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有问题
    “小子,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麻婆凑到我耳边冷声问道。

    “认……认识。他是我以前公司的大队长。”我如实回道。在麻婆的面前,任战聪的身份没什么可以隐瞒的,毕竟最初,麻婆也说过,安排任战聪送我来古镇,可见他们之前早就认识了。

    “我现在就想知道,你的鞋子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脚上,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吧!”

    “这个…这个……”

    面对麻婆这样的问话,我支吾了半天才回道:“麻婆,我…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你不知道?难不成你的鞋子长了翅膀飞到人家脚上了吗?还敢狡辩!快说你昨晚都做了什么?!”

    面对麻婆那犀利的眼神,我有些慌了,这可是一条人命啊!现在我鞋子出现在死人的脚下,我得想办法把自己摘干净,要不然鬼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等一等。”

    在我正准备缴械全盘托出的时候,那个我之前在超市门口见过的女人突然来了这么一嗓子,然后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麻婆身边。

    这女人一出现,麻婆立刻就恭敬的道:“娟姐,你身子骨不好,应该多休息才对,怎么来破庙这里啊!”

    见麻婆管这个女人叫姐,我挺奇怪的。这女人看着最多四十左右的样子,而麻婆看起来就是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婆。她这样的老太婆管这个女人叫姐,而且还表现的如此恭敬,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女人到底又是什么来头啊?”

    面对麻婆的话,这个女人微微咳嗽了一声,跟着道:“我插一句话,这男人死的事儿跟打更这个傻小子没啥关系,你也不用太过难为他。”

    “可是娟姐,这鞋子……”

    “行了,这事儿就这么过了,其实你我都清楚,躺在地上的早…早该死了,对外他这个人也不存在了。我从来没插手过什么事儿,这次我做回主,麻婆,你……懂我的意思吗?”女人眼神中透着一种深邃,那深邃的眼神,给我的感觉,如两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呃…我明白了,我这就带人把尸体处理了!”

    对女人恭敬的回了这么一句话后,麻婆带着其余女人卷走任战聪的尸体就离开了,顷刻间,破庙里,就剩下了我和那个女人。

    随着所有人的离开,女人先是咳嗽了几声,然后对着我道:“小伙子,没被吓坏吧?很高兴咱们又见面了,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没姓,大家都管我叫娟姐,是古镇上一个不大吉利的人,跟我走的近的人都死绝了,所以他们都称呼我为瘟婆子。别看他们一个个都挺恭敬我的,实际上那都是怕我,怕我给他们带来瘟灾!”

    “哦,娟姐好。”这麻婆管她叫娟姐,我再称呼她娟姐,总觉得味儿不对。不过该说不说,她的出现,确实改变了这所有的局面。至于她能不能给我带来瘟灾啥的,我暂时还没想那么多。

    “小伙子,不要紧张,这里就你跟我,我是不会为难你的。那死人的尸体我查看过了,非人力所为,而是被厉鬼所迫害的。”

    “厉鬼?!”从这女人口中再次听到鬼,我已经麻木了。

    “我知道你昨晚必然经历了一些事儿,要不然你的鞋子也不会出现在他的脚上,我也不多问,就是想告诉你,在这个古镇里,做啥事儿不能被别人带了节奏,要做自己,为自己活着,更不能相信自己听到的……甚至看到的……!”

    对我说完这话,娟姐突然看了一眼我手腕上的手串,随即一脸凝重的问道:“你手上戴的东西哪来的?”

    “一个朋友送的!”

    “哪里的朋友?古镇里的吗?他是谁?”

    “这个……”听到娟姐一连问我这三个问题,我在想该不该曝出店小二。

    可能是看出了我的为难,娟姐摆了摆手道:“我也不想知道的太详细,临别前送你四个字‘赠物勿用’!好自为之吧!”

    对我说完话,娟姐转身而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想着她临别的那‘四字真言’,我整个人都定在那里。

    我在想‘赠物勿用’的意思该不会是古镇里,别人给的东西,我不能用?用了会对我不好?

    自然,店小二给我的手串就是不好的东西了?

    结合这一点,包括阿雅给我的古画都对我没好处?我是越想越心烦……

    破庙里任战聪的突然暴毙让我对这个古镇恐惧更甚了,现在的我感觉自己像是陷入了一滩沼泽中,想要拼命往上游,身子却不住的下沉,只能不停尝试去捞沼泽边的草,以希望能当救命稻草使。但是,这周围的草却都是带着毒刺的藤蔓,一碰就容易受伤……

    当我从破庙走出来的时候,跟我一起来、但却躲在破庙外的陈兵忙接应上了我,对我问道:“刘哥,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我颓然道。

    “话说刚才走出来的那个瘸腿女人什么来路?感觉麻婆都怕她啊!”

    “我也不知道,她自称自己是一个不吉利的瘟婆子。”

    “瘟婆子?这称呼有点意思。刘哥,你看到死尸了吗?是欠你钱的那人吗?”

    我当时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真是怪!可能是我昨晚眼花了?刘哥,我对天发誓,我真的没骗你,我昨晚绝对没看到他进过破庙,真的只是见过一女的。”

    “我没怪你,人都死了,事儿就过去了。也幸好你拦住我,要不然我大晚上进了破庙,不定会怎样的。走,咱们回去吧!”我当先带路。

    路上,我注意到陈兵想对我说什么话,但犹犹豫豫的,始终未曾开口。

    “我说你有啥话就说呗?别磨磨蹭蹭的。”

    “嗯,刘哥,你了解尸体吗?”

    “了解尸体?你什么意思?”我听了一懵。

    “难道你就没看出来,死在破庙里的那人、尸体有问题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