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走婚节
    照片上显示,古画上画的根本就不是一张地形图,而是一团乱七八糟的东西,配合古画上的血迹,这东西粗看像是一条周身燃烧着红色火焰的鱼形物体。

    想到麻婆说,丢的古画上画的是她们的信仰图腾,这么一看,这‘火鱼’形物体还真类似那种图腾的存在。

    至于旁边的文字,现在也变成了一堆乱码,正如阿雅说的那样,跟一些经文似的!

    “怎么会这样?”我一时间有点发懵。

    又这么拍了几张照片,发现还是这个情况,这不由的让我在想,难不成这古画确实特别?只有当我直面这古画的时候,才能看到上面真正的内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古画我必须当宝贝藏好了,因为它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复制的!

    预感到这幅古画的重要性,我瞬间就觉得藏在木屋也不安全。木屋是麻婆让我搬进来住的,没准儿这个木屋她比我还了解哪里更适合藏东西。

    所以我决定,现在带着古画去山顶,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把古画藏到那里相对更安全一些。

    将古画藏在衣袖里,匆忙赶到了山顶。确定周围都很安全,我就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乱石堆,把古画藏到里面,这才松了一口气。

    站起身来,我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我妈,询问她所看到的那个阿雅长的是什么样子,这是当务之急。

    由于我爸的老年机不具备微信功能,就连彩信都没办法发,要不然,拍一张阿雅的照片就能解决一切。

    跟我妈一番交流后,我吃惊的发现,我妈所见到的那个阿雅跟刚才跟我交谈的阿雅完全长得一样,甚至就连衣着打扮都不差分毫!

    这特么什么情况?两个阿雅?

    我当时就傻眼了。

    当然,我肯定不信这个世界有人会分身术,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唯一的解释就是……

    如果如麻婆说的那样,阿雅确实是庄子月的话,那么她那个自杀的孪生姐姐庄子曦肯定就没有死!

    当然,也不排除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阿雅实际上就是没有死去的庄子曦,而出现在我爸妈那边的阿雅才是其妹妹庄子月!

    这样一来的话,两边出现长得一样的人,就完全说的通了!

    不过就算我捋通了这个事儿,就算自杀的庄子曦可能没死,这实际上对我来说也并没有什么用……

    从山顶上下来,按照我脑子里记着的古画上的路线图,我对照了一下,甚至连不常去的小街巷都走了一圈儿,发现整个古镇所有的街道路线都跟画上的格格不入。我在想,如果这个路线图是依照古镇画的,那肯定是很久远的事儿了,那个时候,古镇必然是另一番模样。

    再次返回到了木屋,看看时间还不到五点,我就躺在床上眯了一个回笼觉。将近七点,我收拾好一身打更的‘装备’,准时来到街上,敲起了第一更的铜锣。

    打更的过程中,让我意外的是,今晚街上的人很多,清一色的女人,而且都是年轻女人。她们在七点之后,就行路匆匆,大批量的涌入那个破庙,也不知道去干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我发现她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些红布条什么的。

    出于好奇,我加快了脚步奔着那个破庙靠近。

    到了破庙这边,我发现大晚上的,居然也有女人在把手着。而赶路的年轻女人们在靠近破庙门口后,都将手里拿着的红布条用石块儿压在破庙外的某一个地方。

    此刻破庙外已经压着很多红布条了,伴随着夜风的吹拂,红布条随风招展,构成了一幅别样的风景。

    对于她们的举动,我不知道原因。有心想进破庙里看看,但考虑到触犯禁忌等诸多因素,也做不到,只能是干着急。

    话说这些女人在破庙里待的时间可是够长的,一直等到我打了第三更,时间来到晚上十一点多,才有女人陆陆续续的从破庙里走出来。

    让我纳闷的是,这些出来的年轻女人在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都仔仔细细的打量着我的模样。一些胆子大的女孩儿甚至用手摸了摸我的身体,不时发出嬉笑的声音,这跟她们白天的表现判若两人,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觉得自己有点类似动物园里的大熊猫。

    一直快到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等我漫步再次靠近破庙,我看到从破庙走出了一道佝偻的身影,这个人就是麻婆。

    我看到麻婆的时候,麻婆也注意到了我,当时她冲着我摆摆手,示意我过去。等我俩碰了面,麻婆坐在一旁的青石板上,拿出烟杆子捣鼓出一股烟儿对我问道:“怎样?晚上打更还习惯吧?”

    “除了有点无聊之外,一切都挺好的。话说麻婆,这大晚上的,你和一群年轻姑娘待在破庙里那么久,这是干啥啊?难不成和丢的那幅古画有关系?”我试探性的问道。

    “跟丢的画扯不上什么关系,只是因为到节了,给这帮没崽儿的女娃娃们上上课,让她们做好节前准备!”

    “到节了?到什么节了?”我有些不明所以。

    “不知道你清不清楚我们古镇所流行的‘走婚节’这门习俗?”

    “走婚节?什么叫走婚节?不清楚啊!”我揣着明白装糊涂。

    “走婚节是我们东女古国的一个重要节日,目的就是为了让没崽儿的女娃娃要个孩子,以此来繁衍生息。到了走婚节这天夜里,没崽儿的女娃家都会在门口放一些红布和一些花花绿绿的首饰作为标志,到时候,远近的男人都可以取走门口挂件儿进这样的女娃家。至于进去做什么,作为男人的你应该比谁都清楚的,哈哈哈!”

    说到此处,麻婆居然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还有这种好事儿?那麻婆,我也能参加吗?”我故意表现出一副搓手猴急的表情。

    “能啊!走婚节那天,刚好是周末,你是休息的,所以完全可以参加这个特殊的节日。”

    “那走婚节是哪天?”我又问道。

    “快了,就是这个月农历十五!”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