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破书屋
    听到老板娘要这样的一块儿木牌,我心里咯噔一下,因为这木牌我见过,就是从那个无主的坟里掘出来的!

    虽然内心深处已是波涛汹涌,但面上我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一个写着李渠文三个字的木牌?你要这个木牌干啥啊?”我试探性的问道。

    “这个木牌于我有用,有什么用,我不能说。”

    “那这个李渠文是谁啊?”我紧着又问道,对于这个名字,我现在已经产生了极为浓厚的兴趣儿。

    “他吗?呵呵……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微微失神了一阵子,老板娘又道:“他活着的时候是我的爱人,是我刚成年走婚的第一个男人!也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

    “见不得光的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你能帮我把木牌要来,我就告诉你李渠文的所有身份,包括古镇打更人的特殊性以及……这个古镇的一些你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说出了她的要求后,老板娘就说她累了,想要休息。我当时也没有刻意逗留,从老板娘的房子里败兴而出。

    当我走在老板娘家的院子里,我特意绕着院子走了一圈儿,看看院子有没有藏着什么使坏人。如果真有,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坏了我的好事儿。

    但可惜,一圈儿溜达下来,我什么发现都没有。

    再次回到木屋,我先是点燃了一根烟,半眯着眼睛看着烟雾悠悠飘散,理了理我现在所知道的一些事情。

    老板娘说让我问瘟婆子要写着李渠文的木牌,我在想,这是不是说明,老板娘早就知道只有瘟婆子拥有这块儿木牌?

    而就在之前,我和阿雅刚刚从坟地里掘出了这么一块儿木牌。指点阿雅掘坟的是她口中的高人,可不可以认为,阿雅口中的高人就是瘟婆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阿雅就跟瘟婆子是一伙儿的?

    不过如果她们是一伙儿的,那为啥阿雅要赠送我这些东西,而瘟婆子之前却跟我说‘赠物勿用’的话?这不是两相冲突了吗?

    挠了挠头,我不去理她们的关系,感觉越理越乱。当务之急,先把龟壳搞定再说。

    丢了烟头,找到胶带,我再次弯腰进了床底下。

    将龟壳直接顶在了刻字的那个木板上,我就用胶带开始封。封结实了,感觉肯定掉不下来了,才松了一口气。

    紧跟着,我又把铜梆子用细线和胶带缠绕修好。将铜梆子和铜锣带出木屋,藏在了木屋外的那个歪脖子树下。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觉得,这些东西我应该保密,不能让陈兵知道的东西,最好还是别让他知道。

    所有事儿忙活完了,我躺在了木床上呼呼大睡……

    由于太多事儿烦恼着我,我没办法睡的沉。早上五点多一点,陈兵打更回来的时候,我已经醒了。

    让我觉得怪异的是,每次陈兵打更回来,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这很正常,因为熬夜困乏的原因,别说是他,我每次也是如此。但这一次,陈兵显得特精神,两个眼睛瞪的跟孙猴子的火眼金睛似的,仿佛会放光。

    见我醒了,陈兵把铜锣和梆子当啷一声丢在了他的床上,兴高采烈的对我道。

    “刘哥!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

    “啥好消息把你高兴成这样?”我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好奇的看着他。

    “我刚刚打完更回来的路上,就听早起来往的女人们说,这走婚节刚过,跑夜又要来了。”

    陈兵口中的跑夜就是钻帐篷,比之走婚节,钻帐篷据说显得更加隆重。

    “啥时候开始?”我问道。

    “日子还没定下来,但估计快了!据我所知,钻帐篷是连着三天的,三天啊!想想都过瘾!起码能爽三个女人!要是可以串门钻帐篷,那就爽的更多了!”

    看到陈兵这个色眯眯的兴奋劲儿,我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可能是受走婚节的影响,我总觉的,表面看上去这是一种美好的节日,像是男人的天堂。但实际上,这没准儿就是个危险的信号!

    “刘哥,我刚才看到,有不少年轻漂亮的女人都纷纷在南山脚下搭帐篷去了。借着朝阳的光亮远远一看,那帐篷如海中的白帆,星星点点的,显得特别带劲儿。这会儿我也下班了,要不咱俩一起去看看她们的帐篷是咋搭的,都搭成啥样了!看看帐篷里的环境好不好,睡在里面舒不舒服?”

    “你才熬夜回来,不补一觉身体受的了吗?”我关心道。

    “我现在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不是哥们跟你吹,我以前在网吧通宵打游戏,一个礼拜就睡几个小时的觉而已!跟那个时候的我相比,都是毛毛雨了!”

    看陈兵热情这么高,说实话,我也对这种事儿很好奇,就跟他往南山的山脚下走去。

    可是刚来到附近,就有两个颇具威势的女人拦住了我们!

    “南山正在布置一些特殊场景,短时间内,不允许不相干的人上山,还请你们理解!”说话的就是我在安魂坡见过的那个有着巾帼威势的女人。

    “切!不就是搭帐篷嘛!有什么的?还不让看,真是的!”陈兵不满的嘟囔着。

    人家不让去,我俩也只能转身败兴离开。在转身的一霎那,我注意到一个细节。

    我看到麻婆带着小葵,还有几个女人,在已经搭建好的帐篷里窜来窜去,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又好似在检查着什么东西……

    接下来的一个白天里,我过的都很平静。中间,我在古镇溜达着,并通过询问,得知了瘟婆子所住的地方。

    这个瘟婆子住在主街北边小巷深处,让我惊讶的是,这个瘟婆子居然在小巷子里、自己的住处经营着一家书屋。

    我赶去瞧了一眼,这书屋很破旧,里面有一些破烂的书架子,书架子上歪歪斜斜的放着几本老书,书屋里散发着一股霉味儿,特别的刺鼻。

    而在这个书屋里,我并没有看到瘟婆子这个人。

    转眼间晚七点到了,跟陈兵道别,我装模作样的拿着麻婆提供的铜锣、梆子走出了木屋。

    出来后来到歪脖子树下,换上新的铜锣、铜梆子,开始我今晚的打更。

    可让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就是因为换了新装备,我出大事儿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