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惊爆眼
    细一打量这个店小二,我的心里更是惊恐。

    此刻的店小二脸上是血肉模糊,就跟被什么啃咬了似的。我甚至在他的脸上,还看到了几条游动的蛆虫。

    除此之外,他是光着脚的,脚背上全是血口子,身上的衣服是血糊糊的一片,左右两个手各少了中指、食指、无名指这三根手指,跟死去的打更人一样,也是被利器切断的!

    看到这样的店小二站在我的门外,我能不害怕吗?当时就想一把关上门。可我并没有得逞,店小二断指的手直接撑住了我的门。

    “我说兄弟,你这是咋了?诚心不待见我!?”

    “小二哥,你说你有啥事儿咱再唠呗,我是真困了。刚才开门,寻思撒泡尿而已!”

    “再困也得挺着!我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溜进古镇,是为了救你的!你小子是真的被她们给玩坏了,好赖人不分了!”对我说完这话,店小二硬是挤进了木屋里。在他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我闻到他身上有一股馊味儿。

    进来后,店小二往外屋椅子上一坐就开口道:“兄弟,跟你住在一起的那个叫陈兵的小子呢?”

    “哦!受了伤,在药铺里养着呢!”

    “哦?受伤了?咋搞的?”

    “不小心摔了一跤磕破了头。”我并没有说实情。

    “这样啊,话说你小子真不讲究,我刚才敲门,你咋就不开呢?”店小二居然又开始纠结了这个问题。

    “小二哥,我是真困啊!”

    “你小子就作吧,话说你是不是从瘟婆子的书屋里带走了一本书?”

    “啊?你咋知道?”我眼睛瞪的贼大。要知道,我从瘟婆子那里带走书这个事儿,除了瘟婆子自己知道,别人都不知道,就连看过这本书的陈兵都不晓得。

    “也是赶巧了,我溜进古镇的时候,正好看到瘟婆子出镇。当时我害怕被发现躲起来,而她就在我躲的地方歇脚。这个过程中,她自语了一句话,你猜她说啥了?”

    “你别墨迹,有话就说呗!”其实我心里不大相信他这种言论,总感觉怎么会那么巧。

    “那个瘟婆子居然自言自语说、刘阳那傻小子居然把书屋最邪门的‘死字书’带走了,真是自寻死路啊!我就不信这么晦气这么邪门的东西留在那小子身边,那小子下月十五还死不了!”

    “啊?她真这么说的?”虽然觉得不靠谱,但店小二的话听的我着实有点胆寒。

    “我都让那个心狠手辣的麻婆整的这么惨了,被毁容、手指头都给我剁掉了、命都丢半条了,跑这儿骗你还有意思吗?她就是这么说的,你想啊,这么严重的事儿,既然我知道了,我能不赶紧告诉你吗?”

    顿了一下,店小二又对我道:“对了兄弟,那本书还在你的手里吗?那书我在古镇的时候真就了解一些。那书犯邪,你带着就算不丢命也会掉层皮,不如你给我,我帮你带走!”

    店小二这么说,我当时就同意了,因为这书现在可是个烫手的山芋,他要拿走,我特么还求之不得呢!

    “你等着,我去给你拿书。”

    说着话,我就从枕头下把那本书取了出来。

    就在我拿起这本书的时候,从书中突然掉落下来了那张书签!

    捡起这书签,本能的看了一眼。就是这么一眼,差点惊爆了我的眼球!

    我看到,在打了血红色叉的桂云名字后面,原本陈兵的名字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

    居然是店小二这三个字!

    书签上陈兵的名字突然消失也就算了,但出现了店小二这三个字算是怎么回事儿?

    就在我盯着这个书签,脑袋里完全乱成一锅粥的时候,店小二喊了我一声:“我说你杵在那里干什么呢?拿本书咋这么费劲儿?”

    我立刻回应了他一句,然后把书签揣进衣兜里,拿着死字书就走了过去。

    “小二哥,给你。”

    接过我递给他的书,店小二就翻弄了起来。一番翻弄后,他皱眉道:“每一页都写着一个死字,太邪性了!”

    “嗯?你能看到这上面的死字?”我吃惊的看着店小二。

    “我又没有老花眼,每一页都写着这么大的一个字,咋看不到呢?话说这书上每一个死字都写的不一样,是不是代表着人的千百种死法呢?那么……我的死法又是什么样儿呢?”

    自嘲的笑了笑,店小二把书往怀里一揣道:“书我给你处理了,没了这本要你命的书,你就不怕晦气缠身了!”

    轻呼了一口气,店小二又问我:“兄弟,在你得知我给你的手串是用死去打更人的手指骨做的,是不是很恨我?觉得我在害你?”

    “没有啊!我知道你是好意的。”我撒谎道。

    “少来了!你的表情就已经出卖你了!这次见面,咱们兄弟怕是再难相遇了!所以有些东西我必须要澄清一下。我将死去打更人的骨头做成手串送给你,是为了保护你!这在玄学上叫做‘借怨解怨’。把死去打更人的手骨带在身上,手骨缠着他们死后的怨气,自然当你即将要遭到跟他们同样死法的时候,手骨上的怨气会第一时间感受到,会帮你解决掉这一切,不会让你重蹈覆辙的。”

    店小二这话看上去分析的头头是道,但在我认为,都是扯犊子。

    对我说完这话,店小二又道:“兄弟,你知道麻婆为什么找你们这些人来古镇当打更人吗?”

    “难道你知道?”我反问了他一嘴。

    “当然,但是我不能说,我怕说出来,你……会疯的!!!”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