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邪物件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木屋里。而在我的床边,正坐着一个人,这个人居然是瘟婆子。

    “你醒啦,现在感觉怎么样?”瘟婆子对我说道。

    我注意到,这个老太婆不苟言笑,脸上自始至终都是紧绷着。

    “还好,那个……娟姐,是你把我带到木屋里来的?”

    我之所以会这么问,是因为我晕过去前,那道呵斥的声音若是没听错,应该就是眼前这个瘟婆子所发出来的。

    回忆起之前的种种,我现在还心有余悸……

    “当然,要不是我,你这小子怕是要躺在太平间咧!”

    “呃……”瘟婆子的话让我心头一紧。

    “话说刚才在你小子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你把所有的经过跟我细细说道说道。”

    听瘟婆子这么问我,再次想起那个拿着锥子准备刺向我的可怕任战聪,我狠狠的喘了口气,又使劲儿的搓了两下脸,这才开口说:“娟姐,是这么回事儿,昨晚照旧打更,突然顶着月亮的大晴天就下雨了,然后我就准备掉头去木屋……”

    之前发生的事儿,我都一五一十的跟她说清楚了。

    听了我的话,瘟婆子双眼突然变的炯炯有神起来,跟着她像是很激动的站起身来,咬破了自己的右手食指,将咬破的手指按在了我的眉心处。

    瘟婆子的所为搞得我是莫名其妙的,但当时我并没有多说什么。

    差不多半分钟过后,她缩回了手,然后对我轻叹道:“还好,还好!幸亏你这小子是我看中的人,命硬的很,这一切都还来得及。”

    顿了下,瘟婆子从我床下捡起了那铜锣和铜梆子,脸色严肃的对我道:“这东西是我替你捡回来的,我问你,这两样打更的东西应该不是麻婆发给你的吧?我想知道,这两样东西你是从哪里讨来的?”

    “呃……你不知道这东西我是从哪里来的?”我讶然的看着她,因为结合老板娘的话,我以为瘟婆子就是阿雅口中的高人。

    听我这么问,瘟婆子顿了一下对我道:“这些东西以前确实都是我来保管的,被我放在了我的百宝箱里。不过后来被人顺走了,具体被谁顺走了,又流向了哪里,我也不清楚!”

    瘟婆子这么一解释,我就清楚了,阿雅口中的高人应该不是瘟婆子,估计是顺走这东西的人。

    想到换上了这东西,我身上就发生了这种邪门的事儿,我这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当时就收不住了,直接告诉瘟婆子,东西是阿雅给我的。也告诉了瘟婆子,阿雅的真实身份是庄子月。至于我跟她掘坟的事儿,我却没有提及。

    听了我这话,瘟婆子脸色忽变:“小子,你确认她是庄子月?若真的是她回来了,那天……可就变了!”

    “庄子月回来,天怎么就变了?”我很不理解的对瘟婆子问道。

    “你小子知道庄子月的具体身份吗?”

    “啥身份?”

    “我告诉你,这个庄子月可是我们整个东古镇的罪人!也是我们整个东古镇的叛徒!”

    “叛徒?!”瘟婆子的这个‘反抽’,抽的我有些懵。

    “说了你也不懂,总之这女人可不是省油的人。许多人都说,跟我瘟婆子沾边了都没得好,但要是跟这个女人沾边了,哼哼……那就是没的活了!”

    “你啥意思……”瘟婆子这话,说的我当时就高度紧张了。

    “你小子先别太紧张,你命硬,会没事儿的。你先听我跟你说说我吧!因为我这人招邪,刚出生就累死了自己的母亲。之后谁照顾我谁遭殃,把我直接丢在街上没人管,讨饭过活,反而活得有滋有味的。老一辈的人说我命犯天煞,注定孤独一生,所以跟我亲近的人都疏远我。”

    叹了口气,瘟婆子又道:“也因为此,古镇里的人不敢跟我走的太近,自然而然的,有什么犯邪的东西,就给我保管,认为我自身的邪气可以压住这些邪物。你现在用的这铜锣和铜梆子,就是当年闹邪的几样东西之一。当年,就是因为打更人用了这两样物件给古镇打更,差点让古镇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我是当年亲历者之一,古镇上上下下,死了三十六口人!”

    “啊?这么可怕?!”

    “这铜锣和铜梆子敲出来的声音你应该也听出来了吧?声音很特别,仔细听,这样的打更声像是一种召唤。据传说,这样打更的物件由特殊的更夫敲打响起声音,代表着更夫在召唤邪崇,不久之后,这古镇就可能变成一个鬼镇,更可能变成人间地狱了!”

    瘟婆子的话,听得我是一愣一愣的。

    “娟姐,这么邪门的打更物件儿,当初是哪个打更人用的啊?是那个王文军还是张家豪啊?用了这邪门的东西,后果会……会怎样啊?”我心里没底的问道。

    “王文军?张家豪?不是他们俩,那两个打更人命薄,自身条件差,可受不起这样的邪物件儿。”

    “咋滴?不是他俩那难道还另有其人?”

    “估计那个麻婆告诉你,在你之前只有两个打更人吧?”

    “对啊!难道不是嘛?”

    “错了!错了!其实除了他们俩,还有一个打更人的!就是那个打更人用这些物件儿惹出了邪事儿。也因为此,这个人的名字成了古镇的禁忌,很少人敢去提及。渐渐的,大家潜移默化都把这个打更人从记忆里踢出去了。”

    “那这个打更人是谁啊?”我问道。

    “让我想想哈,时间久了,有点记不得了……哦!想起来了,他叫……叫李渠文!对!就叫李渠文!”

    “李渠文?!”再次听到瘟婆子提起这个名字,我不由得浑身一抖!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