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三样物
    在这口棺材里,我没有看到尸体,反而看到的是一大堆的蛇!

    这些蛇数量之多让我难以想象,整个棺材底部都被填满了。随着阿雅手里的手电筒光亮移动,那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即视感,搞的我是汗毛倒立。

    “这什么情况?棺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蛇?”我瞪大了眼睛对着身边的阿雅问道。

    “我也不清楚,这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不过蛇占了‘死人屋’,这无异于‘鸠占鹊巢’,可不是一个好兆头,没准儿会招灾的!”

    对我说完了这么一句话,阿雅拿着铁锹,在蛇堆里面疯狂的搅合了起来。

    “喂!你干啥?别把这窝蛇惹恼了咬你,万一有毒可就麻烦了!”我提醒道。

    “这些蛇我认识,是我们古镇特有的野脖子,不具有毒性,喜静不喜动。一旦舒服的环境被破坏,它们就会逃离,而不会选择去攻击,这点你就放心吧!把它们搅走,一个是想看看这棺材里到底有没有我想要的东西,再就是还‘死人屋’一个清净。”

    被阿雅这么搅合,这些蛇还真没有主动攻击,顺着棺材一角儿的一个破洞,一条条的钻出去不知去向。

    随着棺材里的蛇一条条消失,贴着棺材底儿出现了几样让我眼前一亮的东西。

    一个龟壳,一个铜锣,一个被折断的梆子,还有一块儿木牌。

    伸手拿起这些东西,我们细端详起来。

    先看龟壳。龟壳有盘口大小,呈灰黑色,摸起来手感粗糙,上面有很多天然形成的纹路,用手敲敲,会发出那种极脆的响声。

    再说铜锣和梆子,这铜锣看材质好像是红铜做成的,周边有些锈渍,折断的梆子也是用红铜做成的,这很鲜见,比我们用的木梆子要精贵很多,但掂量着居然没有我们用的木梆子沉,这点很神奇。

    最后是那块儿木牌,这木牌因为受潮的关系出现了腐烂的情况,上面散发着一股股腐木的味道,但保存的还算完整。在木牌上,刻着三个黑字:李渠文。这在我看来,应该是一个人的名字。

    这些东西肯定跟我们打更人有关系,但具体什么关系,它们又代表着什么,我却琢磨不透。

    忍不住的我对着阿雅问道:“这些就是你掘坟要找的?它们有什么用?”

    当时阿雅没说话,但眼睛贼亮。将所有东西都堆在一边,阿雅让我什么都先别管,也别去问,盖好棺材盖儿配合她把坟地恢复原状,先离开这里再说。

    一切搞定,黑布蒙眼,我又跟着阿雅来到了那个阴暗潮湿的石室里。

    到了这里,阿雅把到手的东西往一块儿石台儿上面一摆,嘴角挂笑,自言自语道:“没想到他说的话都应验了,这坟里确实有这么几样老物件,总算是没白忙活!”

    “他说的话?谁说的话啊?”阿雅的话让我有些好奇。

    “跟你说了你也不认识,刘阳,我告诉你,就是这几样老物件,能救你的命!能助你活着逃出这个东古镇,甚至未来,还能给你带来不少顺心旺运的好事儿呢!”

    “怎么说?”阿雅的话让我有些动容。

    “我告诉你,这些东西都是有灵性的宝贝,这个龟壳是有着千年寿命的稀有龟脱下的。龟主长寿,龟壳乃是长寿之源,千年的龟壳傍身,你就算想死也死不了!以后把龟壳放到你的床下藏好,可千万不能让别人发现。”

    介绍完了龟壳,阿雅又指着那铜锣和断了的铜梆子对我说:“这两样东西你拿着,它们都是红铜做的,把这个折断的铜梆子修好了,以后就别用麻婆提供的铜锣、梆子,改用这两样东西,我保证你夜行平安,鬼魅不侵。”

    “至于这个木牌嘛……”说到木牌,阿雅打了个梗儿。

    “这个木牌有什么问题吗?我看到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叫李渠文,这人是谁啊?”我紧着问道。

    “这个木牌有些特殊,上面写着的叫李渠文的人已经死了,木牌应该是他的灵位。死人的灵位于你肯定就不吉利了,我就自己留下来了。”

    顿了下,阿雅笑道:“好了,龟壳和铜锣、梆子你带走,照我说的做,你肯定死不了,在古镇里横着走都没问题!”

    “真的假的?就这么简单?”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要不然你还想多复杂?上刀山下油锅?折腾一顿九死一生,然后才能保住你这条命?”

    “我倒不是那个意思,就是……”

    我话没说出口,阿雅就堵死了我要说的话道:“别的话就不用说了,话说你在我这儿逗留的时间不短了,虽然是晚上,但麻婆那个人生性多疑,万一去找你,一时找不到,肯定会有所怀疑的,走吧!”

    阿雅的‘驱逐令’下的倒是快,把龟壳和铜锣、梆子用绳子拴在了一起,就递给我黑手帕,让我遮眼跟她走人。

    看着递来的黑色手帕,我苦笑着摇了摇头。

    正准备遮住眼睛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儿,便开口问道:“阿雅,我心里始终有一个疑惑还没有从你这里得到答案。”

    “你说。”

    “你那晚约我进破庙,到底所谓何事啊?”

    “就这个?我说我要在里面跟你偷情,恶心死这个被麻婆视作最为神圣的地方,你……信吗?”她的眼神又妩媚了起来。

    “没跟你开玩笑,说正经的。”

    “真想知道?”阿雅表情瞬间变的严肃。

    “当然!”

    “其实那晚让你去破庙,是为了带你还愿的!”

    “还愿?还什么愿?”

    “你应该清楚,走婚节那晚、也就是十五那夜,按照古镇历来打更人的命运,你是必死的!但你却神奇的活了下来。归根结底是因为我动了手脚,救了你一命。”

    “你上次也说十五晚上是你救我的,可你整晚跟陈兵厮混在一起,怎么救我的?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我不知道该怎么相信啊!”

    见我这么问,阿雅笑了笑道:“就是因为我跟陈兵睡在了一起,你……才活了下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