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后半夜
    刚从老板娘家走出来,我看到外面站着一个中年女人,这女人就是刚才敲门说话的人。女人我还真就有过一面之缘,上次在古庙,她曾来到老板娘身边告诉我,也没看到我身边坐过那个小青年。

    从老板娘家出来,我的心跳才得以平稳。想起刚才老板娘的音容月貌,我真的觉得有点窝囊。心想着,下次若还能逮到这样的机会,我肯定不会错过了!

    出来的我并没有急着回木屋,而是决定去山顶上往家里打个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

    要是换做以前,我‘八百年’都不会往家里打一个电话。但可能到了这个古镇,我有了危机意识,对家的思念更浓。

    一路奔波,到了山顶,连上信号,我打了过去。

    这一次接电话的是我父亲。

    可能是因为同为男人,也可能是从小性格的养成,我跟我父亲平时说话很少,平时打电话,我们爷俩通话最长都超不过一分钟。

    “咳咳,爸,还在医院吗?”我轻咳嗽了一声问道,每次我们通电话,我们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尴尬。

    “出院了,就是呛了点水,用不着总在医院呆着,怪浪费钱的。”

    “哦!那你好好养着,我这边忙,也没时间回家看你。”

    “有啥可看的,你好好工作,没事儿就挂了吧,省点电话费。”

    “嗯!那挂了!”

    “嘟嘟……”

    我们爷俩通话结束……

    看了看时间,12秒,还是熟悉的速度……

    收起了电话,我并没有急着下山,打量这四周没什么人,我赶忙来到我藏着古画的乱石堆里,古画还在这里,没什么问题,就是有些受潮了。

    我肯定不想古画出事儿,心想着,下次再来,自己必须要准备几个塑料口袋,把古画保护一下。这样,万一哪天下雨了,也不用太过担心。

    再次藏好古画,刚准备下山的时候,手机突然传来了一阵响铃声。以为是我爸又给我打电话嘱咐啥事儿,可是当我把电话拿起来,看到来电的号码居然是阿雅!

    我当时定住了,望着阿雅的手机号,我不知道是接……还是不接……

    就这么犹豫不决,电话铃声停了下来,我不知道是过度紧张还是怎样,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过了没到两秒,阿雅电话又打来了。最终我一咬牙,心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一个电话而已,又不能通过信号把我命给绝了,我怂啥?

    接通电话后,电话那头传来阿雅的声音。

    “我知道你在山顶上,所以才给你打了这个电话。走婚节那晚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儿,我多少了解了一些,我想我们之间可能存在一些误会,需要见面细聊一下。”

    “我就想问你,走婚节晚上,到底是不是你拿着刀子要杀我?”听到阿雅的声音,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这话我必须要问。

    “你好好用脑子想想可能吗?我们这么熟,要杀你,我干脆直接坐在木屋等你回来,然后跟你闲聊,趁你没有防备,一刀子结果了你的命多省事儿,用得着折腾出一辆车什么的那么麻烦吗?再说了,那晚我跟和你住在一起的小帅哥一直呆在一起,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杀你?”

    阿雅这话说的确实在理,我当时也无从反驳。

    “另外,我还必须跟你说个事儿,十五那天晚上,要不是我暗中帮你做了些事儿,你可就不是有惊无险那么简单了,小命早就玩没了,所以说到底,我非但不是那晚害你的人,还是你的救命恩人!真正想害你的人,应该是那个麻婆才对!”

    “你少编话,你都说了跟陈兵厮混了一晚上,咋帮我做事儿救我命?再说,你为啥肯定想害我的人是麻婆?那晚没麻婆,我不定怎样呢!”我不信道。

    “这里头牵涉的事太多了,而且我现在跟你通话不方便,有些东西,咱们必须当面聊清楚。据我所知,今晚是由陈兵打更、你休息对吧?”阿雅话锋一转。

    “陈兵告诉你的?”

    “这你别管,既然你休息,那后半夜两点,你去破庙,我会准时在破庙里等你。”

    “后半夜让我去破庙?不行!我不去!”我一口回绝。

    “为啥?”

    “我刚进古镇的时候,人麻婆千叮咛万嘱咐,说我们打更人晚上绝对不允许进破庙,会犯禁忌的!那禁忌被麻婆说的有点邪乎,我可不想一不小心就死了!”

    “切!麻婆跟你说的话都是唬你的!她说不让你们打更人晚上去破庙,否则会遭到致命禁忌啥的,可到头来,听话的打更人不都死了吗?难道你想听她的话等死?”

    “这个……”我一时语塞。

    “明着告诉你,她就是怕你们打更人晚上进破庙!你不知道,这破庙可是整个古镇最最神奇的地方。白天你压根儿啥都看不出来,感觉就是一个破庙罢了,但到了晚上,这庙就完全不一样了,古怪得很!”

    “你还记不记得我去破庙偷画的那个夜晚,出来的时候,虽然你躲着,但我看到了你。就是那个时候,我看到你的身上的颜色变绿了!所以我怀疑,很可能是因为晚上你距离破庙近的关系,出现了由死向生的迹象,也就是说,这夜晚的破庙能救你的命。你必须得去!”

    “好了,多的话我就不说了,我相信你会去的,我等着你!”

    “嘟嘟……”

    ……

    阿雅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留我一个人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终我只能先暂时回到木屋,再做打算……

    当晚,陈兵就拿着家伙事儿去打更了,留我一个人在木屋里休息。

    我想睡觉,可怎么都合不上眼,就准备挺着,一直挺到了后半夜两点整,我都没有行动。

    其实中间几次,我都好想冒险去,因为从某种层面上来说,电话里她的话确实在理。但我不敢,我知道,万一麻婆的禁忌是真的,我就可能玩完了。这是一道生死题,答案只有一个,机会只有一次!哪怕晚上去破庙真的对我好,我也不敢赌,只能选择放弃。

    两点一过,我脑子里紧绷的弦儿反倒是松了下来,身子一阵轻松,困意突袭,准备睡觉。

    但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却敲响了木屋的门!

    “咚咚咚——”敲门声很有节奏,不急不缓。

    “谁啊?”

    ……

    “敲门的是哪位?”

    ……

    “喂!能说话吗?”

    ……

    “咚咚咚——”声音还是不急不缓!而我连着喊了好几声,都不见敲门人的回答。

    当时我的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心道难道是因为我没有赴约,人家主动找上门了?再次想到阿雅拎着刀子的画面,我是真的害怕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出于自我保护,我从木屋角落里拿起一把平时用来修木屋的羊角锤,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

    门开后,看到门外的情况,我吓的嗷的一声。

    下一秒,我丢掉手里的羊角锤,迈开腿儿,奔着破庙的方向,玩了命的跑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