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犯禁忌
    这人是我一直想见、但多多少少又有那么点怕见的小青年!

    小青年这会儿正坐在破庙的一个角落里,手里拎着半瓶儿白酒,眼神有些呆滞的盯着某一处,时不时的往嘴巴里灌上一口酒。

    看到他手里的那瓶白酒,我突然觉得十分奇怪。

    他手里的白酒是‘一滴香’,这酒我特别了解,在我小的时候,看到我爸他们喝过,那个年代一滴香还属于高档次的东西,他们喝的时候显得很郑重,所以我印象深刻。不过现在这酒早就停产了,也不知道他怎么还能喝的到。

    我深呼吸一下就走了过去。

    挨着他一坐,我对着小青年客套的问道:“兄弟,我们又见面了,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喝闷酒啊?”

    “我没事儿就喜欢在这里喝酒、发呆、听鼓声、看钟上的古文字,话说既然你来了,要不要也喝上一口?”小青年把手里的半瓶酒递给我。

    说实话,我这人不大会喝酒,但我自认为,喝酒的都是性情中人,要是这个时候我就着他的瓶子喝一口,肯定会赢得他的好感。

    果然,当我一口辛辣下肚,小青年脸上的表情变得温和了很多。

    “兄弟,我叫刘阳,请问你怎么称呼?”我抹了抹嘴问道。

    “叫我蚊不叮吧。”

    “蚊不叮?这不是你真名字吧?”我感觉他在逗我,正常名字不应该是这样的。

    当时他对我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兄弟,我信你的话,我知道这个打更人的差事犯邪,也清楚在我之前确实惨死了两个打更人,我其实就是想……”

    没等我把要说的话表达出去,自称是‘蚊不叮’的小青年突然打断我的话,对我冷声问道:“你是不是出镇子了?”

    “干嘛问这个?是啊!周六周日不是放假嘛!我就回家看了看我的家人。”

    “你出镇没有跟那个麻婆打过招呼吧?”

    “那倒没有。”我如实回道。

    “你这家伙,你犯禁忌了!得出事儿了!”

    “你……你什么意思?”他的话让我有些懵逼。

    “你可能不知道,只要接了这个差事,在合同规定的期限内,即便你休息了,也是不能出古镇的,出了古镇,就犯了‘害亲’这条禁忌!”

    “还有这个事儿?这……这‘害亲’指的是什么?”

    “哎!这个古镇禁忌很多,每一个禁忌对应着一条惩罚的标准,也叫它诅咒的标准。所谓害亲,指的就是因为你的原因、害自己的亲人出事儿!”

    “据我所知,有一任打更人就因为趁着周末休息离开古镇,没过几天,他得到消息,自己老家的父亲掉进河里溺水死了!”

    “什么——!”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就是因为我出了古镇,连累自己的某位亲人出事儿,那我特么一辈子都会活在自责里的!

    “兄弟,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我的衣服已经被冷汗完全浸湿了。

    我这话刚说出口,小青年腾地一下直接站起身来。

    “我哪有闲心跟你开玩笑,我告诉你,我就是那个触犯害亲禁忌、害的自己父亲溺水而死的打更人!”

    “什什么?你是打更人?那……那你现在是死人还是活人?”我说完这话后,自己都被自己说的内容吓了一大跳。

    “我是死人还是活人?呵呵,这很重要吗?话说你觉着我是生是死呢?”小青年眯着眼睛看着我。

    我瞄了一眼他喝的白酒,想到这酒早已停产,心里是翻江倒海,当时什么话也没敢说。

    冲着我诡异的笑了笑,他又道:“你也先别管我是死是活的,先考虑如何度过摆在你面前的这道害亲的禁忌再说吧!”

    “那兄……兄弟你可有什么化解的办法?”这个时候,我选择相信了他的话。只要牵扯到我的亲人,就算这话是假的,我也必须无条件的相信!

    “化解?唯一的化解方法,那就是……”

    “那就是什么?”我的眼睛猛然一亮。

    “那就是……跟老天祈祷吧!”

    高举起自己的酒瓶,又往自己的嘴巴里倒了一口酒,小青年就这样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一瞬间,我就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身子一软,就那么瘫坐在了角落里。

    这一刻,我在胡乱猜想着我触犯禁忌很多可怕的后果。

    是不是我爸也会无缘无故的死去?

    如果不是我爸出事了,难道是我妈?亦或是我的其他亲属?

    我越想心里是越没底气,真想跑出去回家看看。但是我知道,我现在身份不同,被周围人的言语围困,已经没了那种冲破一切的勇气,也不敢生出这样的勇气。因为如果一切都是真的,古镇确实招邪,打更人的职业就是这么特殊,禁忌一直都是存在的,那后果怕不是我能承受的!

    就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我的肩膀猛的被人一拍,抬头一看,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怪难吃餐馆的老板娘。

    “啊!老板娘,是你啊!”出于礼貌,我冲着她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

    “小子,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啊?”老板娘突然跟我甩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我精神不正常?我哪里不正常了?”我没搞明白她说的话。

    “我刚才看你一个人坐在这个角落里,张嘴不停的吧嗒吧嗒说着什么,表情时而惊恐,时而皱眉,就跟唱单口相声似的。”

    “老板娘,你胡说什么?我刚才明明跟挨着我身边坐的一个小青年说话来着啊!”

    当时老板娘一脑门的黑线:“我肯定你脑子不正常,我一直呆在这个古庙祈福来着,打你一来就注意到你了。我压根儿就没看到,你身边有什么小青年!”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