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知天命
    说这话的时候,阿雅的声音要多嗲有多嗲,搞的我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看面前的阿雅秀色可餐,我真有股子冲动把她按倒。可最终我放弃了,一是因为在这个潮湿未知的石室里,我特么实在提不起兴趣来。还有就是陈兵说阿雅是他的,我要是跟阿雅搞在了一起,总觉得这有点不对劲儿!而且这女人突然主动上赶子,反而让我很不舒服。

    所以我轻吐一口气,很正经的道:“没那心思,你留着本钱祸祸陈兵那色痞子吧!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哦?就不再想想?我会让你很快活的!”

    “你麻溜点带我出去得了!”我急了。

    见我去意已决,阿雅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随即丢给我一块儿黑色的手帕。

    “这地方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哪怕是你也不行。要么你用手帕遮住眼睛,我带着你走。要么我把你打晕,拖死狗一样给你拖出去!”

    听她这话,我稍作犹豫就用黑手帕遮住了眼睛。

    之后在阿雅的带领下,我七扭八拐的不知道走了多远。直到我特么有点不耐烦了,阿雅才说到了地方。

    掀开手帕睁开眼一看,发现我们出现在了古镇的一个山脚下。

    “你可以走了!提醒你一下,给你的古画我代为保管了。等你肯相信我了,你就去山顶给我打电话,我自然就会去找你!”

    话落,阿雅就向着山上走去,没一会儿就消失了。

    阿雅走后,我第一时间就赶回到了木屋。

    回来后,我发现陈兵没在木屋里,看看时间快到中午了,这陈兵要么就去吃饭去了,要么就去偷看女人洗澡了。

    不去管陈兵的去留,我决定先在木屋周围查看一下是否有什么猫腻。

    这么一翻查,还真让我看到了不对的地方!

    木屋的墙是用两层木板垒起来的,两块儿木板之间空留着很大的缝隙,而就在这些缝隙中,我看到了一些线路,拆开了几块儿木板后,真就在紧挨着我床边的墙壁里找到了一个小型的扬声器!

    “卧槽!”

    看到这东西,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闹了半天,被我认定是‘鬼阿雅’发出来的声音,就是这玩意儿搞的啊!

    既然木屋真有这东西,那么阿雅说的话,就有一定的可信度了。

    在相信阿雅的基础上,回忆那晚发生的细节,我突然又想到了一个极为关键的地方!

    我记得清清楚楚,走婚节那晚,我是从小葵家里出来的。从她家出来之前,我闻到了她小房间里的一股沉香味儿,那味道很浓,所以我记忆犹新。

    等我遇到‘鬼阿雅’开车出现,在跑的时候,就感觉身体不对了,然后脚下一软,浑身无力的躺在了地上!

    那个时候,我以为是撞鬼缠了邪,身子被邪给束缚了。但现在想来,要是小葵真有问题,没准儿那香味儿才是导致我浑身无力的罪魁祸首!

    我甚至在想,我后面反胃呕吐是不是也有可能是香味儿的作用?!

    这么一想,我就有些恼火了,感觉自己真被阿雅说中了,我真的可能被小葵和麻婆戏耍了!

    坐在床上,我郁闷的抽着烟,心里头感觉无比的憋闷。

    烟还没抽完,陈兵回来了。

    他看到我把木屋的墙都拆了大半儿后,陈兵都懵了。

    “刘哥,你这是干啥啊?这木屋……这木屋……”

    我当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是说了句手痒,拆着玩玩,然后就重新站起来,‘叮叮咚咚’的用羊角锤儿重新把木板给钉好了。

    看我面色严肃的钉着木板,陈兵张了张嘴,想问我什么话,但最终没有开口,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

    钉好了木屋,我也躺在了床上,连饭都没吃,就睡觉了。

    不过这一觉我睡的并不是很沉,心里头总是想着事儿。

    就这么辗转反侧到了太阳落山后,我悠悠醒来。

    转身看陈兵还睡着,推他问他去不去吃饭。可陈兵怎么都推不醒,索性我也不管他,自顾自的去怪难吃餐馆了。

    到了地方,叫了我要吃的东西,忽觉尿急,便去厕所方便一下。等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我要吃的东西已经给我放在了桌面上。不过除了这些吃的东西之外,我还看到了另一样东西!

    ‘一滴香’的酒瓶子!

    这东西在我眼里,已经成了小青年的标配!

    在一滴香的酒瓶子里,我看到一张字条,很显然,来去无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小青年,这一次又偷摸给我带话来了。

    左顾右盼发现周围没什么人,而且老板娘也不在,我直接把字条用筷子从瓶子里勾出来,摊开查看上面写着什么。

    当字条上的字出现在我的面前后,上书:

    “破庙!古画!泥礶!铜钟!红鼓!知天命!

    石碑!坟茔!禁地!龟甲!祭祀!野鬼行!”

    ……

    “这又是啥意思啊?”

    除了几个名词我大概清楚代表着什么之外,那两句知天命、夜鬼行的,我完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真是服了!递个话不能把话写白了?文绉绉的跟我打哑谜有意思吗?不知道我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我发了句牢骚,随后字条和酒瓶子揣在了衣兜里,这才动筷子吃饭。

    填饱了肚子,瞅着天已经黑了,而且今晚不是我打更,我就决定,披着夜色,得去干点事儿!

    当然,我干的不可能是采花的事儿,而是调查小葵的事儿。

    虽然找到了扬声器让我弄清楚了一些事儿,但若是不能搞清楚小葵到底是不是没死的庄子曦,那真相对我来说,还是一个谜。

    小葵的家我之前已经去过,所以我轻车熟路的就来到她家房子外。趁着夜晚没人走动,我溜进了她家院子里,通过虚掩的门,向着门缝儿里看了看,又侧耳听了听。

    这种状态持续了三五分钟,房子里没有半点声音,所以我大胆猜测,小葵应该是不在家。

    小葵不在,房子里是空的,我瞬间想到了二楼小房间里、那些跟麻婆竹屋里放着的一样的流血的陶泥罐子!

    我记得当初麻婆告诉我说,这些罐子里装的都是给小葵治脸的五毒血。但如果小葵作假,脸是乔装打扮的,那罐子里装的就不是啥治脸的毒血,没准儿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了!

    对于这种见不得光的东西,我非常的好奇!

    内心深处做了一个简单的权衡后,我一咬牙,决定溜进去看看再说。

    可点儿背的是,我前脚刚进了小葵的家,正踏步往二楼去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