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山顶上
    店小二这话简直能给我造成一万点的暴击!我没想到这货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这太可怕了!

    麻婆听了他这话后,也是满脸的狠厉,她直接走到店小二面前,拿出自己的旱烟杆子道:“我让你这张臭嘴胡说八道!”

    下一刻,只听‘咔的’一声,麻婆手里的旱烟杆槽如榔头一般敲打在店小二的嘴巴上。一声脆响,当时我就看到有一颗门牙带着血飞溅了出来……

    摸了摸嘴,店小二叫嚣道:“有本事你这个鬼婆子就特么弄死我!要不然,有下辈子,我就弄死你!”

    看着店小二气呼呼的样子,我跟着插话问道:“小二哥,这两具尸体真的是死去的那两个打更人的?”

    “那还有假!我是真正的玄门弟子,可不是大街上算命骗财的,真弟子不说假话!相信你肯定会好奇这死了这么久的尸体为啥保持的这么新鲜吧?我告诉你……”

    店小二这话还没说出口,麻婆又是一烟杆子敲上去,直接让店小二下面的话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就你话多!来个人,把他的嘴巴给堵上,别让他乱嚼舌头!”

    麻婆话刚落,之前架着他的两个女人束缚住他,直接用胶带封住了他的嘴。

    “一个胆敢偷尸体、还狂妄说要让全村吃尸肉的人,我不想再听他胡说八道。”说完了这么一句,麻婆又对店小二道:“你自己说你是真弟子不说谎的对吧!那么我问你,刘阳戴着的手串是你送的吧?”

    店小二点了点头。

    “那手串上的骨头应该就是死去这两个打更人的断指吧?”麻婆又道。

    这一次,店小二略一犹豫,然后又点了点头。

    感觉店小二今天所有的举动都怪怪的,但不管他举动如何怪,起码他是承认了!当时知道真相的我,特么都无语了!

    我戴着死人的手指头这么多天,想想头皮都发麻啊!

    于是乎,我直接从兜里掏出了手串,狠狠的甩在了地上。

    当手串丢在地上,伴随着一颗颗滚落的骨头,店小二眼睛都红了,眼泪刷的一下就落了下来,整个人拼命的挣扎,嘴巴里呜噜呜噜想说什么,但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最终,在店小二近似绝望的眼神中,他被‘请’出了后厨……

    店小二一走,麻婆便冲着我慈笑道:“店小二自己都已经证实了,这回你该信了吧?”

    我想要对麻婆说些什么,但张了张口,最终一个字儿都没说出来,心里头窝的慌。

    “行了,这事儿搞清楚了,回头我把手串上打磨过的手指骨收集起来,一同葬在死者的墓地里,也算是给死者留个全尸,让他们入土为安了。你也熬了一宿了,也应该很困吧,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听了麻婆的话,我点了点头,转身想走,可突然想到刚才那个挺惨的店小二,忍不住的就问道:“麻婆,那个店小二犯了这么大的事儿,你们……你们怎么处置?”

    “怎么?那小子给你人骨头让你戴,明显是想不让你好,你现在心里还挂着他?”麻婆脸色一变。

    “不是那个意思,我这个人心软,就随口问问而已。”

    “你放心,他虽然犯了十恶不赦的事儿,但还达不到要他命的程度,再说我们也没有权利要他的命。他也吃了该吃的教训,被折磨的够惨了。回头把他赶出山,以后永远不准他踏进咱们东古镇半步就是了!”

    麻婆这话说的我是心里一松,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店小二给了我恶心的人骨手串,但我就是不想他出事儿,这种微妙的感觉我自己都很奇怪。

    我这边刚准备抬脚要走,换麻婆开口了:“你先等一下,我还得跟你说个事儿,你跟咱们古镇的瘟婆子很熟吗?”

    “只是之前见过一面,没怎么接触过。”我回道。

    “那就好,我告诉你,那瘟婆子邪门的很,别跟她走的太近,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古镇曾经跟她走的近的人,不是烂死的,就是被怪疾折磨而死的。”

    “呃……多谢麻婆提醒,我心里有数了。”

    “有数就好,还有,你知道任战聪是怎么死在破庙里的吗?”麻婆又对我道。

    “这我哪知道,我自己也纳闷。”我挑着眉头看着麻婆。

    因为任战聪本来就死的怪异,所以我猜想麻婆接下来说任战聪的死因会跟娟姐说的一样,是厉鬼所为啥的。但出乎我的意料的是,她说了一句让我觉得很不对劲的话。

    “我明着告诉你吧小子,我之前也提醒过你,这破庙你们男人不能进去的!这任战聪就是因为半夜闯进了破庙,遭到禁忌反噬而死的!”

    虽然麻婆这么说,但我心里觉得,这老婆子应该是骗我的!

    按照陈兵对尸体的分析和我自己的总结,我应该相信任战聪不是那晚死的。现在她又给我说了这么一套,在我认为,她这是故意吓唬我,没准就是让我晚上千万别进破庙……

    从怪难吃后厨出来,我没有先回木屋,而是爬到山顶,再次往家里打了个报平安的电话,然后来到石堆里找出了那幅古画。

    按照娟姐送给我的‘赠物勿用’四字真言,这店小二给我的人骨手串肯定不是好东西,这个算是应验了。我现在在想的是,这古画该不会也不是啥好东西吧?

    毕竟这古画是阿雅给我的,阿雅我现在已经毫无好感。而且古画上有很明显的血迹,没准儿,这上面全都是人血呢!

    凡是涉及到人骨人血这样的东西,肯定都是不吉利的!

    那我该怎么处理这幅古画呢?

    销毁了?

    这貌似不是一个可取的方法,万一古画于我无害,而对古镇确实很重要,那我还成了罪人了呢!

    完璧归赵?

    毕竟古画是阿雅从破庙里偷出来的,我把古画还给麻婆,这也算是一个好办法了吧?

    可是麻婆在我眼里,也特么不是好人啊!古画给她,没准儿也不是好事儿!

    就在我陷入矛盾的时候,我猛的一拍脑袋,心道:赠物勿用在于一个用字!人家娟姐的意思应该是赠给我的东西我不能用。手串我用了,但是古画我只是藏起来,也没想过用它,应该不至于对我不利吧?

    想通这点,正准备把古画重新藏起来的时候,一道劲风从我的后脑勺扫来。随即,我只觉得脑袋被人给重重击打了一下,再就两眼一黑,直接昏死了过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