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黑衣人
    “你没看见那个小青年?!”老板娘的话听的我汗毛都立起来了。

    “本来就没有啊!瞧你啥表情?该不会是以为我在胡说吧?不信你可以问问古庙里其他在场的姐妹啊,她们都对你议论纷纷的。”

    老板娘跟我说完这些话,就转身招呼起了身边的女人。可能是因为古镇上年轻的女人不能跟陌生男子对话的这条禁忌,好多年轻女人在看到我后,貌似都拒绝了老板娘的意思离开了。最终,老板娘拉来了一个跟她岁数差不多的女人。

    这个女人所说的话跟老板娘对我说的如出一辙。

    两个女人都这样说,我完全凌乱了。想起那小青年说自己是打更人,想起他喝的半瓶已经不生产的白酒,我慌了,当时在想,该不会这小青年真的是……已经死了的打更人吧?

    也就是说,我见到的小青年可能是鬼了!

    我大白天的真的见鬼了?!

    我一个不信神鬼论的人,到了这个时候有些动摇了。

    瞅了一眼盯着我正出神的老板娘,我也没有想要继续留下来的打算,只是跟她招了招手就直接离开破庙,奔着山上跑去。

    我到山上不是为了翻山逃离这个地方,而是为了寻找信号。

    不管小青年到底怎么回事儿,既然他跟我说了那样的话,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跟家里联系上,搞清楚家里头到底有无情况。

    跑到了山顶上,待我的手机显示出了信号,我立刻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说是家里的电话,实际上就是给我爸打电话。我家没座机,我妈也没手机,就我爸有一部老年机。

    但打了半天,电话始终是没人接听的状态,这更让我心不安了。现在我最懊恼的是我不知道村子里其他人的联系方式,要是有他们的联系方式,我也能从旁打听到我爸妈的情况。

    一直打到了六点半,还是没办法联系到家人,我虽然有些不甘心,但只能匆忙从山上下来,回木屋准备打更。

    我知道这个档口,我必须要按时打更,如果真的存在禁忌一说,也好给自己留个后路。

    七点整,我一身打更行头,铜锣一响,准时的出现在街道上。

    人虽然在打更,但心早就飞到了自己家。

    就这么敲着铜锣打着更,不知不觉就走到了破庙附近。到了这里,我突然发现,今晚的破庙里发出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儿。

    之前靠近破庙这边的时候,我只是能听到里面沙沙的声音,但今晚,破庙里似乎有一些其他的声音,这声音具体我还不知道怎么用言语去形容,只是觉得特别古怪。

    就因为这样的声音,我当时忍不住停下脚步好奇倾听了一阵子。

    正皱眉听着的时候,破庙有光亮出现。

    看到亮光,我脖子一缩,觉得有情况,立刻躲到了一面墙的后面,顺便用衣襟罩住马灯,免得被发现。

    当我小心探出脑袋奔着光亮处看的时候,我发现有一道身影从破庙里走了出来。

    看身形这应该是个女人,女人手里拎着一个类似手电筒的东西,身上穿着夜行衣,脸上蒙着一层黑纱,具体看不清样子。

    女人脚下飞快,而且脚步声很小,没一会儿就不见了影子。

    女人走后,破庙里之前那种很特别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我在想,破庙里那种声音是什么发出来的?

    还有,这女人是谁?为什么大晚上的溜进破庙?而且走的这么匆忙?

    虽然想到了这些问题,不过很快就被我那种牵挂的焦虑感给冲刷掉了,心道自己都这样了,家里那边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我哪有那个闲心管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一夜的时间过的特别慢,‘度夜如年’。

    好不容易熬到五更打完,我跟个兔子似的窜了出去。没有回木屋,把手里的家伙事儿丢到了一棵树下,就冲着山上跑去。

    `

    我想要再次跟家里联系,我必须要弄清楚家里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手机连接上了信号,让我欣喜的是,这一次,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是我妈。

    “喂!阳儿啊!咋这么早打电话来啊?”我妈的声音听着有点憔悴,就像是没睡醒似的。

    “妈,你跟爸在家好吗?”我直接很焦急的问了我最关心的话。

    我一提,我妈声音就变了,带着几分哭腔。

    “阳儿啊,我在医院里,你爸昨天他……他出事儿了!”

    一听这话,我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整个人都紧张的打起了哆嗦。

    “出事儿了?我……我爸咋了?”

    “你爸昨天下田回家,半路上也不知道怎么的,脑瓜子一阵迷糊,脚下一软,直接就栽进了河里!”

    “什么?那我爸现在怎么样?”问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默默祈祷,可千万别应了小青年的话啊!

    “没事儿,幸好被人及时救了。现在他在医院打点滴,人都醒了,就是精神有点恍惚,人有些疲惫,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我妈这个话,让我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虽然小青年说的禁忌是真的,但我爸也算福大命大,算是逃过了一劫。

    在我心里感慨那么多的时候,我妈电话里又道:“阳儿啊,你爸这次能得救,说到底,多亏了你啊!”

    “我?”我妈这话说的我有点懵。

    “你这孩子,不是你最近感觉到心绪不宁,不放心我们老两口。又因为工作走不开,让你朋友来看我们的吗?结果,就是你那个朋友刚巧看到你爸溺水,把你爸救上来的。”

    “朋友?我哪个朋友?”

    “我说你小子咋还糊涂了?不是你叫她来的吗?一个可漂亮可漂亮的姑娘,她说她叫阿雅!”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