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爽到家
    “什么?还有这种事儿?”我瞪大了眼睛。

    “是啊,最近古镇不太平啊,我估摸,这掘坟的事儿,没准儿怕也是阿雅那个女鬼干的!趁着天还没亮,五更天还没过,从巫学的角度上来说,圆月之夜的末端,是阴阳互通度最高的时候,我去两个坟头烧些纸钱,祷告一番,希望死去的两个打更人在天有灵,能听到我的诚心祷告,别怪罪下来。”

    对我说完这番话,麻婆又哀叹了一声,带着小葵便离开了。

    麻婆一走,小木屋瞬间就剩下了我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望着外面黑魆魆的夜,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生怕阿雅再拎着血刀出现在我的面前,生怕我再次听到阿雅那催命的声音。

    低头看了看手腕上店小二给我的那串骨舍利,我真恨不得直接扯下来丢在地上摔个粉碎。感觉这东西特么的也不好用啊,戴在手腕上纯粹是浪费感情。但最终,我没有这么做,我觉得这好歹是人家的一片心意,既然戴上了,那就当首饰吧,而且这串骨舍利乍一看,确实挺好看的。

    骨舍利不好用,但我想到刚才麻婆使用铜锣的奇效!

    于是我赶紧下了床把铜锣和梆子捡起来,贴身放好,要是稍有不对,我就敲铜锣。

    看了看手机,发现时间才刚到凌晨四点,我这个急啊,心想着,时间赶紧走的快些吧,再快些吧!

    就这么熬着,将近六点的时候,木屋的门被人推开了。

    当时我骤然紧张,心里想,该不会阿雅发现麻婆不在,又找上门了吧?

    等推门而入的人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我悬着的心才得以放下,因为来人是我的同事陈兵。

    回来的陈兵满脸的喜色,看到我坐在床上手里还拎着铜锣,陈兵笑道:“我说刘哥,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话说你这会儿拎着铜锣干啥?该不会是职业病吧?”

    听他这么说,我是一脸的苦涩,当时把铜锣往一边儿一放,拿出一根烟,吧嗒吧嗒就抽了起来。

    “你咋还愁上了?该不会是昨晚走婚没过足瘾头儿吧?同样作为男人,我理解,我理解!话说刘哥,这古镇以后不是还有一个钻帐篷的习俗嘛!没过足瘾头到了那天你还能继续弥补一波。而且这个古镇都是美女,闲暇之余,我就不信你撩不到一个跟你偷摸厮混的,嘿嘿!”陈兵冲着我猥琐的笑了笑,跟着也抽起了烟来。

    抽了两口,看我眉头紧锁还不说话,陈兵又开腔道:“刘哥,你这情况不对啊,是不是出啥事儿了?”

    “出啥事儿?没出啥大事儿,就是他么的撞鬼了!”我有些自嘲的甩了这么一句话来。

    “撞鬼?我的哥,你又跟我开这种低级玩笑。都什么年代了,还鬼不鬼的?话说陈哥,你昨晚走婚的妞儿咋样?”陈兵想要逗我开心,故意岔开话题对我问道。

    “不咋样,怎么?看你的状态,很爽?”

    像是说到了他想听的话,陈兵一脸骄傲道:“那是!我跟你说,昨晚跟我搞在一起的女人那滋味儿简直让我爽到家了~!那种刺激感,可是我过去在任何女孩儿身上都没有体会到的,感觉自己就跟皇上似的。刘哥,我觉得咱俩是个幸运儿啊!能来这里赚这么高的工资,还能参加这种节日、白白睡想要孩子的漂亮女人,真是非一般的感觉!”

    “幸运儿?还非一般的感觉?你现在这么想,估计过不了几天,你小子哭都来不及!”我气哼哼的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闭上眼睛,不想再搭理他。

    “不是哥,你啥意思啊?咋还哭都来不及?该不会你昨晚去女人家走婚,功能障碍,那方面失灵,男人不起来,所以才会……”说着说着,陈兵坏笑了起来。

    “随便你想吧,我困了,睡一会儿。”由于陈兵回来了,多了他这么个人作伴儿,我这心里也踏实了下来。

    “哎!差距啊!做一个真正‘有资本’的男人真好!”陈兵那一脸憧憬的表情,看在我的眼里,跟个二傻子没什么两样。

    就这么躺了没多久,我就睡着了。中午十二点左右,我悠悠醒了过来。

    伸了个懒腰,看到一旁的陈兵睡的跟个死猪一样,我就摇醒他,问他去不去吃东西。

    陈兵点了点头,费了好半天的劲儿才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收拾,我俩就奔着怪难吃餐厅走去。

    路上,陈兵对我笑哈哈道:“哥,我知道你今儿早为啥会不开心了!”

    “为啥?”我瞥了他一眼。

    “因为你得病了对吧?”

    “嗯?”我一懵。

    “少装蒜了,我都发现了,你睡着了后,我看到你床边有你吐的一些挺味儿的东西,还是我帮你收拾的呢!你要是没得病,能吐吗?话说你运气也真是够差的,这么好的日子,居然得病了,那肯定没办法过瘾了,我理解,我很是理解啊!哈哈哈!”陈兵有些幸灾乐祸的看着我。

    当时我也懒得解释,只是闷头往前走。

    等我们来到了怪难吃饭馆,我发现饭馆里冷清的很,一桌的客人都没有。找了个干净的桌子一入坐,厨房方向、那个隔了好几天再次工作的店小二屁颠屁颠的奔着我们跑了过来。简单跟陈兵打了个招呼,他就别眼看向我,当时看我的眼神,就跟看新媳妇似的。

    “干啥这么看我?我脸上有东西?”我问道。

    听我这么问,店小二看了看一旁的陈兵,似乎有意避讳他,勾手让我跟他去后厨那边。

    到了地方,他对着我兴奋的道:“恭喜你在我赐给你的骨舍利的帮助下,平安无事挺过了昨天,现在你死气全散,生机满盈,以后大可无后顾之忧了!你说我救了你的命,你该怎么感谢我?”

    我当时真想告诉他,你的骨舍利毛用都没有,要是没麻婆,我就玩完了。但看着店小二那得意的样子,又不忍心打击他,只能勉强开口道:“小二哥是大本事的人,我也不知道咋感谢,反正你是个好人!”

    “我当然是个好人,其实也不要你感谢,我们这种玄门之人,救人一命那是积功德的事儿!以后你再有啥事儿找我,我肯定帮你摆平。哦对了!五百块钱你还得给我,这是规矩,我之前也说过。”

    店小二问我要钱,我直接就掏出了五百块钱给了他。

    重新回到桌子上,陈兵就小声对我问道:“哥,那个店小二把你拉走,刻意躲着我跟你神神秘秘聊啥呢?”

    “哦!也没聊啥,就是跟我说了说他昨晚走婚的经过,说跟她走婚的女人怎么怎么好,让他怎么怎么爽的。”我胡编了一个话回道。

    “就跟你说这个事儿?那他躲着我干毛线?切!跟他搞的那妞我担保没有我昨晚的好!我跟你说,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那妞儿的,那声音,那身材,那个疯劲儿,简直了!哦对了,她告诉我说,她叫阿雅,多么好听的一个名字啊!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名字的!”

    陈兵正一脸陶醉着,我当时就猛拍了一下桌子,瞪大了眼睛对他问道:“你特么说啥?跟你走婚的女人名叫阿雅?!”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