    “阿雅,那个古画和木牌为啥对你这么重要?你说抵你半条命,这到底是啥意思?”

    “因为……因为东西都是他的,他要是突然叫我还,我不能不给,不能不给!”阿雅满眼的惊恐。

    “他?他是谁?”我紧忙问道。

    “他他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高人!”说着说着,阿雅又有些趋于精神崩溃的样子。

    “你口中的高人?谁?我见过吗?”

    “我……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那你就不说吧!反正古画和木牌指定我是要不回来了!”我故意将她一军。

    我这话果然起了作用,阿雅银牙一咬道:“好吧!我只能告诉你,他……他是个独眼瞎子!再多的内容我不能说了!”

    “一个独眼瞎子?”阿雅这样的回答,让我瞳孔猛然收缩。

    话说独眼瞎子我貌似还真就知道一个,那就是菜店的独眼王王九成!

    阿雅口中的独眼瞎子该不会是这个并不显山露水的王九成吧?如果是他的话?那他到底有什么本事,把我认为很高傲的阿雅搞成这样?

    就在我脑子里开始想这些的时候,阿雅又猛的扯了一下我,然后对我道:“刘……曹阳,你想办法把古画和木牌给我吧,你给我吧!他只知道我没有得到五帝钱,还不知道我弄丢了这两样东西,这两天还给我还来得及,要不然我可真就完了!”

    看着阿雅可怜的样子,我无奈的对她道:“阿雅,我想想办法吧。我也说了,那两样东西是被她趁我不注意顺走了,估计想要回来,难!”

    说这话的时候,我发现阿雅就跟没劲儿了似的,整个人很是颓废。

    盏茶功夫,阿雅轻叹一声,看样子想要离开。

    阿雅要走,我想起了一件事儿,立刻对她问道。

    “你先等一下,我问你,白天你去孩儿庄是为了五帝钱吗?”

    “是的,他(独眼瞎子)说下个月十五,鬼门大开,古镇必然闹邪。让我去帮他搞到五帝钱,他做个金钱剑悬挂在破庙门梁上,能罩得住整个古镇。不想我这刚得到五帝钱,然后就遇到了你,事情就是这样。”

    说完这话,阿雅突然看了我一眼,又道:“我之前说过,我想弄清楚麻婆,因为我看麻婆身上的颜色是白色的,这话你记得吧?”

    我点了点头。

    “其实我对你撒了个谎,在古镇,我眼中白色的人不只麻婆一个!你身上的颜色,也渐渐的从黑色往白色上变换着。后来我研究对比才发现,凡是在我眼中呈现白色的人,不是已经是鬼了,就是快要变成鬼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