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接班人
    一听麻婆说的日子是农历十五,我脑袋就像是被植入了一颗定时炸弹,猛的爆裂开来。

    农历十五这个日子对我来说,太不一样了!

    任战聪信里面说,死去的打更人都是死于当月十五,而我如果找不到救我的背纹邪鱼之人,也逃不过这一天。就连那个自称能掐会算的店小二,也预知着我这一天会死!

    试想一想,如果这一天可能对我来说会有危险,我还敢参加那样诱人的走婚节吗?

    我甚至有一种预感,这一天所举行的走婚节,就是为了我的死而准备的!

    “喂?你小子咋突然不说话了?是不是不舒服?脑门上怎么还冒汗?”麻婆的声音突然响起,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哦!我这是在幻想那天的美景嘛,一时间有些想入神了。至于我额头上为啥冒汗嘛……我作为男人,联想到走婚节晚上,进人家姑娘闺房的画面,这邪火就直窜,人一兴奋,肯定就出汗了啊!麻婆,你不知道,我们男人都这德行!别见笑,别见笑哈!”我胡编解释道。

    “是吗?你要是想到这些就兴奋的出汗,我看你八成是肾亏,想法子补补身体啊!好了,这天色也不早了,我也困了,你忙吧,我先走了!”

    从青石板上站起来,麻婆就准备离开。可等她刚转身背对我的一霎那,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开口道:“最近你小子巡夜的时候小心着点,你不知道,你休息的那两天,古镇大晚上闹出了一些邪门事儿,周六晚上,镇子里一个女人说是见鬼了,现在还疯傻着呢。周日那天晚上更怪,一个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婴孩儿,突然被鬼上身了,居然满嘴脏话,拿起一把刀就砍自己的母亲,幸好他母亲躲得快,要不然命都没了!。”

    “这么邪乎?”不管麻婆这话说的是真是假,但听在我的耳朵里,却让我有一种心慌的感觉。

    “就是这样!对了,据我所知,你利用休息这两天,翻山回家了?”

    “对啊!”我回道。

    “这事儿你怎么不告诉我呢?我跟你说,当了古镇打更人,就不能贸然出山,这样会犯了‘害亲’的禁忌!所谓害亲,就是会害自己的亲人出事儿!”

    “还有这种事儿?那你怎么不早说啊!我的家人不会真的出事儿吧?哎呀!我这几天也没联系家里,可千万别因为我的关系害了我的家人啊!”演戏这方面,我真不是针对谁……

    “你也别着急,得知你利用休息时间翻山回家了,我做了一些事儿,提前帮你摆平了这道禁忌,保证你的家人安然无恙!但我的方法只能帮你一次,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可就帮不上了!”

    “那太感谢你了麻婆,不过你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也没啥,就是使用了我们东女古国的一些秘法,再按照你合同上填写的地址,派去一个女人,特意去看望你的家人,暗中保护他们,做到万无一失。”

    听麻婆说出这样的话,我又懵了!

    我在想难不成我爸没事儿,还是麻婆的功劳?

    我妈所见到的‘阿雅’是麻婆派去的?

    那去我家的阿雅到底是庄子曦还是庄子月?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人际关系就变的有点恐怖了!恐怖到我的脑细胞都不够用了……

    麻婆跟我挥手走后,我一边巡着夜,一边思考着一些事儿。

    我知道,我目前最应该做的就是在十五前找到那个背纹邪鱼的人。可古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大部分都是女人,我掀女人后背看,这显然不靠谱。所以按照目前的这个复杂情况来看,找背纹邪鱼的人,有些搞不定了!

    如果背纹邪鱼的人找不到,那我真的只能等死吗?

    这我真的有些不甘心,只希望到那个时候,店小二真能帮我,阿雅也能够帮我吧!

    说实话,到了这个时候,命运被掌握在别人的手里,这滋味儿真不好受!特别是还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不是真的。

    就这样,时间匆匆而过,又是一个平安夜。等五更打完后,我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了木屋睡觉。

    让我无语的是,这一觉我就睡了三四个小时的样子,我的房门就被人咚咚咚的敲响了。

    本以为是麻婆、亦或者是阿雅找我有事儿。但让我意外的是,这次敲门的是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年轻小哥。

    小哥长得很帅气,皮肤很白,看着也就二十多岁。他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感觉像是从外面来的人。

    “请问你是……”我揉了揉带着血丝的眼睛,发懵的看着他。

    “大哥你好,我叫陈兵,是来古镇做打更人的。”

    “嗯?你是来古镇打更的?”我有些纳闷,我干的好好的,咋突然又蹦跶出一个打更人?这让我觉得非同寻常。

    瞬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脑子里形成,我在想,该不会麻婆预料我要死了,提前为打更人这个差事找好下家了吧?

    脑子里刚这么想,麻婆佝偻着腰就出现了。

    “小子啊,是这么回事儿,上面觉得,你一个人打更太累了,所以决定,走婚节过后,给你安排一个人轮流打更。人选就是这个陈兵,你们年轻,相互间有很多聊得来的话题,相信你们相互配合会干的更好。”

    “哦?”我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麻婆,然后又看了一眼陈兵,心里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陈兵要入坑了,另外一个想法就是,这摆明了十五之后我死了,然后让陈兵接手,这特么就是套路啊!

    我当时真想跟麻婆撕破脸皮,生命受到了威胁,无时无刻不在压力中度过,这种痛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可能是觉得我眼神有啥不对,麻婆补充道:“你也别多想,你三倍工资不会下调,拿着高工资,但工作量却减轻了一半儿,这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儿,你就偷着乐吧!”

    “麻婆对我自然是没话说啦!”咬了咬牙,我决定再忍耐一下,所以就说了这样恭维的话。

    麻婆走后,我小心关好门,对着陈兵道:“兄弟,你愿意接这个打更人的活儿?”

    “待遇这么丰厚的肥差,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不愿意?”

    见这小子这么兴奋,我心里暗骂道:“真是个傻小子!”想要提醒他,但最终放弃了。我觉得我的提醒他肯定不信,到头来还以为我妄图自己霸占这份肥差,编谎话故意骗他呢!而且他若是把我的好意提醒泄露给了麻婆,那我就是自己找麻烦!

    接下来的几天,我打更都非常的顺利,跟陈兵相处的也挺好的,他也陪着我打了几宿的更。

    期间我通过自己的方式也查看了一些人的后背,甚至连陈兵都看了,但都没有找到那个背纹邪鱼的人,这让我很是不安!

    更让我心急的是,这段时间里,说能保我命的阿雅和店小二全都不见了。我中间有去怪难吃找过店小二,但老板娘说,店小二这几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好几天没来工作了,就跟人间蒸发了似的。

    就这样,在我无尽的惶恐中,要命的日子——农历十五到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