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入怀抱
    桂云这名字我太熟悉了,它就是书签上三个名字之一!

    这个叫桂云的女孩突然出事儿了,我当时就害怕了,心道,不会这么巧吧?

    不过很快的,我就摇了摇头,觉得现在不是想乱七八糟的时候,女孩都这样了,得赶紧想办法救人!

    我看那位大姐哭的这么凶,指望她是没用了。这古镇也没信号,没法联系人,敲锣我又不敢乱敲,怕乱敲会扯出啥不好的禁忌来,所以只能扯着嗓子玩命的喊着。

    喊了会儿,感觉周围有脚步声,我安下了心,然后凑到女孩儿身边,探了探鼻息,当时就心如死灰。我发现,女孩似乎已经死了……

    如果女孩真死了,那么这是我来古镇、继任战聪之后,又一个非正常情况死亡的人。

    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了书签,假设书签代表着什么,那么接下来,该死的就是陈兵了!

    怎么现在围绕着我的事儿越来越邪了?!

    想到刚才女孩跑过来的时候冲着我笑着,我特么就不寒而栗!

    就在我脑子里想着这些的时候,古镇里一些懂医术的女人们来了,当时她们就原地开始为女孩诊治。

    没一会儿,其中一个女人就悲伤的道:“女娃娃心脏被利器伤了,我们已经尽力了,无力回天!”

    听到了这话,女孩的母亲疯了,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摇着浑身是血的女孩大声道:“闺女,你没死对不对?你肯定没死!你在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你快点起来啊!我不能没有你啊!你快点起来啊!妈错了!妈不该打你,不该骂你,不该拦着你!妈错了!”

    见女人这么激动,大家赶紧去拉开她,然后尸体被带走,所有人都散了……

    女孩突然死亡的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但却给我造成了巨大阴影。我总感觉,女孩儿的死,好像跟我有脱不掉的干系!

    整晚,我打更都有些心不在焉。五点一过,我就飞快的奔着木屋跑去。

    进了木屋,把打更东西一丢,从枕头下拿起那本书,我再次往瘟婆子的书屋走去。

    路上,我翻开书查看那个书签,发现书签上,写着桂云的名字上,居然也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我吓的脑子嗡的一声,我知道必须要瘟婆子给我一个解释,这一切太邪门了!

    可是再次去了瘟婆子的书屋,发现瘟婆子还不在。这一次我没有急着走,而是询问周边的人,有没有谁知道瘟婆子去哪儿了。

    结果,还真就有一个人知道瘟婆子的去处。不过她的话让我的心沉入了谷底。

    她告诉我,瘟婆子出山了,貌似去见一个朋友,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

    我当时那个恨啊,心道你早不走晚不走的,咋这个时候走了?该不会这里面有你的事儿,你做贼心虚吧?

    无精打采的回到了木屋,我看到陈兵正在洗脸。见我回来了,陈兵对我问道:“刘哥,我听别人说,古镇昨晚死了一个女孩儿,你就在现场,真的假的啊?”

    我当时点了点头,没说话。

    “我靠!那你怎么不用对讲机喊我啊!我也去看看啊!”

    “你有病吧!死人了,你还有心思瞧热闹?”我对他喷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好歹一个男人,去了没准儿能帮上忙。都死人了,哪有闲心看热闹。”

    听陈兵这话,我一脸担忧的对陈兵道:“你以后小心点,最近古镇太邪了,我怕你出事儿!”

    “我一个大老爷们出不了事儿!你放心吧!”陈兵拍着胸脯当当作响。

    “你小子少来了,今晚打更,带着对讲机,要是有啥事儿,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行啊!我说刘哥,就是死了一个小女孩,咋还把你吓到了?我今早听人家说,这个女孩是自杀的,捅自己心窝子的刀找到了。究其原因是这个小女孩有点早熟了,没成年就吵吵着参加钻帐篷这个丢贞洁的活动,结果被她妈妈给揍了。可能女孩逆反心理,就这么受不了,上演了这么一出儿。”

    “是这样?”我看着陈兵。

    “反正我是这么听说的,话说这个古镇,女人这么开放不说,连孩子都这样,真是让人不知道咋说啊!”

    顿了一下,陈兵又道:‘诶?刘哥,你发现没?这个古镇有孩子的不少,但都是女孩,我压根儿就没看到过一个男孩儿,你知道这是啥原因吗?”

    陈兵这么一说,我细一想,还真是,当即皱眉摇了摇头。

    “我是听跟我挺好的一个女孩儿说,她们东古女国的女人们血脉特殊,只会生女孩,不可能生出男孩,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有点扯吧?”我皱眉。

    “谁知道呢!就当是真的呗!”

    跟我闲聊了这些话,我和陈兵就去了怪难吃饭馆吃东西。

    在吃饭的过程中,老板娘避开陈兵找到了我,询问我有没有帮她从瘟婆子那里问木牌的事儿。

    听她提起瘟婆子,我就一肚子的火气,当时也没有回她,就是自顾自的吃着自己的东西,搞的老板娘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从餐馆吃完东西回来,我回木屋睡觉,陈兵则是借口说是出去遛弯,但到底是真溜弯还是假遛弯,就不得而知了!

    晚上七点,陈兵准时去打更。临走前,我让他务必带好对讲机,有什么事儿就喊我。陈兵点了点头,人就出门了。

    这陈兵刚走也就一个小时左右,木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打开一看,居然是老板娘。

    今晚的老板娘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着一身很带感的粉红色裙子,露着大白腿,给我看的是双眼直冒火。

    还不等我开口问她话,老板娘突然就抱住了我,手就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游走了起来,火热的红唇已经奉上。

    当时我都懵了,想推开她,但确实有点舍不得。在她的疯狂下,我很快就迷失在了她的温存中……

    我不知道老板娘为啥来了这么一出投怀送抱,但当时那个环境,我也控制不住了,就开始摸起了她来。被我这么一摸,老板娘居然也发出了一阵轻哼。

    她的这声轻哼极大刺激了我的神经,我当时脑子一热,什么都不管了,就想搞她,于是就直接把她扑倒在床上,然后就开始脱她的衣服。

    可能是我第一次脱女人的衣服吧,我脱了好半天愣是脱不下来,这急的我是满头大汗,手也跟着直打哆嗦,就跟得了脑血栓后遗症似的。

    我以为今晚我可能告别处男,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在我的木屋里,肯定不会有人捣乱了。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床头放着的对讲机里响起了陈兵的声音!”

    “刘哥,快来破庙门口救我!快来救我!这里有鬼!这里有鬼!那鬼要杀我!要杀我!”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